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本地醫療對海外醫生考核之我見(上)

2020/12/30 — 11:56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國分徹郎】

前言

新冠肺炎已經在香港肆虐接近一年,公立醫院醫護人員面對第四波疫情已經疲於奔命。公立醫院人手短缺的情況一直以來沒有改善,這是不爭的事實。長期以來,公營醫療人手一向倚靠本地的畢業生,海外醫生通過專業資格試或者從有限度執業的途徑在醫管局,大學或者衛生署工作,本地醫科生短缺這個話題已經討論了超過十年,相信畢業生也需要另外十年去成為獨當一面的專科醫生。專業資格試合格率偏低亦討論了很長的時間,即使增加了每年考試的次數,成功通過的醫生亦偏少,亦看到有些醫生通過執業市和實習後便出外私人執業,根本無助這個風雨飄搖的公營醫療系統。政府和醫管局亦希望可以有限度執業來吸引海外的專科醫生到香港執業,並且將原有一年的合約改為三年,一廂情願地希望會有海外港人醫生會來港工作,結果換來只有 20 多名醫生繼續留在醫管局效力,並且有不少醫生簽約後沒有來港就職。有同事笑言醫管局根本沒有人手短缺的問題,因為醫管局的人手一路以來都是長缺,沒有短缺,這教人十分唏噓。

廣告

最近,在醫委會放寬海外專科醫生通過執業試後的實習安排後在立法會有新一輪的討論, 並且通過沒有法律約束力的動議,將此話題添上不少政治色彩。香港醫學會,公共醫療醫生協會 ,一些新興組織如香港執照醫生協會和一些私家醫生堅持以執業試方式才能確保海外輸入的醫生質素穩定,在各大主流媒體大肆宣揚這才是金科玉律。但是, 我想問有沒有任何人訪問過或者諮詢過海外醫生的睇法?或者現在在香港有限度執業的醫生的看法?醫務委員會的執業試是否適合所有醫生?包括執業多年的專科醫生?這個考試是否能夠好像以上的團體所說,可以確保醫生的質素?在有限度執業的框架下,是否有其他考核的方法,可以有效地考核海外醫生是否適合和安全地在香港高壓力醫療環境下工作,並且可以有效地提供人手給予公營醫療系統? 現時通過執業試和實習之後的漏洞是什麼?我們的醫療人手資歷是否與時並進, 醫生註冊條例出現了什麼問題?有什麼方法可以堵塞通過執業試和實習之後即時進入私營市場的漏洞? 

本人在英聯邦國家的大學醫科畢業,並取得海外專科資格,執業試後在香港工作三年有多 。看到這些本土醫生團體,政府,醫管局及立法會對醫療人手問題充滿阿仙奴的味道,不斷在禁區外搓來搓去,特此撰文,提出作為海外醫生的我對這個議題的觀點和解決辦法。我會以從有限度執業的概況,專業資格試的漏洞和修改醫生註冊條例三方面著墨。

廣告

有限度執業

有限度執業的原意是為了招聘海外醫生,以免除應考執業試,回到香港為醫管局,大學或者衛生署服務。人工和待遇和本地公立醫院的醫生沒有什麼大分別,入場門檻亦需要醫生通過專科中期考試 (即從醫科畢業後,在當地正式註冊,選擇好自己的專科,在取得院士銜頭前的專科中期試),經由醫專和醫務委員會審核後,才會批出有限度註冊,在指定地方執業,不能私家執業。從 2012 年醫管局開始這個計劃,申請人數一直偏低,本人亦認識數位現在在公立醫院工作的有限度執業醫生並跟他們了解過為何一直不能夠吸引海外醫生到港,和他們對現有有限度執業的意見。

