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正義可達 — 白恩逢之家

2018/7/3 — 13:52

資料圖片,來源:白恩逢之家 YouCaring 網頁

資料圖片,來源:白恩逢之家 YouCaring 網頁

香港律師會最近舉辦「法律可達黑客松」(編按:Access to Justice Innotech Law Hackathon),我在今年七一在少數族裔隊伍中巧遇其中一位參加者 Sidd,就談起如何透過各自的項目促進正義可達(Access to Justice)。剛好路經白恩逢之家(Bethune House)的攤位,正好向他介紹這項促進正義可達的項目。

白恩逢之家是一個庇護服務,讓在經歷司法過程中的外傭能有瓦遮頭。

外傭打官司期間不能從事家傭以外的工作,也會無家可歸。因此,被僱主剝削/欺凌的家傭很常啞忍。而且,司法過程動輒數年,要怎麼承受?

廣告

以印傭 Waliyah 控告僱主懷孕歧視為例,由她 2013 年被解僱,至 2017 年才終判勝訴。

在此期間,於 2014 年就有另一位印傭 Erni Apriana 因害怕被僱主解僱而自行墮胎,最後被捕。一念之間,是冒上四年時間爭取公義,還是「自行解決」,你抉擇如何?

廣告

被僱主虐待的女傭 Erwiana Sulistyaningsih,案件由 2014 年揭發,僱主雖於 2015 年被定罪,但法庭一直到 2017 年才裁定賠償,經歷 3 年才告一段落。恐怕更多的 Erwiana 只能無聲吶喊。

在佔中期間,我在旺角一次衝突中被襲擊,而在追究過程中,我多次被警察勸告放棄。甚至在上庭之時,警方仍建議「簽保守行為」。最終襲擊我的人被判罪成。

堅持追討公義並不容易。因為要請假認人、上庭等等,如有工作在身,實在不勝其擾。就我的情況,官司耗時一年才結案,期間對我的精神壓力也是挑戰。

這對我一個本地人也殊不容易,何況是因被虐而要將僱主告上法庭的外傭姊妹?如果在爭取正義的期間,姐妹已無處可容身,那多少案件將不了了之?請記住,Waliyah 和 Erwiana 爭取的公義,不是她們的公義,而是我們的公義。

無聲吶喊對法治也有負面影響,因為普通法系統是一個有機生態,需要有案例的投入才可以持續完善。而高昂的代價就阻嚇了很多代表著極大不公義的潛在案件。

如果你在正義可達黑客松期間觀賽,大概會對香港法律界充滿信心:在報告社會創新解決方案之時,參賽隊伍都十分關心基層、移工等等。

但我就有一個問題:我們在提案之前,除了對科技創新、法律界的利益外,對我們宣稱要協助的群體所面對的困難有多理解?

老老實實,是否我們一句,外判給「合作的非牟利團體」就可以在評分紙上得到一個剔?或是有理冇理用咗大會贊助既 chatbot 先算,帶著 solution 去尋找問題?

白恩逢庇護中心的資源,正實實在在地在家傭遇到不公義時可以放膽爭取,將自己的案件帶入司法系統。由此,我們的法治系統也得以與時並進。

 

有關白恩逢之家的報道:香港01〈【異鄉中轉站】當外傭官司在身無處為家 有個瓦遮頭叫白恩逢之家〉

白恩逢之家捐助平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