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橫洲滅村大限至 居民守村五年未言棄 回顧官商鄉勾結爭議

2020/7/15 — 22:09

今日(15日)是元朗橫洲第一期發展收地限期最後一日,早前地政署要求受影響的三條非原居民村,即永寧村、鳳池村、楊屋新村(下稱三村)村民今日遷出。今早有地政人員到村口張貼通告,指局方將於 14 日後,即 7 月 29 日開始陸續清拆,部分村民表明會繼續留守。

橫洲

橫洲

廣告

橫洲發展爭議始於 2015 年 10 月,政府當局在未有諮詢三村居民情況下,突然刊憲宣布在橫洲一帶進行道路工程,並派地政人員為三村居民進行人口凍結登記,居民始知家園要被收地發展。其後先後有傳媒揭發,政府當局曾於 2013 至 14 年間多次以不公開「摸底」形式諮詢包括時任元朗區議會主席梁志祥、屏山鄉委會主席曾樹等地區人士後,建屋計劃由原先 1.7 萬個公屋單位,「縮水」至只建 4000 個單位,並決定首先發展牽涉三村綠化帶的約 5.6 公頃土地,相反牽涉較大面積棕地的第二、三期範圍,則一直推遲,現料最快至 2033 年才落成,但項目到底會否如期推行,目前仍屬未知之數。加上附近屬原居民所有的丁屋及山墳用地不在發展範圍之內,橫洲發展計劃一直被人質疑有偏袒鄉紳之嫌。

2016年年底,有傳媒揭發發展計劃第一期範圍,毗鄰正是一幅屬於新世界發展的土地,新世界會得益於第一期發展的基建和道路工程。而早於 2012 年獲政府委聘進行橫洲發展計劃可行性研究的顧問公司奧雅納(Arup),其後更被發現同時受政府及新世界聘用,被質疑角色涉利益衝突。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就曾多次提出質疑,政府銳意用天價發展第一期,是用公帑「明益」新世界。

廣告

橫洲第一期發展影響三條原居民村,永寧村、鳳池村、楊屋新村。

橫洲第一期發展影響三條原居民村,永寧村、鳳池村、楊屋新村。

尚有 52 戶未安置 四代居橫洲村民:說到尾都是不想離開

除了發展計劃向鄉紳及財團傾斜,部分村民不滿原先安置賠償方案條件苛刻,經爭取後,發展局於 2018 年 5 月修訂寮屋的特惠補貼及安置安排,包括引入免資產狀況審查的安置計劃、放寬現金特惠津貼申請資格及加額等,不過亦有村民至今未獲安置。據地政總署提供數字,受橫洲公屋計劃影響的共約 258 戶,截至今年 6 月底共 85 戶不符合安置資格,當中有 18 戶已遷離,15 戶申請農業遷置,即至今仍有 52 戶未有安置方案。

住在鳳池村的歐陽太向記者表示,她一家住在鳳池村已有四代,政府事前一直沒有諮詢村民,至 2015 年看見通告才獲告知要拆村,初時感到非常害怕,現時看見地政人員入村貼通告已無感。不過歐陽太直言,村民經過五年抗爭,現時已感身心疲憊,「我淨係想住返鄉村、我淨係想種返田、養狗、養貓」。

歐陽太(前排右一)四代住在鳳池村。

歐陽太(前排右一)四代住在鳳池村。

由於歐陽一家入息超出公屋安置上限,政府收地賠償卻遠低於市價,與父母及弟弟一家同住的歐陽家,最多只能獲賠 120 萬元,根本不夠在其他區置業。歐陽太表示,將會和家人會繼續留守,直至政府為他們提供妥善安置,她直言帶著一家大小,沒有妥善安置,難言規劃未來生活,「人們問我打算怎樣,我也不知道。」不過歐陽太表示,說到底,最想還是繼續住在橫洲,「說到尾就是不想離開,呢度係我成長嘅地方。」

已退休的陳先生,現時與女兒、繼母、孫兒十幾人,還有飼養多年的黃狗阿寶同住在鳳池村。陳先生過去幾年甚少參與關注組的抗爭,但一直均透過寫信到立法會、申訴專員公署等方法與政府周旋,但政府的賠償根本不夠一家人另覓居所,鄉郊生活的閒適更是無可取代。陳先生直言,這裡是他出生的地方,他的生活就在這裡,他質疑政府沒有給予空間市民過自己想要的生活。陳先生又坦言,已有心理準備「以命相搏」,留守到底。

三村居民抗爭至今近五年,期間一直透過大大小小行動,如在立法會外通宵留守、赴立法會及地區諮詢會抗議不下數十次,又透過出書、辦導賞團、大樹菠蘿節等方式向公眾解釋事件來龍去脈,唯爭議爆發時正值雨傘運動後低潮期,即使是朱凱廸 2016 年聲稱接獲「死亡威脅」,被警告不得插手橫洲計劃,令爭議浮現公眾眼前,但始終未令橫洲事件得到充分關注。

大樹菠蘿節

大樹菠蘿節

政府先後分多次向立法會申請橫洲第一期發展項目所需撥款,其中包括 2017 年 3 月在財委會以基本工程儲備基金方式,捆綁通過橫洲收地撥款,被非建制派是批評透過「斬件」方式強推具爭議項目。共18 億 20 萬元的「撥款工地平整及基礎設施工程」撥款,最終在今年 3 月通過財委會,橫洲發展項目正式上馬,政府預期於 2025 至 26 年竣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