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最新「擴疫」邏輯題】香港這個 Police State

2020/3/29 — 12:20

3 月 28 日晚上,衞生署聯同警方在尖沙咀諾士佛台一帶食肆,巡查《預防及控制疾病規例》實施情況。

3 月 28 日晚上,衞生署聯同警方在尖沙咀諾士佛台一帶食肆,巡查《預防及控制疾病規例》實施情況。

1. 正如林鄭月娥承認,《禁止群組聚集規例》為甚麼上限是「四人」,並沒有任何科學根據,換句話說,純粹係「阿姐話四個就四個」。同一邏輯,為甚麼「兩組人相距不足 1.5 米均屬犯法」,同樣沒有科學根據,只是一個 approximation,一個供公眾參考的 reference。

2. 食衛局常秘表示,「規例不是為要檢控,成效在於能否有效抗疫,減低病毒在社區傳播,能否成功主要靠市民自律。」換句話說,這基本上是一個 honor system,立法原意是作出一些指引,讓市民有所警惕,而不是真的要求警察逐寸逐寸的量度、逐人逐人的去數人頭。假如量度得出相距 1.4999 米,是否就要檢控?

3. 假如「四人群組」是一個非常嚴謹的概念,出現了第五人就很危險,當執法警員逐間食肆巡查執法,過程中,總需要接觸這些群組,也就是不斷成為第五人、第六人。病毒無疆界,警察感染機率和任何人一樣,這又是否符合抗疫精神?因為立了這條規例,卻增加了大量不必要的接觸,是否本末倒置?

廣告

4. 規例賦予執法人員的權力極大,除了可以要求個人資料,只要懷疑某地有人「犯法」,就可以要求該地負責人交出「任何活動的任何文件或物品」。換句話說,假如一間貼上「光復香港」的食肆,被懷疑兩台食客相距 1.4999 米,就可以被要求交出一切文件。即使是私人地方,只要獲「告發」而得搜查令,也需要交出一切文件,例如「有人告發」某公司員工在辦公室其實在開派對,就已經不在豁免範圍內。

當香港市民對警察的信任度接近零,這樣的權力,怎能令人安心?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