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凌杰逝世兩周年 「開站師」紅磡天橋派白絲帶 被票控違限聚令

今日(15日)是反送中示威者梁凌杰墮樓逝世兩周年。組織「開站師」於紅磡天橋設街站派白絲帶以悼念梁凌杰,直至早上約 9 時半,約 4 至 5 名軍裝警員到場,並以限聚令票控五名街站成員。另外,油尖旺區議員在旺角港鐵站外派白絲帶,悼念梁凌杰,遭警方拉橙帶包圍,警告或違限聚令。

「開站師」袁德智:警趁成員收拾物品票控

「開站師」創辦人袁德智表示,當時紅磡天橋街站成員,以兩至三人為單位,分佈在天橋前後的位置,以避免違反限聚令,但在街站結束,一眾成員正在收拾物品時,警員突然到場並稱接獲數名市民投訴街站,最後以限聚令票控所有街站成員。他提到,一名在旁跟訪的記者,因無法展示記者證,同樣被票控。

袁認為,香港現在已經進入全面監控的社會,街站只進行了約一小時,亦沒有呼籲市民到金鐘悼念,一直以和平方式進行,卻依然被無理票控。他表示,面對打壓已經習慣,但更要以淡然的態度面對,籲市民今日繼續以合法的方式自行悼念。

區議員旺角派白絲帶   遭警拉橙帶包圍

另外,油尖旺區議員朱江瑋今早在旺角派白絲帶,悼念梁凌杰,亦一度警方拉橙帶包圍,警告或違限聚令。

朱江瑋指出,今早約 7 時開白絲帶,至早上9時15分左右,突然有多名軍裝警員掩至,用橙色膠帶圍封,指街站人員涉違反限聚令,登記現場 6 人身份證,並發出口頭警告,指他們有共同目聚集,有機會違反限聚令。朱指出,連同自己在內,派白絲帶行動只有 2 至 3 人參與,現場其餘數人自發幫忙,他並不認識,也未有叫口號。警員到場時,他們正準備收拾離開,最後警方沒有票控。

朱江瑋又形容,今早行動有人到場「影大頭」相,當時有已心理準備,對警方行動早已「意料之中」,「唔覺得限聚令是咁用。」

朱江瑋早前在 facebook 提到,今晚會西洋菜南街豉油街、即商務印書館對出設街站,派發白絲帶予巿民。他指今晚會繼續舉辦街站。

朱江瑋提供

朱江瑋提供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