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灣園隔離記】回教徒印傭連續三日獲發豬肉伙食 求一個杯麵苦等四小時 居民:慘過坐監

上周四(29 日)晚上,東涌映灣園居民 B 小姐,安坐悅濤軒第 11 座的家中,如常跟爸爸吃晚飯。突然間,手機傳來 FB 的推送通知,看著電話的 live 畫面,她第一個反應是「吓,唔係呀嘛?封區?」那一夜,她跟四百多戶鄰居,在短短數小時內,「走難式」地離開家園,展開 21 天的隔離生活。衞生防護中心形容,這是疫情以來最大型撤離行動,有 1,027 名住戶被安排送往各檢疫中心。

B 小姐向《立場》記者憶述,整個撤離行動,政府資訊透明度不足,入營時大家要擠在旅遊巴上,「焗等」兩小時,在變種病毒的陰霾下,大家不敢除口罩飲水、「入營」後膳食「食唔飽」,她們需要杯麵、食水、生活用品,經 WhatsApp 要求後,平均逾三小時才有回覆。跟她一起隔離、信奉伊期蘭教的印尼傭工,經多番反映,仍連續三日收到含有豬肉的伙食。她怒斥「(隔離)好似賣豬仔咁,仲衰過坐監」,不明白為何不能讓大家在家居隔離。衞生署回覆指,理解不同族裔、宗教有其飲食文化和需要,會盡量配合。

從封區到撤離

上周四晚上 7 時,政府「突襲」東涌映灣園悅濤軒第 11 座,宣佈封區,原因是錄得首宗源頭不明本地感染變種病毒個案。B 小姐家住這一座高層,她記得,那晚如常和七旬父親在家晚飯,突然手機傳來 FB 的推送通知,有傳媒在映灣園開直播,她馬上點開來看,第一反應是「吓,唔係呀嘛?封區?」轉念又即冷靜下來,以為明早就可解封,「一心諗住早啲做檢測,第二朝最多咪遲返工。」她和父親 7 時 45 分落樓查看,被告知要等待檢測,兩父女返回樓上,打算繼續晚餐。

B小姐:「大件事喇,21 日喎,我要去邊呢?執啲咩呢?之後日子啲工作點 plan?成個人係慌、係驚。」

誰知不久之後,大廈裡居民間已有傳言,說可能要去隔離營,她心一沉,「真係諗都冇諗過」,她開始忐忑不安。至 9 時許,她打開 FB,就看到各大新聞標題寫住「全幢撤離」。到那時,居民仍未有任何來自政府的正式通知,她又擔心又慌張,「大件事喇,21 日喎,我要去邊呢?執啲咩呢?之後日子啲工作點 plan?成個人係慌、係驚。」

拿出封塵行李箱 沒想到竟是去隔離

她惟有在家中角落,拿出封了塵的行李箱,疫情之後已很長時間無得去旅行,沒想到再用竟是去隔離,但老實說也不知道要執甚麼,胡亂放了些衣服、梳洗用品、口罩、零食、消毒用品,「係好唔開心,好徬徨,唔知發生咩事,唔知我哋會畀人點樣處置,乜都唔知,無人同我哋講任何嘢」。

直至晚上 11 時許,她和同住的父親、工人落樓檢測,才第一次有政府人員口頭確認他們要被送去隔離。檢測的人龍很長,三人花了兩個多小時才完成,仍無從得知隔離地點,查詢時職員回應「我哋而家唔會話畀你哋知」。她無奈,凌晨回家趕忙作最後準備,上網查找不同隔離營的資料,至凌晨 3 時許一家人終登上旅遊巴士。

映灣園居民乘巴士往檢疫(讀者提供)

通宵被困旅遊巴 早餐是稀粥、兩粒餃子、雜菜和烚蛋

好不容易等到 3 時許上了巴士,車子很快開動,去竹篙灣車程不過十五分鐘。誰知到了營地,又是另一次煎熬的開始,B 小姐形容,車子排在兩架旅遊巴後面,一直等呀等,「唔知等緊乜」。車上有約二十人,有長者有小童,大家一開始都耐性地等,直至後排有男士鼓譟,要求去洗手間,車上職員表示仍要等待,又有更多居民不滿,要求解釋為何要等待。

當時是凌晨約 5 時,B 小姐指,在車上密閉空間內,很多人對政府形容變種病毒「情況嚴峻」的說法有擔憂,不敢脫口罩飲水,但已十分口渴,加上居民折騰整晚都疲憊不堪,又不知道要等甚麼,愈來愈多人鼓譟,甚至質疑職員是非法禁錮。司機見狀才終打電話似是請示,讓車上居民去廁所。

在旅遊巴上足足等了兩小時,早上 6 時許,B 小姐一家才終於分配到房間。至近 9 時,由政府宣布撤離的十二小時後,B 小姐在隔離營,食到了第一份早餐:稀粥、兩粒餃子,一點雜菜和烚蛋。

竹篙灣檢疫中心(讀者提供)

熱線電話從來不通 平均三小時覆一次的 WhatsApp

正式開始 21 日的隔離生活,B 小姐住的是一個約 100 呎的空間,大體來說尚算整潔,沒有洗手液提供。但困擾的是,場地的中心熱線電話從來不通,WhatsApp 號碼平均要三、四小時才覆一次訊息,舉例下午 3 時要求杯麵、零食和水,7 時才有訊息回覆指會安排,之後才會送到。漂白水和滴露也是要發訊息要求配送,試過隔了六小時才有,「問佢,都唔知幾時先睬你」。

