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本地醫療對海外醫生考核之我見(下)

2021/1/1 — 13:55

Photo by Piron Guillaume on Unsplash

Photo by Piron Guillaume on Unsplash

【文:國分徹郎】

前言

上文提及政府及醫院管理局對於有限度執業醫生招聘不足的地方和為什麼海外醫生沒有意欲來香港執業,並且提供其他辦法去吸引海外醫生選擇來香港執業。一直以來,很多在外國的港人醫生為什麼沒有意欲回到香港工作,除了生活環境之外,另一個主要的因素是需要通過醫務委員會的執業資格試。本文會探討這個考試的結構,考核內容,考試後的實習,這個考試所問的問題上有什麼漏洞?這個考試是否真正能夠判斷這位醫生能否勝任公營醫療繁重而又高壓力的工作?考試成功的考生多數的出路如何?另外那一種的醫生需要接受這樣的考試,考試成功後是否應該給予正式註冊的資格?如何把這些醫生留在公營醫療而不至於流入私營醫療市場,筆者將會一一探討。

廣告

香港醫務委員會執業資格試的概況

香港醫務委員會的執業資格試每年有兩次報考機會,一共分為三個部份,專業知識(筆試),醫學英文和臨床考試。筆試的內容根據醫務委員會所講是參照香港大學和中文大學兩間醫學院畢業考試的內容,包含內外婦產科兒科精神科和基礎科學,講得白一點,就是用中文大學和香港大學以往的考試資料庫來出題。而且這個考試一直以來都是以倒扣分的形式, 答對有一分,答錯了倒扣 0.25 分,不答題的話沒有分。(註:根據醫務委員會的網站,下一次 2021 年 3 月的考試不會再有倒扣分,但是合格分數會由 50 分提高至 60 分。 )臨床考試分四天進行,包括內科,外科,婦產科和兒科,亦是參照兩間大學醫學院畢業考試的內容。每個考試有五次機會,如果其中一份卷考過五次也不成功, 會被『搣飛』。兩部分的考試如果合格的話,需要一年在香港公立醫院實習,最後才會獲得正式註冊資格。

廣告

醫學英文考試應該是整個考試最容易合格的一部分,始終在香港大部分病人以廣東話溝通,醫療記錄和書信文件皆用英文。 但是筆者不明白的一點, 既然是用作語文能力評估, 為什麼沒有廣東話口試?你可以反駁,在臨床試部分可以考核考生的廣東話,不過你要明白,臨床市部分是可以用廣東話,英語或者普通話作答。 以往有海外醫生在香港執業,醫院或病房會為這些安排翻譯,但是現今公立醫院臨床工作繁忙,哪有時間找人來幫你翻譯?還記得當日有一位印度裔的實習醫生,一句廣東話也不懂,晚上當值要收症的時候也需要假手於人,這樣的醫生請來做什麼?還不是會加重其他同僚的工作負擔? 

還有,如果有機會看一看醫管局對有限度執業醫生的招聘廣告,便會發現如果你是從事臨床工作的,是需要有流利的廣東話。除了一些『不見天日』的科目例如放射科,麻醉科和病理科,因為不需要和病人接觸,是否懂得廣東話也不緊要。本人認為,若果考生連基本的廣東話對答也不懂的話,相信也不需要來香港做醫生了,因為連基本問症和跟醫院其他同事溝通也有困難,我相信醫委會在考核的時間應該加強廣東話口試這一點。

專業知識考試合格率不論是來自西方英聯邦國家和鄰近強國一向偏低,有不少的報道已經講過;但是既然是和本地醫生畢業考試的程度一樣,為什麼海外醫生即使是西方英聯邦國家畢業的醫生也有困難去合格呢。第一,兩間大學除了中文大學的畢業考試有部分是倒扣分之外,其他的考核是沒有倒扣分制度的,這樣已經和我們的執業資格是有很大的出入。第二,在香港畢業的醫科學生不是沒有真材實料,但是也需要依賴前人靠在試場背誦回來的試題和答案,這些背誦回來的試題基本上所有醫科生都會有,但是海外醫生呢?除非你認識有人在醫學院就讀,或者出錢向已通過考試的同行買試卷,甚至交會費加入如香港執照醫生醫學會,才會獲得這些物資。試問一下以背誦試題來通過的考試,是否可以評核一個醫生是否有能力給予患者適當的照顧? 沒有這些『物資』的醫生相信也很難去通過這一個考試。本人亦曾經和其他考生一起溫習應付這個執業試,亦有看過他們所背誦出來的題目和答案,有些答案如果以專科醫生的角度來答,很大機會是會答錯的,主要原因是他們想你從一個實習醫生或者醫科生的角度去回答這個問題,有些問題的答案甚至已經過時,所以迫於無奈你需要選擇「錯」的答案去迎合他們的要求;那麼真的是對是錯,筆者也不能到分辨了。 

社會上什麼人極力要求海外醫生需要通過執業試? 