我們的政府一直以為延長聘用合約的年期可以吸引更多海外醫生回港執業,說得難聽一點就是癡人說夢話。一個醫生到香港執業究竟有什麼考量?第一,工作環境是否適合,是否有晉升機會或發展空間;第二, 很多海外醫生都已經在外國執業一段很長的時間,有些甚至有自己的診所,或者研究團隊,更多是已經在海外落地生根,回到香港主要的目的大多數是希望和香港的年老的家人團聚。無奈是香港生活雖然方便,但物價水平高, 居住環境和租金高昂,所以若非必要,他們也不會考慮來香港工作;第三,即使他們到了香港工作,希望在香港有長遠發展,有些已經通過中期試的希望在香港能夠繼續他們的專科訓練;有些已經是專科醫生的,更希望是香港政府能夠給予他們一個正式註冊的名份,他們的專科資格和香港專科醫學院的資格差不多是一樣 ,他們在香港工作一段頗長的時間,有些執業甚至多於三年, 已經熟悉香港本地醫生所謂的風土病,亦已經融合了香港的醫療系統。如果將他們和本地畢業醫生在同一個工作地方診症,我相信一般病人也分不出他是從海外回來還是在香港畢業。第四, 即使現在醫管局對有限度執業醫生是求才若渴,但是一旦人手過剩的時候,又會出現和新加坡差不多的情況,收緊對海外醫生聘請的人數,更甚者可以解僱這些有限度執業醫生,騰出空間迎接本土畢業生,不少海外醫生就是這個原因不願意來港工作。 不要忘記,醫管局很多年前也不是聘請每一位本地畢業的醫科生,更何況這些外援。 

再者,這些有限度執業的專科醫生和通過執業試海外醫生一樣,是可以向香港專科醫學院申請一份專科註冊證書,由所屬的專科學院和香港專科醫學院根據該醫生的海外專科資格,人格審查等進行評估,然後發出專科註冊證書並且向香港醫務委員會申請專科註冊。那麼一個邏輯問題就出現了,如果這位有限度執業醫生取得醫專的專科註冊證書並取得醫務委員會承認的專科註冊資格,那麼為什麼要要求這一位專科醫生去考一個低數級的專業資格試?同時,如果一位有限度執業醫生,通過專科中期試後在香港完成專科訓練,成為香港認受的專科醫生,那麼他是否有需要去考一個專業資格試? 在筆者的角度看來,要這些醫生再去考試通過考試後實習的話是多餘的;他們取得你們香港所謂的專科資格或者認證,在公立醫院打滾了這麼多年 ,若果他們承受不了工作壓力,或者在工作上犯下嚴重錯失或者專業失德,他們已經喪失了在香港工作的資格;這樣的考核和認證一位醫生的資歷,比起一紙執業資格試更加實在;加上他們在香港工作了一段不短的時間,亦為公營醫療有一定時間的服務,給予他們正式註冊資格絕不為過。 

本人認為, 吸引海外醫生經有限度註冊執業有以下的建議:

第一,如果一位有限度註冊的專科醫生,在香港公營醫療系統以有限度註冊執業超過三年,並獲得醫專和醫務委員會的專科註冊資格,可以獲得正式註冊。

第二,如果一位有限度註冊醫生通過專科中期試或者同等資歷,並完成香港醫科專科醫學院旗下任何一間專科學院的訓練並獲得院士銜頭及專科註冊資格,亦可以獲得正式註冊。 獲得專科註冊資格最少也要三至四年,這樣可確保這些醫生會留在公營醫療系統。

第三,有限度註冊醫生應該和本地醫生有同等的晉升機會和階梯,不應該只有某些專科設有副顧問醫生職位,應該開展到每一科也有相同職位。

第四,醫管局應該設立專屬部門,負責協調和安排海外醫生在香港安頓,好讓他們專心為公營醫療系統工作。

只有改善有限度註冊和讓海外醫生可以看到自己事業的前景,自己的家人能夠在香港安穩生活,才能夠為醫管局或其公營醫療機構用心工作,為香港一眾依賴公營醫療系統的市民和這個醫療系統效力。下一篇本人將會闡述現今醫務委員會執業資格試的漏洞,敬請留意。 

作者簡介: 英聯邦畢業的香港公立醫院內科專科醫生,恥與存在保護主義的本土公院及私家醫牲為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