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橫洲爭議之後 — 從土地抗爭到消費革命

2020/8/24 — 16:56

因政府收地被要求遷出的元朗橫洲村民

因政府收地被要求遷出的元朗橫洲村民

【文/KC @土地教育基金】

橫洲發展爭議持續五年,今年七月底橫洲三村正式進入收地程序,村民縱被無奈逼遷,但他們對社區參與和民主規劃的火苗不會就此煙銷魂散,而是會在專權粗暴的發展巨輪下繼續燃燒。

在這五年的抗爭中,橫洲村民一直爭取民主規劃、原區安置,而最令筆者感受深刻的,是他們別具創意地籌辦了四屆大樹菠蘿節,透過各種大樹菠蘿美食、工作坊和音樂會,讓村外人知曉橫洲本是個盛產大樹菠蘿的村落,並藉著派發大樹菠蘿種子,讓人們留存這裡的記憶和歷史。

廣告

歷來的土地抗爭運動都聚焦在黑箱作業和規劃不公義等的訴求,但自菜園村事件開始,包括近期的馬屎埔事件,香港的社運界提出了食物公義—包括食物自足、農業復興,以及城鄉共生等的理念;希望在民主規劃的土地上建立起有尊嚴和自足的生活。以今次橫洲發展爭議為例,村民與保育人士以大樹菠蘿為切入點,希望帶出橫洲作為發展用地/棕地/貨櫃場外,尚有另一種可能—村民可以在此地生根,甚至與將來的公屋發展共存,掌握生活的自主,創建有機的社區,而非被規劃、被逼遷、被犧牲。

縱使近年的土地抗爭和農地保育運動難以撼動極權的推土機,但這些的理念卻成功撒種,日漸在市民心中發芽。香港人經歷一場又一場社運事件後,萌生出消費經濟圈的概念,用日常消費「懲罰同路人」。當然,除了政治性的消費運動外,消費運動的光譜其實很廣闊。由環保、人權、勞工及食物安全等議題推動的消費者運動在外國發展多年,讓我們體會到消費不再是簡單的格價行為,而可以是把社會理想實踐在日常的消費革命。

廣告

以「社區支持農業 (CSA)」作例,我們可以用有意識的消費選擇支援與本地農業相關的產品,而將社會和經濟資源集腋成裘,團結力量保育社區,乃至復興本地農業。更深入地說,這個理念在乎消費者在「社區」如何成功與農夫連結,透過各式活動和交流,達成社區的「共同體」。這些人與人,社區與社區的連結。近些年外地也有不少可以參考的例子,近地有台灣的菜籃子革命、農村陣綫、新營社區大學,以及日本的生活者俱樂部、消費者合作社等。在接下來的日子裡,讓我們回顧 CSA 的理念和發展,以及分析外國的一些成功案例。但願在未來的香港,類似橫州的發展爭議,可會有不一樣的結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