筆者觀察到,想其他醫生去考專業資格試的人,除了本地的私家醫生和一些公共醫生組織,大多數是從美國或內地畢業生組織的執照醫生學會。在香港,有了正式執照才可以私人執業,私家醫生即使有醫務委員會監察他們的操守,但是他們可以向病人索取多少費用,這是沒有明確的限制,造就了一大批人所共知的月球醫牲和星球醫牲。如果本地的醫生是這樣,那麼一種勢孤力弱的海外醫生當然要團結在一起,用這個所謂執業試去達致控制醫生人數的目的,令這塊在市場上的肥豬肉不會再被攤薄或和更多人瓜分。證據方面不難找到,最近筆者收到醫務委員會委員改選的政綱單張,不論是本土醫生或者是執照醫生學會的代表, 第一句總是說要保留執業試去捍衛專業標準,我想他們使用執業試去捍衛他們的專業收入罷了。

海外醫生是否討厭考試?

某日,我和另一位有限度執業醫生正在辦公室閒談,突然他收到一個電話從醫管局總部醫療職系部打來,問他近況如何,是否已經參與專科培訓等,最觸動我這位同事的問題是他是否有意慾去報考執業資格試。掛斷電話後,他真的按耐不住說:『X! 考試都已經取消咗兩次啦, 第三次都嚟緊,究竟醫管局這班人有沒有腦? 我返嚟香港做醫生咁耐又冇行差踏錯,我要走一早走咗啦, 每年淨係識得打啲咁嘅電話嚟問我情況, 究竟佢哋想點呢?』 呢位同事人到中年,外國有專科資格,家中上有高堂,又有妻兒,回家後又要打第二份工,不要說平時約他放工後出來消遣,相信他在家中連拿起本書溫習的時間也沒有。

究竟是不是每一個海外醫生都討厭考試?在筆者的明查暗訪中,有些有限度執業醫生是希望能夠盡快通過執業資格試,但大部分擁有專科資格的皆因為平衡家庭和工作的問題,根本沒有意欲去應考。曾經看過有一位內地來港的醫生的訪問,說他因為家庭關係二十多年後才考獲正式註冊資格, 之間又要去工廠做女工等『賣小強』的故事。不過,她在訪問時已經是醫委會執照組的成員,已經有既定立場,但是她不要忘記自己的醫學學位是哪裏考回來, 那當然需要考執業試了。

還有,大家可能有所不知,因為新冠疫情關係,醫務委員會已經在 2020 年取消了兩次執業試,從現在第四波的疫情來看,很大機會 2021 年 3 月的執業試也會取消,這樣對很多希望能夠盡快通過執業試的海外醫生更加失望,他們亦不知道何年何月才可以參加執業試,在香港有限度執業的醫生還好,因為他們在香港還有工作,但有不少的海外醫生是放棄手上的工作,有些甚至要用上自己的積蓄去全力投入這個考試。但另一方面,我們看到香港本地的醫生仍然可以如期參與專科中期試的筆試,有些專科學院甚至暫時接受基礎訓練的醫生不用考專科中期試的臨床考試部份,直接可以進入專科培訓。如果醫務委員會一直拖延考試日期,只會有更多海外醫生不能夠為香港效力,這樣政府為何不去鼓勵這些醫生參與有限度執業計劃,醫專和醫務委員會可以過濾和篩選合資格的海外醫生,再以工作考核成績給予正式註冊資格?這樣更可以確保有質素的人手留在公立醫院工作,而這些醫生日後亦有合理的回報,更加安心為公營醫療效力。

成功考到試是否好醫生?

有一天,在病房當值的時候,有病人出現突發性休克, 需要進行心外壓及搶救。我立即到了病床前指揮急救和協助護士,兩輪心外壓和注射腎上腺素後, 已經過了六分鐘有多,為什麼看不到我們剛剛通過執業試的內地實習醫生? 把病人處理好後,和當值護士了解,該名實習醫生是知道有病人需要急救, 但是他一句回答:『我不懂心外壓』便轉頭走了,我氣憤得走去我的部門主管理論。和幾位其他醫院的同行交談後,發現這種情況在其他醫院屢見不鮮。

過幾個月後,有另一位從英國畢業,剛剛通過執業試的醫生來到我的部門工作, 我從旁觀察也看到他對工作頗有熱誠。兩個星期過後,突然不見了他的蹤影,我再向其他實習醫生詢問,他們說這位醫生因為承受不了香港的工作壓力,已經辭職了。我和幾位前輩閒談中,也發現這樣的情況在他們年輕的時代也有相同的英聯邦醫生因抵受不住壓力而離開崗位,畢竟在香港公立醫院工作的壓力真的不少。

有一晚難得回家和家人晚飯,家母是一位退休醫護人員,她跟我說某位大醫生的公子在英國醫科畢業,通過執業試和實習, 專科資格也沒有,便加入私營醫療集團當上私家醫生。 我對著家母笑說,這位年輕人真的『錢途無可限量』。但心想為何我在公立醫院有限度執業的同事就有限度執業,一個連專科資格也沒有的醫生就可以正式註冊,是否公平,我真的不懂回答。

