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是他也是你和我

2020/4/22 — 16:17

深水埗(資料圖片,來源:Mandy Choi @ Unsplash)

深水埗(資料圖片,來源:Mandy Choi @ Unsplash)

【文:丁】

「依家可以點?等死囉,仲可以點?」

說話當中的無奈,刻劃了基層街坊的處境。

廣告

阿明與太太及女兒居於深水埗的劏房,租金六千八左右,往年因工傷的關係,他不得已也要租住較貴的單位,有「𨋢」的單位如劏房界中的高級單位,單位大細卻如同一般百多呎的單位一般。

裝修工人一般都是「自僱人士」,阿明工傷後只可做散工,有工開就有飯開。疫情後如同各行各業一般,停工失業,太太的收入亦大減至只有五千元。阿明講到:「等政府就死得啦,次次都益大財團,我地呢啲左等右等乜都無,除咗等死仲可以點喎,下個月租都唔知點算。想搵其他嘢做,都搵到覺得自己面懵懵。」

廣告

同阿明左傾右傾之下,都發現他完全沒有受惠於現時的抗疫基金之中,有多少街坊咬實牙根過著生活,但事實真的源於個人的問題嗎?香港整體的經濟體系發展,由外判制度至依賴金融旅遊作核心發展,有考慮到「搵唔到工」,打工仔議價能力低,真的是只是少數的問題嗎?

「我唯一心願就係想住近啲兩老,佢地都九十幾歲……」

言談間,阿明談及輪後公屋的狀況,等來等去,還未有機會上樓,因為曾經生意失敗,當時都沒有想過要申請公屋,卻到現在申請,才發現遙遙無期。聽得出阿明想照顧年老的父母,政府常常提出「家庭」才是支援個人的援助支柱,而政府是最後的救援網,最憤怒的是,政府有措施協助我們作出基本的家庭支援嗎?

民生無小事?現屆政府卻連一件「小事」也沒做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