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無諗過嗌完攬炒之後縮 香港會怎樣? 我們其實是香港的「決勝世代」

2020/7/18 — 11:26

攝:朝雲

攝:朝雲

國安法後,攬炒開始,一年前已高呼的國際制裁啟動,身邊有些朋友卻開始驚,被黑警所謂「震懾力」所震懾。

其實現在,台戲是照我們劇本行,有乜理由驚自己寫嘅劇本?我們常說,逼中共出手,是因為「揭中共底牌」,大佬你揭人底牌,係為咗贏,而唔係揭完跟住自己覺得好驚然後逃走嘛。

而我想說,現在逃走是不負責任。如果來到這刻才縮沙,是對唔住下一代。

廣告

因為,你想想,如果我們這一代人放棄,下一代人就是在國安法下成長。

沒有自由下成長,年輕人會變成怎樣?望一望北方就知道﹕習慣了被審查的他們不會敢去爭取。可能沉迷於搵錢、沉迷於抖音、有志氣的沉迷於出國發展,但是不會爭取。不是他們的罪。學校沒有教他們何謂自由;沒有教他們,看見不公義應該發聲。學校教他們,做到馬雲就叫成功。這種教育不會帶來反抗意志。

廣告

我們這一代人不同。我們呼吸過自由的空氣,我們學習過批判思考,所以我們才會出來抗爭。然後我們終於走到這一步﹕我們見證了香港的墜落。我們從高叫「光時五缺」不會被捕的日子,走到收埋支旗都要坐監的時代。我們體驗了國安法立法前後的社會差異。

這是上一代人沒有的,下一代人也不會有的。這就是我們這一代「決勝世代」,即所謂「被時代選中的人」的獨特經驗。

這經驗給我們憤怒,給我們意志,但也給了我們獨特的責任。五十年後、一百年後,香港如何,就全看我們這一代怎麼樣。上一代人不抗爭,他們可以說,支持年輕人抗爭;我們這一代不可以。如果我們不抗爭,下一代便再無抗爭。

贏,我們就光復香港;輸,香港就萬劫不復。活在這個時代,是辛苦的,但也是光榮的。

而能夠和你抗爭,我很愉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