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武漢肺炎已殺到歐洲, 唯官民防疫意識欠奉,險也!

2020/1/30 — 13:28

面對起源於中國的新型冠狀病毒漫延情況,很多國家已針對來自武漢的航班進行不同程度的防疫措施。在歐洲,繼上週法國首度出現病例後,德國南部巴伐利亞也確診出首例,疫情已蔓延至歐洲。我剛結束了歐洲三個大城市的十天旅程歸來,這三個城市包括倫敦、都柏林(愛爾蘭)和波圖(葡萄牙),在這十天的行程所見,筆者覺得舉國上下對武肺防疫的態度十分鬆懈。

先說都柏林機場,在客運大堂出入口處,竪立著一塊電子瑩屏,打著一句醒目的中文句子「都柏林與北京携手與大家共賀春節」,當步入禁區後,在迂迴曲折的走道上,更掛滿了賀中國新年的裝飾,有意展示都柏林機場是多麽重視中國新年的到來。不錯,中國人的新年到了,但似乎忘掉了新型冠狀病毒也隨著到了歐洲。

這個位於歐洲西垂的小國,可能還未感受到武肺的威力,在國家門戶大開的國際場機沒看到一丁點關於防疫的宣傳品,更不用說衛生檢疫當然是零設施,既然高調歡迎中國旅客來愛爾蘭旅遊,就要承受感染武肺的風險,國家將為疫情付出沉重的代價。

廣告

來到波圖,這是一個消費頗低的旅遊城市,很受歐洲遊客垂青,在我走過的路上也不時看到很多亞洲朋友,偶爾還聽到他們當中有人用國語(或普通話)交談。在我逗留的五天裡,旅遊熱點擠滿人群,包括食肆、著名景點和賭場等消費場所也不乏遊人,從第一步蹅進這個城市伊始,就像都柏林的情況一樣,沒人在意武肺的威脅,政府也沒有任何行動去提醒人們要做好防範措施。

但在筆者離開葡國後第二天,葡萄牙國家衛生部就宣佈,發現首宗武漢肺炎疑似病例,該疑似病例最近從武漢抵達葡國首都里斯本,目前正在里斯本的 Curry Cabral Hospital 醫院接受進一步檢查。波圖與里斯本相距大約只有三小時車程,每天來往兩地的人十分頻繁,彼此唇齒相依,所以如果里斯本失守,波圖也不能置身事外。

廣告

談到最後一站倫敦,適逢遇上中國新年,倫敦唐人街每年都會舉行規模盛大的慶祝活動,活動的範圍非常廣泛,尤以特拉法加廣場為重要的活動地點,去年聚集的人群多得令筆者難以移歩,今年人潮雖比去年少了點,但遊人仍然到處都是,好一片中國新年的歡樂氣氛。但是今年多了一個特別的場景,有工作人員在街上免費向路人派發口罩,雖然有免費口罩,但是肯戴上的人,卻寥寥無幾。

年初二晚上,我與家人在一家位於 Baker Street 地鐵站附近的中餐館吃開年飯,當晚真的高朋滿座,據侍應蔡先生說,他們已不停工作了九小時,而我們已是第四輪客人,在我們之後還有一輪等著來,看見在滿場食客之間不停來回走動的侍應,可猜想到廚房內的情景將會像戰場一樣,不過我們的菜餚還算上得快,一句鐘時間便吃飽離席。

據息希斯魯機場的四號客運大樓,設立了一個針對來自武漢航班的檢疫停機坪,但在其他歐洲城市與倫敦之間的航線卻零設防,筆者從波圖回倫敦的路途上,見不到有任何的防疫措施,如果我是一名武漢肺炎患者,很容易通過所有關卡,直入到倫敦心臟地帶,令到那些接觸過我的人受到感染:他們包括航班上的所有乘客和機組人員、唐人街上與我接觸過的路人、年初二晚中餐館內數以百計的食客和工作人員。

看到這些地方的政府和民眾對武漢肺炎如此掉以輕心,筆者真的替他們擔心,有時候無知甚至比老虎猛獸還可怕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