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關「過渡性房屋」的幾點思考

2020/1/11 — 17:24

公屋走廊(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公屋走廊(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企業素來重視公關形象,甚至特意成立 CSR 部門,專職負責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以確保賺錢之餘,也「取之社會,用之社會」,提升形象之餘,也讓消費者買得開心。

這個西方風氣,香港也趕上。今屆政府倡導興建過渡性房屋,以解決公屋輪候人數過多問題,近日終於有地產商一盡企業社會責任,高調捐出 300 萬呎農地,也有地產商以七年為期「借出」43 萬平方呎農地予政府,也有宣佈以象徵式 1 元租金的形式借地予非牟利機構興建過渡性房屋,對於緩解政府覓地建屋面對的問題,地產商均不約而同,熱心起來,磨拳擦掌,齊齊落水。

姑勿論現時坊間的計劃會否跑數味濃、公關味重,眼見地產商落水協助解決基層住屋問題,當然值得支持,不過關鍵總是在細節之中,數字從來只是指標,難以反映一切。

廣告

例如有地產商大鑼大鼓宣傳捐 300 萬呎農地,亦強調該地鄰近天水圍港鐵站,讓市民以及「咁大隻蛤乸隨街跳」,但看新聞從來不只要留意別人說了什麼,更重要是沒有說什麼,如果近天水圍港鐵站的地皮只有 2.8 萬呎,那麼其餘的 297 萬呎呢?全無提過。捐 300 萬呎地,必然經過重重考慮,不可能未作全盤策劃就急急對外公布,唯一可能:都在「山旯旮」的偏遠地區,以達湊數之效,而不敢在記者會上大力推銷。

可能有人認為「山旯旮」也沒所謂,只要解決居住問題,其他一切好商量。但說到底,過渡性房屋對象為誰?一班慘受輪候公屋人士之苦的市民,換言之,是收入不高的一群。如果新建過渡性房間在「冇雷公咁遠」,居住的市民每每要長途跋涉通勤,交通費不菲,相信在最終計算之下,將寧願選擇居住在市區的劏房,也不願意搬入過渡性房屋,最需要被幫助的一群難以受惠,何苦由來?

廣告

住屋附近的交通網絡、周邊社區及教育配套設施對基層市民相當重要。如果企業為了展現自己對社會盡責,卻推出離地方案做公關騷,最終苦了市民,弄巧成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