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欠昨日的麥當勞一句「多謝」!

2020/4/1 — 15:18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文:秦紫】

如果你的整日、或是多月、甚至經年,都不再有伴侶對象、或是親戚朋友、甚至途人過客,跟你說說話、聊聊天、談談心;如果你的昨日、或是當下、甚至明天,都不再有所牽掛、或是期待、甚至分別,不過盡是日復日、又月復月、再年復年;如果你的每時跟每刻、每分跟每秒、每舉手跟每投足,都不再有目標和意義、或是存在的價值、甚至需要珍惜的理由;還有,如果你的喜怒哀愁心思意念恨惡鄙愛,都竟又變成只是日光之下觸不到任何旁人的虛空幻象和影兒?

然後,有日我來到了這裡。

廣告

除了狂風暴雨下我可以暫避棲身、除了炎夏寒冬時我可以乘涼取暖、除了我可以吃渴食客有意無意遺下的來解決三餐温飽、除了我可以安心寫意地大小二便梳洗抹身、除了我可以避免蚊叮蟲咬蟑螂入口、除了我可以不需提心吊膽遭人翻箱倒籠、除了我可以不用露宿街頭卧雪眠霜、除了我可以不必被人謾罵咒詛或是可憐施捨...。

然後,我每晚都留在這裡。

廣告

還可以從孩童們的呼叫聲想像了兒孫、還可以從同學們的嬉戲裡沾上了快樂、還可以從情侶們的調情時觸動了浪漫、還可以從夫妻們的爭拗間擁抱了人生、還可以從老人們的躊躇時預見了後來;還可以從這熟悉的氣味裡擁有了彷彿的家...。

然後,我沒想過失去這裡。

我,拿著不能上網的手機、推著不值分文的家當、走過漆黑雨濕的馬路、尋覓可以棲身的街角;我沒空間了解什麼疫情、我哪在乎有多少口罩和搓手液、我怎知道明天又有什麼安排措施、我不需要路人義工惺惺作態地噓寒問暖;我只有能力關心今晚那個的我...。

然後,我發覺我欠了這裡。比較起今天眼前的社會,我覺得欠昨日的麥當勞一句「多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