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校本管理檢討迫在眉睫

2017/9/14 — 14:43

資料圖片:興德學校

資料圖片:興德學校

【文:鍾誠祥(全民教育局特約文章)】

屯門興德學校一場校政風波,隨着校長由校董會罷免,算是暫告一段落,但是學校在事件中難免元氣大傷,在家長心目中的形象亦需時重建,相信學校未來一段日子仍要努力掙扎求存。這一樁可算是教育界的醜聞,再一次敲響現行校本管理制度的警鐘。筆者認為,現在是時候對學校管治制度的各個層面進行全面檢討。

興德學校事件清楚告訴我們,學校不少亂象本源是所謂的校本管理制度,校政決策權理論上掌握在校董會手裏,但校董會成員不少是教育界外行,未必完全掌握學校運作過程中各種細節;加上校董的工作屬義務性質,他們未必能夠分配足夠時間仔細過問學校的日常運作,結果實際的權力便落到校長手上。這樣的客觀事實為校長獨攬大權、專斷獨行提供方便之門。

廣告

更嚴重的情況是,一如今次興德事件,當校長成功拉攏部分校董,便會令監察校長的機制如同虛設。試想想,校長竟可略施手段,便令校董會多次流會;教育局為了整頓校政而罷免校長,竟要三番四次運用委任校董和撤銷校董資格的權力,甚至威脅收回辦學權,才可把連日遭社會人士口誅筆伐的校長連根拔起。

急設行政事宜投訴機制

廣告

還有更重要的是,自從教育局引入校本管理制度後,局方除了扮演撥款者角色,嚴格計算撥予資助學校的各項資源外,其他涉及校政的事宜,局方也常搬出「學校自主」4個字作為擋箭牌,拒絕介入涉及校政管理或人事的糾紛。

這也是筆者了解各家資助學校的普遍情況,教師之間或與管理層出現任何糾紛,教育局只會把個案發回校董會處理。如果糾紛涉及的一方是校長的話,個案最終的結果可想而知。久而久之,教師只能敢怒不敢言。

為應對上述情況,筆者建議教育局考慮設立一個獨立的資助學校行政事宜投訴機制,處置未能透過學校內部機制處理,或涉事人不滿校內處理結果的學校行政糾紛。筆者認為,只有由獨立人士負責處理這類投訴個案,才能得到比較客觀的效果,繼而對學校的管理層、校長甚至校董會構成有效制衡。此機制必須由教育局賦予權力,就教師和校長的專業失當或校董的資格提出處分的建議,並由教育局或教師註冊機構作出相應處分。

面對興德事件,檢討已是迫在眉睫,否則同樣的亂局只會在另一所學校重現。教育界不斷強調教師需要穩定的工作環境,因此不惜一切爭取常額教席。筆者認為,若只有常額教席而沒有更嚴格和獨立的教師專業規管機制,教師常額制只會成為一眾「老油條」甚至害群之馬的金鐘罩,香港的教育水平要進一步提升,難矣!

(文章原刊於2017年8月25日的《信報》,蒙作者允許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