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編輯室

體路編輯室

體路會為大家採訪屬於香港的體育新聞,並有各方專家定期專欄,更會邀請香港體壇精英親自撰文分享心路歷程,是屬於香港人的體育新聞平台。https://www.sportsroad.hk

2020/4/10 - 22:10

【武漢肺炎】中學推行校隊 Zoom 體適能課堂ㅤ望與全職教練共渡時艱

《體路》製圖

《體路》製圖

【體路專訊】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對全港各行各業帶來衝擊,當中體壇賽事全面停擺、運動場所全面關閉令全職運動教練面對「手停口停」的困境。在本地體壇的寒冬,部份中學就為教練雪中送炭 — 博愛醫院陳楷紀念中學特意推行運動校隊視像課堂,為教練提供工作機會與收入,盼與教練共渡時艱。

周三晚上 8 時 50 分,點擊陳楷高中體育科科主任丘鴻海老師發過來的連結,進入 Zoom 軟件,看見丘 Sir 擺好電腦、熱身拉筋,準備 10 分鐘後的課堂。同學之後陸續進入視像會議中,擺好手機的角度,讓丘 Sir 看得清楚。晚上 9 時正,陳楷田徑隊短跑及跳遠小隊的訓練正式開始。丘 Sir 帶領 20 位同學完成熱身後,開始進行跑姿與擺手的練習,他示範後執起計時器,每組做動各做 30 秒,期間他就觀察同學的動作逐個提點,「馮俊耀呀,這樣的速度要做多兩組!」「拳頭要高一點,迫自己快一點!」「隻手要再擺得快一點!」然後還有抬腿練習、訓練肌肉的動作,一個小時的練習就這樣不知不覺中過去,周五再上堂。

這就是陳楷運動校隊在疫情下的日常。

廣告

丘 Sir 每個訓練動作先做示範,然後計時同時觀察同學的動作,並給予意見

校隊網上教學獲校長支持

疫情令全港中小學自農曆新年假期後一直停課至今,如何透過視像教學實踐「停課不停學」讓老師與學生一同「解鎖新技能」,學懂使用視像會議軟件及應用程或。過往一直積極發展電子教學的陳楷就進一步把視像教學擴展,運動校隊「停課不停練習」的概念由丘 Sir 提出,獲得校長鄭美菁大力支持。鄭校長指計劃由校隊教練針對各項目的特點及需要,度身設計一套「居家體適能」課程,主要希望達到三個目的:「希望同學在停課期間繼續訓練、加強體能,為下年賽事做好準備;維繫教練與學生的關係,以及支援教練在停課期間的收入。」

於是陳楷校隊視像教學就在 3 月底應運而生,除了丘 Sir 的田徑短跑訓練外,還有擲項、跳項、長跑、球類項目如足球、籃球、手球等等,每週兩堂、每堂一小時,為了避免與日間進行的學校視像課程出現衝突,校隊練習特意安排在晚上進行。課程開始僅一週,鄭校長坦言成效仍有待觀察,不過教練及學生的初步反應正面:「從部份錄像可見,學生都能積極依從教練的指示完成練習。教練亦備課充足,表現專業,因此我對往後視像教學及訓練的推展充滿信心。」

陳楷近年運動成績不俗,校長鄭美菁(中排右一)支持運動發展外,亦會到場為同學打氣(體路資料庫圖片)

陳楷田徑教練除了丘 Sir 外,還有鏈球香港紀錄保持者林瑋(左)、長跑好手余顯華(右)及跳而優質教的跳高教練原振邦(體路資料庫圖片)

推行校隊網上教學可謂一石二鳥的做法,丘 Sir 指對校隊好處極大:「Zoom 是一個渠道,讓學生運動員與教練接觸及保持關係。現在因疫症已暫停練習三個月,若往後要再停課三個月,同學將有近半年時間無做運動、與教練零接觸,十分不理想。」更重要的是,這項訓練能為疫情下生計大受影響的教練提供收入,「我知道少量直資學校會繼續支付教練薪金,但這做法在津校不可行,因此希望透過此計劃能幫助教練繼續工作、繼續有收入。也希望其他學校能實行支持教練,否則這班全職貢獻體育界的教練或許會出現放棄念頭。」丘 Sir 透露學校盡量安排支付教練原本時薪的 80%,盼能做到一同抗疫。

收入解燃眉之急ㅤ教練改變教學模式

在陳楷推行校隊視像教學下,受惠的教練多達七位,其中負責指導田徑跳項的教練原振邦指陳楷為教練解決燃眉之急:「在疫情之後,校隊根據教育局及香港政府的指引而停止所有訓練,加上限聚令、政府場地關閉後,私人教學也被迫停止,教練等同失業。這段時間有想過轉行,但香港現時的情況,想轉工都有一定難度,在仍有相對支出下,少量收入已是莫大幫助。」原 Sir 過往曾在單屆學界港九 D1 田徑賽教出五位跳高金牌運動員,然而自 2 月至今,包括今屆 D1 學界賽在內的多項本地田徑賽事因疫情而取消,對其工作與收入的影響不難想像。

跳高教練原振邦(上排左二)教出不少本地跳高年輕運動員(體路資料庫圖片)

田徑跳項訓練少不免需要器材,留家抗疫下做運動受空間及器材限制,原 Sir 謂需要改變訓練模式:「主要以體適能訓練為主。學生無需用上太多器材,或用家中有的東西,如以拉毛巾做伸展。訓練類別受到限制,長遠而言難以做到全面提升,但能維持學生的基本狀態。」今年帶領陳楷男籃取得 D1 組 A Grade 亞軍、爭取到精英賽入場券(編按:精英賽因疫情取消)的教練盧致誠亦言,在限制下透過 Zoom 教學需要改變以往的教學方式,例如過往每組訓練動作以頻次計算,現在則要改為以時間計算,藉此達到所有學生同步,並讓教練有空間觀察到每個同學的動作。他盼在這段時間內調整球員的心態:「希望透過視像教學令學生保持運動水平,就像賽季休季時都有練習習慣一樣,不會因沒有比賽和目標就暫停訓練。現在練得多,疫情後一正式訓練就能立即達到比賽狀態。」

陳楷男籃隊員在教練盧致誠指導下進行體適能訓練(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田徑缺乏專門器材、球類等團體及接觸性的運動訓練同樣受限,陳楷女子手球隊教練梁倩盈同樣為隊員安排體適能訓練。她指雖然在技術層面的訓練稍為欠缺,但透過 Zoom 視像教學的好處能夠累積,「手球運動強度高,如學生長期留在家中、缺乏運動,待疫情過後再次操練時,很容易會引致受傷。」Miss 梁亦言陳楷推行 Zoom 教學能幫補教練收入,特別感謝校方的安排,並謂全新的視像教學模式與面對面教學大有分別,她認為當中對同學自律的要求較過往高,故亦特別要求手球隊成員記錄每日訓練的內容及效果,盼能推動隊員努力及認真訓練,待疫情完結後再收集,檢視球員的情況,亦令疫情下的訓練能延伸至疫情之後。

陳楷女子手球隊跟隨影片進行體適能訓練(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疫情無疑為香港經濟帶來打擊、對各行各業帶來新挑戰,而當東京奧運都需要延遲一年舉行時,難以說全球體壇並非進入寒冬。體育界或許在這段時間確實較為被動,丘 Sir 盼望在這個艱難時期,其他學校亦能為校隊的同學提供視像訓練課堂,真正達到共渡時艱。

 

文:何子淵

原刊於《體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