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素材由綠惜地球提供

【槍會污染】香港槍會遭釘契後 郊野公園緩衝區仍殘餘射擊廢物 環團促訂清理死線否則收地

香港槍會 2019 年被環團「綠惜地球」揭發未有妥善處理射擊時產生的廢物,包括鉛粒、飛靶碎片、塑膠彈塞等,兩年來被指清理不力,9 月初遭地政總署「釘契」。警務處亦發現香港槍會沒遵從牌照條例,以涉嫌違反《火器及彈藥條例》對持牌人作出票控,將於今年 12 月 29 日答辯。「綠惜地球」近月再往上址視察,發現該處仍有數以十萬計鉛粒及無數靶碎。

今年 6月地政總署向香港槍會發警告信,指槍會所在的荃灣市地段第 419 號內外,均發現射擊活動而產生的殘餘物,違反了新批約的特別條件,要求他們於今年 7 月初前清理,葵青地政處回覆「綠惜地球」指,今年 5 月曾聯同水務署及漁護署作跨部門巡查, 7 月亦曾巡查,確認香港槍會曾進行清理工作,但在有關地段及附近山坡仍發現射擊殘餘物,於是向香港槍會「釘契」。

不過「綠惜地球」10 月 及 11 月再往上址視察,發現槍會被「釘契」後,大欖郊野公園緩衝區等地仍遺有數以十萬計鉛粒及無數靶碎。而引水道和水務署設置的搜證用的標示附近,亦有大量靶碎。由槍會設置、用以阻擋射擊垃圾沖進引水道的擋板疑遭沖毀。

1973年起獲批用地 釘契或影響續期

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朱漢強表示,「釘契」帶來的影響,都是好幾年後的事。翻查資料,香港槍會 2012 年獲地政總署以1000元象徵式地價批出用地,將於2027年屆滿。香港槍會網頁顯示,香港槍會於 1949 年成立,1973 年由葵涌遷至荃灣上址至今。朱漢強指地政總署的姿態得來不易,因為之前地政總署都沒甚麼行動,「而家釘契最少在意義上提醒槍會,如果佢搞唔掂啲垃圾嘅話,以後佢再續期會有手尾跟。」

他說, 2019 年至今,「綠惜地球」往上址視察已有十幾次。2019 年揭發事件後,香港槍會有上址加設了圍欄,曾被警告闖進私人地方,但成員在圍欄外及城門引水道,仍可見到不少靶碎、鉛粒及膠塞。

槍會執委:前年起七度清理,已耗費逾百萬元

有槍會執委向《明報》透露,自前年起七度清理,已耗費逾百萬元。其中於去年 10 月一次大型清潔,更花費逾42萬元,運走近200噸垃圾,今年5月起每月請人清潔兩次。另有執委又稱「已經執無可執」,反問「這麼多萬粒(鉛粒)要如何清理?」朱漢強指,不反對射擊活動,但反問槍會為何無需承擔責任,「點解可以幾十年嚟做一啲污染者嘅嘢唔需要承擔呢個責任呢? 」記者曾致電香港槍會,惟電話未有人接聽,已電郵向香港槍會查詢,暫時未獲回覆。

涉違《火器及彈藥條例》遭票控

朱漢強稱,事件牽涉水務署、漁護署、地政總署及警務處,惟起初只有漁護署及水務署回覆事件。去年只有水務署票控槍會,但因水務署保存證物有錯漏,只是「技術性脫罪」,但表面證供成立,法官促槍會跟進。今年警務處亦以涉嫌違反《火器及彈藥條例》對香港槍會持牌人作出票控,今年 12 月 29 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答辯。「綠惜地球」促當局訂下清理死線,否則需施行更嚴厲的罰則,如收回土地。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