以上三件事件皆是真人真事,不斷循環地發生,我認為這樣亦反映了香港執業資格試所出現的漏洞,一個考試加一年實習竟然可以決定一個醫生是否有正式註冊的資格。知識固然重要,但是在醫德上亦要符合資格,並且懂得何謂合約精神,因此一段合理的考核期是必須的。本人認為,考核期在實習後最少也應該有三年, 如果該醫生在實習期間有操守和道德上出現問題,不應該給予正式註冊執照。同時,即時該醫生通過執業試和實習,如果未獲得任何專科資格,亦不應該給予正式註冊執照,考核期亦應該比獲得專科資格而通過執業試或者有限度執業註冊醫生更長。設置考核期的目的,可以長時間觀察該醫生的道德和操守,能否融入香港的醫療制度,亦可以防止通一旦通過執業試和實習後,直接離開公營醫療到私營市場執業。本人深信,並且以外國的制度,每一名醫生畢業後應該有適當在職專科訓練,這樣絕對會強化醫生系統結構的專業性和穩定性。

改善醫生註冊條例及醫療專科化的好處

這裏亦帶出這條醫生註冊條例的漏洞,一直以來,在香港的醫學院畢業,只要通過實習,就是正式註冊醫生,可以私人執業 。倘若在三四十年前,畢業後可以正式出來私人執業還可以說得通。但是時移世易,醫學知識和科技日新月異,一名剛剛完成實習的醫生坦白說只是一個 B 仔,處理一些比較複雜的病症也未必有十足的把握。其實現今世代,所有醫學不論內科外科或者家庭醫學,都是一個專門的學科,需要接受長時間訓練,所以政府和立法局應該看到這一方面的問題,堵塞這樣的漏洞。

以前很多這些新人多數都是從事一般所謂診所醫生或者屋邨醫生,或者俗稱假紙醫生和丸仔醫生,用藥過時也算了,稍為困難的病症便要轉介急症室,加重了急症室同事的負擔;有些長期病患本身情況穩定,在外國也是由家庭醫生負責覆診,但這些病人在香港全都是轉介到公立醫院的專科門診,這是為什麼專科門診的輪候時間長,每個醫生三小時的門診要看二十多個病人。這些原因都是因為香港缺乏家庭醫學的專科訓練, 加重了急症室和專科門診如內科等的負擔。

引伸至海外醫生的範疇, 如果也是和本地醫生一樣,通過執業試和實習後便出來私人執業;第一,對整體的公營醫療人手沒有幫助,第二, 對整體未來基層和專科醫療完全沒有幫助。所以,要將這批通過執業試的海外醫生留在公營醫療系統給予適當的訓練,不但對公營醫療的人手有持續的供應,並且能夠減少人手流失;若他們能夠成功完成專科訓練,便可同時取得正式註冊執照,並且註明他們可以執業的專科,即使他們流出私營市場 ,也可以確保有一定的質素。

或者你會問,醫管局和醫專能否有這樣的吞吐量去聘請所有本地畢業生或者未有任何專科資格已有成功通過執業資格試的海外醫生,並提供各個醫生有的專科培訓位置? 一些本土醫生團體一直以來總提倡所有專科訓練都應該以本地畢業生優先,我到想反問一句,如果在其他私營機構工作,請問會否考慮本地人會有優先的選擇?本人相信,就是因為沒有這樣的良性競爭,才令到某些團體在醫學界獨大,只有引入海外醫生和本地畢業生競爭,才會使香港的醫學界更有進步。 另外,提供招聘和訓練是醫院管理局和香港專科醫學院應有的責任和道義,筆者認為政府亦應以行政主導的方式去促成其事。既然是要增加公營醫療的人手,這些招聘人材和提供應有專科訓練是必須的,長遠來說亦都對香港整個醫療系統有利。

總結

特首在最近的司政報告答問大會中提及希望在她任期內能夠放寬港人專科醫生能夠回港執業,和醫學界打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沒有硝煙的話我覺得沒有這麼樂觀,所有改革正如普魯士鐵血宰相卑斯麥所講,皆須鐵和血才能成功。倘若政府是有心改善全民的醫療制度,除了在基層醫療入手,就應該拿出應有的魄力和承擔,主導招聘和註冊資格的審核權,另一方面就是要增加和爭取有質素的海外醫生到香港為公營醫療服務,給予專科訓練以提升其醫療質素並和香港醫療制度融合。另一方面,不論你是經過有限度註冊途徑,還是通過執業資格試,在適當的考核期之後,才給予正式註冊資格,使他們能夠安心在香港為公營醫療出力,並且在醫生的人力資源上可以有持續的供應,這樣對大家都有有利。

作者簡介: 英聯邦畢業的香港公立醫院內科專科醫生,恥與存在保護主義的本土公院及私家醫牲為伍。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