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歉疚感

2019/1/23 — 19:03

【文:Kingsley Tsui】

住在英國的朋友近來說,幾年來在彼邦看見香港的社會問題,自己卻身在外國無能為力。在享受較安逸的生活時,目睹同輩為香港的社會公義付出青春甚至自由,他有點歉疚。

近年來香港的貧富懸殊日見嚴重,社會不斷撕裂,亦受到內地移民和遊客的衝擊。幾場大型社會運動後,不同立場的人矛盾日深,在網上和現實生活中互相攻擊。在對岸的台灣,也經歷了太陽花學運、反年金改革等的社會運動。不少年輕、中年和老年的台港有心之士,踴躍為不公義發聲,參加遊行示威,組織論壇,宣傳政見,甚或走上抗爭前線,不怕牢獄之災。而身在海外的僑民,有些選擇事不關己,並嘲笑這些社運分子受罰咎由自取。他們似乎忘記了,自己身在民主國家所得的權利,都是前人有血有汗換回來的。

廣告

但大部分海外的僑民,相信也為自己生長地操心。他們很渴望能出一分力,為這個地方的公義和平等發聲。因此,我們會見到英德法的香港和台灣學生會組織講座,向當地人闡述故鄉的情況,令外人了解這些社會問題。原來在香港台灣這些看起來較富裕的亞洲地區,在繁華的背後有眾多的問題。至於沒能力或時間組織活動的,也會在社交媒體轉貼新聞,或者最低限度按個讚,讓人知道他們身在海外,心卻從未離開故鄉。

德國神學家潘霍華當年由北美重返德國,放棄安定,就是為了參與抵抗納粹運動。他最後更付出生命。他說過,要是他不與同鄉一起對抗納粹,他沒有資格參與戰後的重建。當然,能有這份勇起膽識的人實屬少數。在外地生活,每天也是學習的旅程。在工作上面對不公和歧視、與鄰居業主的爭拗、與政府機關的交涉、與教授辯論課題,這些經歷也令我們變得堅強和勇敢。用一門外語流暢表達自己,本身就是值得尊敬的事。比較一下離港前和現在的你,你會驚嘆,這段旅途你走得前所未有的遠,也超越了多個不可能的極限。

廣告

我對這位朋友說,你無須歉疚,這麼多年在外地的經驗令你成為會關心社會,面對困境不卑不亢的人。不要小看自己,繼續努力吧,當有天香港需要你時,你會發現,你可付出的,必然和其他人不同。

 

作者自我簡介:香港長大,已居德國四年,在當地大學任教英文及語言學,對中外文化比較課題深感興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