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病

2019/12/30 — 15:03

photo credit: Rick Kimpel, https://bit.ly/2QxJNCq, flickr,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Rick Kimpel, https://bit.ly/2QxJNCq, flickr, CC BY SA 2.0

【文:盧生】

有個有病的女人,她去了看病,她的名字叫世界珍。世界珍之所以叫世界珍並不是因爲她常常環游世界,也不是因爲她熱愛這個世界。如果要好好去講述世界珍這個名字與她性格之關係,就要先説説世界珍看病的故事。每個人都會生病,而生病通常都要去看病。雖然看病通常會讓疾病帶來的痛苦縮短,卻有很多病得輕的人因爲種種原因不去醫院/診所找醫生。第一種病人他們很窮,沒有錢去看醫生。這類人我覺得不必多說吧,有時候世界就是這麽殘酷,沒有錢不要説看醫生,連飯都可能沒得吃。第二種病人他們說自己很忙,所謂「有空病卻沒空死」就是這類人。第三種病人就是醫生,醫生不必看醫生,他們知道自己有什麽病。

好吧,這三種人都是病得輕,不一定要看病。然而有另一種人,他們患有重病,非看醫生不可。這種人不看病可能會死。雖然患重病者必須看醫生,但這種人還能分成兩種人。第一種病人是到私家醫院看病的。這種人生活比較富裕或者是買了醫療保險。他們對人生規劃可能有一定的要求,或是一出生就家境不錯,能夠支付私家醫院的費用。第二種人就是看公立醫院的,這一種人大部分是沒有買保險而家境小康,付不起私家醫院的費用所以要看公立醫院。有些人可能也買了保險,可是不幸患上一種保險不保的疾病所以要到公立醫院看病。第二種人可以有種種不同到公立醫院看病的原因,但如果可以到私家醫院看病,他們還是會選擇到私家醫院的。

廣告

世界珍本身叫阿珍,是患重病的第二種人。阿珍沒買保險,家境一般,年過五十,不幸換上一種怪病,需要住院半年。阿珍對自己患了什麽病不怎麽了解,她只知道這個病需要做幾次手術但沒有即時危險。阿珍到醫院排期,等了兩年半才進院做治療。這也是公立醫院的問題吧,長時間缺乏人手,資源嚴重不足,等做手術需要一兩年已經是常態,甚至是比很多人快。

阿珍進院做手術前囂張地對她的親朋戚友炫耀自己只等了兩年半,而且看病和治療的價錢很低,像在諷刺那些一直供著保險卻從來沒有用過的人是傻瓜。阿珍到醫院做完手術後因爲醫院床位不足,她並沒有被分配到病房裏。那阿珍睡在哪裏呢?沒錯,是走廊。然而阿珍對於這個安排雖然有一點不滿,但她並不覺得出奇。

廣告

阿珍她一直覺得自己沒有買醫療保險這個決定是對的。首先阿珍她認爲自己不懂保險,所以買保險會被騙。阿珍聽説醫療保險每個月都要付款,哪如果沒有生病,錢都到哪裏去了?阿珍認爲錢還是留在自己戶口裏比較安全。阿珍覺得自己不去了解醫療保險也是對的,畢竟去了解一些自己不懂的事只會浪費時間。阿珍也非常滿意現在的醫療制度,因爲即使她睡在走廊,也起碼算是有人為她治療,不至於活活地病死。

阿珍討厭醫院裏的膳食但她從來不投訴,畢竟她知道護士們不容易啊,每天照顧這麽多病人。阿珍會用她了不起的人際溝通技巧去讓護士們對她態度好一點,有時候還能從護士們得到溫熱一點的食物。阿珍相信她對護士們多一點點的關心就可以獲得在醫院裏好一點的待遇。阿珍想獲得怎樣的待遇?當然是住進病房。然而阿珍不知道的是護士們根本決定不了讓誰住進病房。阿珍對病房裏的病人都非常關心,她和其他病人的關係非常的好。阿珍每天都會和不同的病人聊天,了解一下他們的病情。阿珍跟他們聊天後眼神裏總是充滿著期待。一天又一天過去,每個護士基本上都知道阿珍。護士們當然知道阿珍的用意,所以不約而同地稱呼阿珍為世界珍。然而護士們對世界珍的態度的確是比其他病人好,因爲世界珍起碼沒有為護士們帶來煩惱。

一個中午,一陣哭聲從病房裏傳出,是病人家屬的哭聲。有病人去世了。世界珍知道消息後興奮莫名,她心裏想著 —「終於可以住進病房裏了」。一個禮拜後,世界珍搬進了病房,直到出院。世界珍如她所願,不需要再睡在走廊。世界珍出院了,她肉體痊癒了,但她仍然沒有痊癒。世界珍就是一種病。

 

(作者自我簡介:一個想用散文改變社會的幻想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