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武漢肺炎與謊言的代價

2020/1/27 — 21:07

最近中國的疫情,讓書生想起去年 HBO 迷你劇《切爾諾貝爾 Chernobyl》。

這套劇講述 1986 年烏克蘭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發生的核電洩漏事故,主題圍繞著「謊言的代價是什麼」。

為什麼核電事故和謊言有關?因為國家在事故後選擇了隱暪真相,以謊言代替事實。國家會說,假如人民知道災難的嚴重性,可能會引起巨大恐慌。所以,為了維持社會穩定,國家必須隱瞞真相。劇中的領導人向下屬官員訓話時,便充分表達這個思想:

廣告

「現在我們國家告訴我們情況不危險,我們就要有信仰。國家要我們避免恐懼,那我們就要仔細聆聽。沒錯,人們看到警察就會害怕,但以我的經驗,人民問的問題都不是對自己最好的問題,他們應該被告知做好自己的工作。國家的問題國家解決。我們封鎖城市,誰都不許離開,切斷電話線,以防消息誤傳;我們需要防止人民破壞自己的勞動成果。」

封城、制止「謠言」、切斷各種信息,這像不像現在面對疫情的中國?這種壓制言論自由和真相的措施,國家往往都會用堂而皇之的理由辯護:因為民眾並沒有自理能力,告知真相反而會製造更大混亂。這種想法在內地民間也相當流行,甚至與「反對民主」的觀念一脈相承:「因為中國大多數人民都沒有真正的智慧和質素,實踐民主反而是災難。」

廣告

然而,「公共控制和管理」與「隱暪真相」始終是兩回事。沒有人反對在必要時下政府要實踐強制性措施避免更大的人命傷亡,但刻意隱瞞真相,反而可能造成更大災難。現今中國面對的疫情就是例證,如果中央政府當初早點承認新冠狀病毒、早點告知人民做好防疫措施,那未必會發生如今病毒擴散得接近不受控的狀況。

中國律師陳秋實曾說:「如果讓信息跑得比病毒更快,那我們就一定能打贏這場仗。」然而,中國這個極權國家刻意壓制言論自由,壓制疫情真相,這使人民無法從眾多信息流中分辦真偽,令人民更容易誤信錯誤信息,只會造成更大的災難。

「謊言的代價是什麼?並不是我們錯把謊言當作真相,真正的危險是我們聽信了太多謊言,然後就難以辨別真相。

然後我們會怎樣做?捨棄對真理的追求,反而以故事麻痺自己,除非之外,還剩下什麼。在這故事裡,誰是英雄並不重要,我們想知道的是,誰是罪魁禍首。在這個故事裡,罪魁禍首是佳特洛夫,他是最佳人選,一個傲慢無禮的人,他是副總工程師,當天是他下命令,而且他沒有朋友。」

—《Chernobyl》劈頭的第一段對白。

當社會出現重大事故,我們都會想找出罪魁禍首,追究責任。《Chernobyl》也不例外,在最後一集裡,核電廠負責的工作人員都被搬上法庭,承擔他們不可饒恕的罪過。但是,他們真的是事故唯一的罪魁禍首嗎?

主角瓦列里·列加索夫決定在庭上大膽指出,切爾諾貝爾核電站自身就存在設計問題,而且蘇聯全境共有 16 座核電站有同樣的設計問題,要防止同一事故,就必須正視真相,糾正設計。然而,他的證供並沒有給法庭採納,甚至傳媒都不會報導,全國沒有人知道真相。他也自始被軟禁起來,兩年後切爾諾貝爾週年紀念日,他在家中自殺(自殺這個事件同為史實)。

國家常說隱瞞真相是避免更大恐慌,但真正的潛台詞是:若然不隱暪真相,體制上的諸多問題都會被揪出來,而首當其衝要承擔責任的自然是有最高權力下決定的領導人和政府高層。

但在極權國家底下,領導人是沒有錯的,更別說是維持國家面貌的體制,更加是國民永遠必須追隨的正確道路。不過,極權國家也深明需要「罪魁禍首」承擔責任,才能平息民憤,所以必須交出一些不影響國家威權和領導人管治威信的人出來受罪。

最近一個星期,習近平政府亦已開始「吹風」,要將疫症責任歸咎於地方政府(武漢/湖北政府)的失職。相反,中央政府將變成「果斷介入事件,大刀闊斧封城,控制疫情」的英雄。批評中央政府的民間聲音不是被網軍圍剿,就是直接禁言。今日 (1.27) 武漢市長便表示「願意革職以謝天下」,因為「沒有依法披露」,但難道當初他真的沒有上層壓力而選擇不披露嗎?

地方官員要承受罪責下台了。他們自然有責任,但問題的終極根源解決了嗎?假如再出現類似事故,可預想這個國家又會用相同方法隱瞞、操控信息,打壓真相,死傷的終究只是黎民百姓。

不過,為了國家利益,個人的性命終究只是微不足道,必須讓路 — 這正是極權國家的根本邏輯。

難道過去的歷史、模擬真實的劇集,還是現今面臨實際的情況,還未令人醒覺?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