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明修嶼島,暗渡棕商

2018/10/19 — 18:10

林鄭月娥施政報告記者會

林鄭月娥施政報告記者會

【文:聽濤車主】

近日施政報告提出的東大嶼山 1,700 公頃超豪特大填海造島計劃,引起全城嘩然,聲討不絕,更有團體發起遊行抗議,整個焦點都集中在填海一事。但是,只要冷靜地推敲、研究,再觀察有關官員的回答,當中不難發覺事有蹺蹊。

這個翻天覆地的填海計劃,不待黃遠輝「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的報告正式出爐,甘冒天下之大不諱,也要搶先出閘,加上旁邊一班鳴鑼響道的政客與政團的推波助瀾,似有一意孤行,雖千萬人而吾往矣的架勢!整個議題的鋪墊與聲勢,的確十分吸引眼球。

廣告

我們不妨從幾方面去思考。首先,施政報告發表的第二天,特首出席電子傳媒的答問及解釋報告內容的場合,並未能具體說出許多有關訂定如此巨大填海計劃的重要理據,即使被多番問及 1,700 公頃這個數字的由來,均支吾以對、閃爍其辭。縱然你說現屆政府有種種不是與無能,大家不要忘記,以特首一個港英年代多年培養出來的高階政務官,久經官場歷煉,最後攀上這個位置,對於施政報告這麼重要的政治工程,自然大費周張,背後還有一大批所謂政界精英為她出謀獻策。就算不是官場中人,都知道這位上司對下屬是出名嚴厲的,這個花了大量人力物力炮製出的報告書,填海項目又被說成是「重中之重」,你能相信可以如此的粗疏及空泛嗎?

簡單說,大家的視點絕不能被牽著走!稍為懂得成語的人,都知道「明修棧道,暗渡陳倉」的故事。稍為看過歷史的人,都知道「圍魏救趙」、「聲東擊西」的策略。大家在熱議填海的時候,不要忽略整個土地發展的議題還有其他的選項。碰巧剛剛看到新聞報道中,特首提及施政報告中土地發展的另一重點「官商合營建屋」發展棕地時,竟脫口說道:「我唔會因為有人話官商勾結就唔去做!」果真為官大膽,更勝此地無銀三百兩。

廣告

大家平心比較上述兩個項目的優劣機危,緣起背景,預計的支出與收益,特別是對於林鄭政途的利弊,就可知絕非魚與熊掌,孰為輕重,不難分辨。縱然有人提出填海屬「報國行為」,有利於一帶一路的產能輸出及國企的得益,但有兩點必須考慮。第一,即使填海計劃最後能付諸實行,單是規劃及通過種種關卡,都會是若干年後的事,上述所謂的「進貢」,都可說是「遠水」,甚至可能是「吹水」。第二,從財政的角度,這樣的一個大大白象工程,政府要承擔的財務壓力和超支風險會相當高,而實際回報卻遙遙無期,耗費鉅額儲備,更會動搖聯繫匯率的根本和信心。對於多年來港府奉北京而行所定下的財政紅線 — 量入為出,看來並不是說一句毋須絕對跟從便可置諸不理。

相反,棕地這塊大肥肉一旦解禁,得益的除了是屯地已久的地產商、新界鄉紳地主與及跨境南下的大小內地財團之外,不用多說,無論是作為政治酬庸,抑或是為連任箍票,誰是最大的得益者可想而知。當然,某程度上,這樣做也是回應了土地與房屋需求的壓力與社會議題,又是可自吹自擂一番的政績。

說得白一點,連當今其他最迫切的社會問題,諸如老齡化、全民退保、醫療、教育等等,都沒有認真面對,只是小恩小惠式做些門面功夫,卻誇誇其談說甚麼為下一代及十幾年後的香港社會謀福祉,你會相信嗎?如果有政客承諾一些在他們卸任後才會看到的效益,你不想「雙目失明」的話,看來能信度只宜低於一成!

一些未經切實研究和諮詢的填海工程,很可能是一個陷阱,即使是唬嚇人的假大空,我們今天理應站出來反對;但如果因被嚇倒而惶恐失措,很容易就會掉入另一個陷阱。現時提出的所謂填海方案,很有可能是一個大張旗鼓的陷阱,一個大幌子,目的就是引你跌落另一個預設的陷阱。在土地的議題上,現時的填海及棕地發展模式都不是理想的方案,而香港市民更並非只可二者選其一。

 

作者自我簡介:資深傳播工作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