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無發覺香港人變了很多?

2020/6/21 — 16:22

2019年9月10日晚,大球場上演香港對伊朗的世界盃外圍賽,香港球迷高唱《願榮光歸香港》

2019年9月10日晚,大球場上演香港對伊朗的世界盃外圍賽,香港球迷高唱《願榮光歸香港》

吃飯時,驚聞打仗。原來鄰桌有人談論中印邊境的狼牙棒戰爭。在茶記這種地方,過往只聽到波經、馬經、男/女人經,話題如此冷門,還走去探究在邊境如何補給汽油,印象中是頭一趟。

其實這期間,英超和西甲已重開,但網上講波者寥寥可數,被港版國安法的新聞洗板是主因。事關重大,人人自危,縱是利記鐵粉,眼看愛隊打破宿命在即,想跟人分享,但末世氛圍下,有口難言,就算忍不住講兩句,也欠缺和應,熱情也很快冷卻。

想深一層,一隊異國地區球隊捧盃,遠在十萬九千里外的一個城市居民,為何欣喜若狂,有如親身骨肉出世般緊張、興奮而充滿期待呢?球員、領隊或當地居民和妳/你有親麼?說到底,是代入感所致吧。以一位球星、一種風格或其他甚麼為媒,把自己的尊嚴、身分和感情寄託在一隊風馬牛不相及的足球大軍上。這團隊背後實在是個商業王國,以一千幾百人的教練、球員和後勤為核心,撐起一個用來賺取榮華富貴的品牌。球隊參與横跨大半年、兩個循環的賽事,最終掄元,作為擁躉的妳/你也就覺得和自己登上生命高峰無分別。人生原本渺小而飄泊,愛隊奪標,叨到一點光,也就突然充滿意義,不枉此生。

廣告

但過去一年,這城市的憤怒和傷痛,讓香港人找到一個和自己血脈/命運相連的精神寄託,有牽動靈魂的理由把自己的愛和關心付諸其上,再沒法像往昔那樣奢侈,把公餘時間的大部分精力用來做消閒性質、背後以產業活動為引擎的事情。足球、或其他嗜好、娛樂,不是統統戒絕,但投入感和關注力度被大大分薄。再者,還有武肺,令全球停擺,令球迷從圍繞賽程而建立的生活規律/習慣中抽身出來,慢慢戒掉心癮。沒有接續不斷的直播就像失去緊密聯絡的 long D,只有極少人不會感情趨淡。原來,沒有她/他,我的人生也一樣,甚至更精彩。在家裡有時間,不再 J 足球(或明星)新聞。袋裡有錢,亦不會用來買新版球衣,而是用在更有意義的事情上,捐給政治組織,或進貢黃圈等等。

大眾求變或社會整體心理/態有變,追求善政的政府會視之為督促自己與時並進的壓力,以及改善施政的契機,設法因勢利導,配合和盡可能滿足人民的需要。但中共治下的香港政府,反視之為生死相搏的威脅,成全自我實現的預言,再除之而後快。現在政治人物都有坐牢準備,一般人也隨時中伏,罩在以言入罪的憂慮中。香港前景變得前所未有的灰暗和不確定。這種變,更徹底。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