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武漢肺炎】封城鎖國和圍堵追蹤以外的對策 — 自設爆發限定

2020/3/12 — 16:27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唐冬兒】

相信大家對「限定」這詞組並不陌生,逛商場店鋪不時也會見到「限定優惠」或「半價限定」這類速消手法,優惠往往只限一天或某幾間分店,背後固然是一種操控人流和貨量的商業行為。大家可有想過這種概念其實可以用於防疫和抗疫上呢?要明白這概念如何運作,首先要知道現今抗疫的兩種不同措施所帶出的兩種不同後果:

  1. 封城鎖國:這措施效果顯著,可以在短時間內減低病毒向外擴散的機會,若然城內每家每戶也做好家居隔離及消毒措施,那城內交义感染風險也是可以壓下來的。只是封城鎖國絕對是極權專制的巨大舉措(draconian measures),背後需要專家精準的推算和政府在技術上的種種支援和配合。雖然效果顯著,其帶來的後遺也是不少的。例如執行上有一定難度,亦不是每個政府在體制上都可以或願意採取這項措施。事實上武漢封城亦被喻為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抗疫隔離行動。最大的問題是如此大規模的行動該如何持續下去呢?少一天商業活動 GDP 就少了個點,經濟代價可是不少的,人民生活更是不用說了,那種被困被遺棄的無力感和對疫情的恐懼,實在是不足為外人道。還要支撐多久?要等到全國二十八天沒有新個案才解封嗎?過早解封,疫情再爆機會也不少。再說,疫情已遍佈全球五大洲,不難想像解封後不久便會有輸入個案。總括來說這方法力度過大難以持續,代價也相當大。
  1. 圍堵追縱:這措施用球賽術語就稱之為「人盯人」,目的是追蹤並堵截感染源頭,切斷傳播鏈,這是禦防傳染病擴散常用的方法。2003 年各國亦以這策略把SARS成功圍堵,令病毒消失。問題是,這措施的效果有賴於「盯」著出現了明顯病徵的傳播者。而今次新冠病毒疾情中,有部份患者是病徵輕微甚至沒有病徵的,那麼不論圍堵措施做得多細密也總會有漏網之魚。況且,在今天人流不絶,二十四小時可以遊走多國的交通網絡裡,能追蹤到每個有病徵患者的可能性亦存疑。

終於入正題了,若以上兩種策略都有不足,那該用什麼方法應付這個聰明病毒呢?討論之先我們必先了解這病毒對不同群組有不同程度的影響,疫情自一月尾至今所積累報導的種種觀察顯示:

廣告
  1. 六十歲以上長者感染數字高,屬高危一族。
  2. 長期病患者(長者與否)感染機會高於健康正常人士。
  3. 如屬長者又有長期病患的話,其嚴重個案及死亡個案比率就更高了。
  4. 青年人和兒童感染率不高。
  5. 確診但病徵不明顯以至沒病徵患者多為壯年人士。

最近英國專家及政府朝野正商討如何應付新冠病毒在國內的蔓延。吸收了疫情早爆發的國家的抗疫策略效果及後遺,他們正研究一種「自設爆發限定」的新方法,顧名思義,就是設定或人為地容許有限度爆發,而這種爆發被設定至繞過重症及死亡高危群組如長者及長期病患者,讓病毒在低風險群組如青少年及壯年健康良好人士中作有限度爆發,如能做到的話,高風險人士感染率受控便能減低醫療系統的壓力,低風險人士染了病亦不會構成重大醫療負擔,他們或許只需留在家中休息及隔離,一至兩週內痊癒,痊癒者有了抗體,其免疫力可防止患者再感染。

這方法在理論上可以說是平衡了封城鎖國及圍堵追蹤的利弊,把高危人士分隔,出現病徵者家居隔離,其他人注意個人及環境衛生如常生活,把有限的抗疫資源集中在前線醫護人員及高危群組,同時亦可讓少、青、壯年人士透過感染而發展出免疫抗體,從而進一步推向至社區群體免疫。當然這策略如要實行必須有精確的推算和高效的執行系統,每一步都在嚴密監控中進行,不容有失。最重要的莫過於市民對政府的高度信任,至於是否能在剛脫歐社會仍陷入分歧的英國實行,下週可能有多點眉目,我們要密切留意了。

廣告

(作者自我簡介:普通市民,政策觀察員)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逆疫(二)自設爆發限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