竹篙灣檢疫中心房間(讀者提供)

竹篙灣檢疫食物(讀者提供)

她亦試過下午 5 時發訊息指自己「刮損隻腳流緊血」,要求膠布,對方同樣是三小時後才回覆指「已為你安排」。B 小姐說,聽過有更誇張的,有朋友試過要求沐浴露和洗髮水,要十四小時後才有,亦聽過第一日入營時,有人要捱杯麵,或午餐只得兩個蘋果。B 小姐又引述朋友經歷,指口水樣本兩日都沒有人來收,要不斷在 WhatsApp 催促,對方亦僅回應稱由於檢疫人數眾多,若中午仍未被收集會再跟進。

拿杯麵接濟工人

隔離營的食物,B 小姐形容大部分都十分淡口,份量亦不足夠,送餐時間亦不穩定,前一日晚餐 8 點到,後一日又變成 5 點半。這都不是最大問題,B 小姐家的印尼傭工信奉伊期蘭教,不食豬肉,B 小姐從第一天已為傭工要求特別膳食,「結果至到第三日,都仲係送緊有豬(肉)嘅食物畀佢,叫佢點食?」

B小姐:「好似賣豬仔咁,仲衰過坐監,坐監都有得放風吖,呢種感覺,我唔知可以用咩去形容。」

B 小姐無奈,營地規定隔離人士不可離開房間,她也管不了那麼多,會開門到傭工窗前交換餐點,或是送杯麵過去,「如果唔係佢真係無嘢食,叫佢點生存?」B 小姐到第三日終於按捺不住,打電話到衞生署熱線反映事件,對方回應稱要找膳食部,她不滿「膳食部?佢都唔覆,嘥氣啦,我可以點?」多番要求下,對方終於答應會幫忙安排,隨即膳食部就有人打電話回應,「根本就欺善怕惡」B 小姐氣結。

「好似賣豬仔咁,仲衰過坐監。」

對於被隔離的經歷,B 小姐仍憤慨,不明白為何不能做家居隔離,「好似賣豬仔咁,仲衰過坐監,坐監都有得放風吖,呢種感覺,我唔知可以用咩去形容。」網上有些冷言冷語,說在隔離營有 100 呎地方、免費食宿,好過住劏房,「問題我哋唔係自願入來㗎,係畀人捉入來,感受就係唔開心、好嬲。」

竹篙灣(讀者提供)

「終於可以睇返 Viu」

在隔離營過了三日,她形容心情已平復不少,「開心都係要面對,唔開心、嬲,都係要咁過。」更令她心情為之雀躍的,是入住三日終於收到朋友寄送的物資,有普通裝的陽光檸檬茶、美極、士多啤梨和藍莓,「我簡直開心到爆,一支美極簡直係人間極品」,還有上網 sim 卡,她興奮得像個小孩子,「終於可以睇返 Viu」。

B小姐:「我最希望,就係我要求的物資,有人畀到我,有人會理我,我需要卷廁紙,佢真係會送卷廁紙畀我,而唔係要幾番去催。」

未有上網 sim 卡之前,她在隔離營的生活就是看書、看電視,然後從房間的左邊行到右邊。問道餘下的隔離日子,有甚麼期望,她只淡淡道,「我最希望,就係我要求的物資,有人畀到我,有人會理我,我需要卷廁紙,佢真係會送卷廁紙畀我,而唔係要幾番去催。」

末了她想了一會,又補充道,「我希望我哋可以放風,好想可以曬一曬太陽,出去行下,唔使每日困喺一個一百呎的地方。」

竹篙灣房間的窗(讀者提供)

竹篙灣(讀者提供)

衞生署:理解不同族裔、宗教有其飲食文化和需要

《立場》就隔離營內物資和膳食安排,向衞生署查詢。衞生署發言人指,映灣園 11 座的撤離行動,有 1,027 名住戶被安排送往各檢疫中心。由於這次是疫情期間最大型的撤離行動,人數眾多,並在24小時內將他們絕大部分人士轉送到各檢疫中心,在轉送住戶和安排住宿上難免會遇到不同挑戰。負責檢疫中心運作的不同政府部門包括衞生署、民眾安全服務隊、醫療輔助隊和社會福利署等,會確保可及時為檢疫中心的密切接觸者提供日常必需品及適切的支援。而檢疫中心的運作,主要由民眾安全服務隊(民安隊)負責場地管理,食物會由民安隊定時直接送到個別房間。

社會福利署亦會準備杯麵和小食,供受檢疫人士食用。隨着眾多新入住檢疫中心,工作人員需要較多時間來安排和派發膳食及處理檢疫人士的查詢及要求,民安隊會盡力為接受檢疫人士提供適切的協助。檢疫人士如有需要可向駐場民安隊職員提出,民安隊收到檢疫人士的要求時,都會盡速回應。衞生署理解不同族裔、宗教有其飲食文化和需要,會盡量配合於檢疫中心內接受檢疫人士的膳食需要,衞生署亦一直跟進接受檢疫人士反映的意見,以作出適當的安排。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