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未能赴考的試

2021/5/6 — 15:49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Dse正在進行得如火如荼,考生們從前關心的,是試卷的難度、能否記得溫習的內容、應考當天的精神狀態⋯⋯如今的考生,更要擔心自己能否準時赴考。​

通識科開考那天,警方就前年理大事件再次進行大規模搜捕,行動導致一名中六學生未能應考該科卷一,只趕得及應考卷二。我曾與這個考生有一面之緣,她早在前年經已開始準備應考文憑試,努力得連在兼職工作休息時也爭取時間溫書。準備多年,結果她因為需要配合警方工作而未能如期赴考。​

事件發生至今約年半,為甚麼警方決定在這天展開拘捕行動?無人知曉,但其實對他們如此差勁的安排並不感意外。即使主動跟他們說今天要考公開試,結果大概也並無分別。或許他們會因此感到高興、心涼,或許他們會因事不關己而無視這個問題、繼續工作,又或許他們天真得認為補考就可以了。的而且確,他們從未重視過被捕人士的基本權益,更未審先判自行把他人定罪,怎會理解考生的憂慮與焦急呢?​

廣告

某裁判官在處理一名考生的保釋申請時說,「頭先唔係話預備咗好耐?都唔在乎嗰一、兩日,法庭已酌情俾佢去考試。」一個學生需要在法庭與試場兩邊走,已經承受無比的壓比,難以想像有人還能說出如此涼薄的說話。住在象牙塔的,人性往往比站在高地的更為崩壞。​

或許有人會說,這些都是涉案人士,甚至是已被定罪的罪犯,他們權益受到限制是再也正常不過的事。那麼⋯⋯被強制要求前往檢疫中心隔離21天的考生呢?​

廣告

政府封區及檢疫行動極為兒戲,並沒有統一標準「想封就封」,更無視對住户造成的不便與影響。部分考生被迫承受政府抗疫不力的代價,失去短暫的自由,更須轉至竹篙灣檢疫中心的獨立考室應考。​

考評局早前表示,考生要自行向學校申請、表明意願,再由學校聯絡公開考試資訊中心提出申請。經歷過公開考試的人必定知道,試場環境極容易影響考試表現,而突然面對轉變的他們更要經歷繁複的申請程序。​

這樣,對他們又是公平嗎?​

民主黨前主席胡志偉早前向懲教署申請出外奔喪,希望能夠親自送父親最後一程,但懲教署以安全理由拒絕批准他的申請。法律不外乎人情,此舉無疑是扼殺基本人權。不過在這些人眼中看來,親人離去只是小事一樁,甚至與象牙塔的女人相若,「都唔在乎嗰一、兩日。」​

今天的香港,有些人連父親生前最後一面也不能見、離世後最後一程也不能相伴在側,那些Dse考生又算是何物?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