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疫 ‧ 逝】屯門康和院友等撤離等足一周 死者家屬斥政府欠支援 派漏藥累長者身體變差

2020/8/14 — 22:20

本港武漢肺炎第三波疫情以來,多間安老院先後爆發群組感染,至今已有 23 名死者來自安老院舍,佔第三波疫情死亡人數約四成,其中屯門康和護老中心黃金分院共 10 人死亡,是最多死亡個案的群組,惟該院歷時 7 日亦無法完成全院撤離,疑令多名長者病情惡化。院舍其中一名死者家屬向《立場新聞》反映,其父親等候檢疫期間,社會福利署及衞生署嚴重缺乏支援,導致僅有院舍負責人及其子女照顧全院長者,期間曾無人煮飯、拖地及協助沖涼,更派漏藥予父親,導致發燒需要即時送院,入院後數日已危殆,最終不治。

家屬批評,政府部門除要求安老院等待撤離,並無提供其他支援,「老人家喺度等佢哋(政府)安排,等等等等等等,等到佢哋死為止。」有多名醫護人員亦透露,不明白為何其他院舍可以短時間內完成撤離,唯獨屯門康和需要等待多時,且社署並無派人手協助照顧長者。衞生署回覆《立場新聞》時表示,有提醒院舍員工遵循感染控制指引,為院友進行醫學監察。社署則表示,安老院牌照事務處沒有察覺到院舍在運作或人手上有問題,呼籲若有任何投訴可向牌照處提出,定當嚴肅跟進。

屯門康和護老中心有長者在身穿全副保護裝備的救護員協助下以擔架抬上救護車。

屯門康和護老中心有長者在身穿全副保護裝備的救護員協助下以擔架抬上救護車。

廣告

長者等檢疫 政府無支援 院舍缺人手致派漏藥

廣告

《立場新聞》訪問屯門康和護老中心黃金分院其中一名死者(#3153)家屬,其 86 歲父親於 7 月 29 日因發燒及氣喘入住屯門醫院接受治療,惟情況持續惡化,8 月 1 日起開始危殆,延至 8 月 5 日下午離世。

家屬批評,自衞生署 7 月 26 日宣布全院撤離後,政府一直要求院友無了期等待,社署等部門無提供協助,導致院舍內嚴重缺乏職員工作,更要由院舍負責人的子女親自幫忙,缺乏照顧長者經驗;期間沒有拖地,派漏飯、無法走動的長者無人協助沖涼、可以走動的長者需要共用廁所等,「老人家執定晒嘢,日日喺度等,晏畫等完等夜晚,冇得瞓晏覺,身體自然差。」

家屬向《立場》提供其父親生前在安老院的錄音,他形容院舍內等候檢疫的情況:「職工又少,煮飯都冇人煮,要隔離老人院煮埋我哋,又冇人拖地,事頭婆帶住兩個仔親自出馬…冇辦法唯有等收 order。」家屬憶述,連日來與父親進行視像對話,形容父親等待檢疫期間「個樣謝晒」,身體情況漸差。

家屬進一步透露,由於院舍內人手不足,期間更出現派漏藥的情況,院舍沒有安排父親服用安眠藥,導致父親至早上 7 時許才能入睡,當日亦開始發燒,要即時送入院接受治療。據醫護人員透露,病人入院時已有慢阻肺病,雖然當時情況列為穩定,但醫護人員對其病情並不樂觀。

「老人家喺度等佢哋(政府)安排,等等等等等等,等到佢哋死為止,都唔肯收手,仲係唔理佢哋。」死者家屬斥,政府的做法是任由長者在安老院自生自滅,「如果係咁,我哋都唔需要擺佢哋去老人院,而家仲有好多人喺老人院,喺政府眼中,長者係咪咁樣去折磨呢?」

屯門康和護老中心

屯門康和護老中心

消息:醫護對社署無安排人手感費解

家屬向《立場新聞》多番強調,他們並非針對院舍負責人的問題,「我哋唔係怪責老人院,負責人都冇辦法,政府就係叫佢等,負責人就只可以叫老人家等。結果個個就戇居居咁等,冇得檢測、分類,就係咁樣捱病咗,冇晒抵抗力。」

據醫護人員透露,屯門康和護老中心黃金分院一直在區內口碑不錯,院舍負責人十分照顧長者,即使長者入住檢疫中心,負責人仍會致電他們了解情況,亦對有多名長者離世感到十分悲痛。醫護人員亦指,若政府要求安排人手臨時日常照顧院舍長者,則是由社署負責,因此不明白為何僅有院舍負責人及家人幫助,社署卻無安排人手照顧等待檢疫的長者。

消息人士向《立場新聞》透露,多個部門曾召開跨部門會議,會上已有醫生提出質疑,其他院舍可以在短時間內完成撤離,唯獨屯門康和護老中心黃金分院卻遲遲仍未完成,擔心出現交叉風險情況,期望社署及衞生署可盡快安排該院長者離開。

院舍負責人:不透露工作內容 強調藥物及飯菜無派漏

《立場》曾致電屯門康和護老中心黃金分院,一名自稱王(音)先生表示,院舍撤離時政府部門有協助,對有長者離世感到相當心痛,院舍及政府部門會協助死者家屬。

被問及是否曾派漏藥、派漏飯、由其他老人院協助煮飯等一系列的指控,該負責人表示不方便透露院舍的工作內容,但強調院舍內的工作人士均是員工,提供的飯菜均由自己院舍負責,亦否認有派漏藥及派漏飯的情況。

負責人之後突然向記者表示,沒有其他事情可以透露,要求記者政府部門查詢,亦隨即掛線,記者再次致電該電話號碼已無人接聽。

屯門康和護老中心

屯門康和護老中心

衞生署無回答何時完成撤離 社署:無察覺運作或人手上有問題

衞生署回覆《立場新聞》查詢,指 7 月 24 日由於有確診個案為屯門康和護老中心黃金分院的院友及職員,而該院舍的環境並不適合供院友進行檢疫,故此密切接觸者分批被送往薄扶林的香港傷健協會賽馬會傷健營及亞洲國際博覽館的安老院舍臨時檢疫中心進行檢疫,而出現病徵的院友已被送往醫院接受隔離治療。署方指,有定時致電安老院舍,提醒員工須遵循由衞生防護中心發出的感染控制指引,為密切接觸者進行醫學監察及執行其他感染控制的措施。

社會福利署回覆本網表示,安老院牌照事務處多次到院現場協助安排有關住客離院接受檢疫,亦在所有住客送離院舍前每日透過電話與院舍緊密聯絡,留意院內運作情況和人手安排;及與衞生署及醫管局保持聯繫,指導院舍照顧住客及安排其他住客陸續離院檢疫。

至於院舍是否有派漏藥、缺乏員工工作等情況,社署稱牌照處沒有察覺到院舍在運作或人手上有問題,呼籲若任何人士如就安老院舍有任何具體投訴,可向牌照處提出,定當嚴肅跟進。

7 月 24 日院舍首宗確診 一周後仍未完成撤離

翻查資料顯示,屯門康和護老中心黃金分院至今共有 40 人確診,其中 35 人是院友,另有 5 人是員工。該護老院有 90 多名院友,在 7 月 24 日首先有一名 52 歲女護理員確診(#2254),及一名院友初步確診,亦有 7 至 8 人因有感冒病徵要送至急症室,翌日再增 9 人確診及初步確診。張竹君當時指,該護老院有不同樓層及樓宇,受影響只是地面樓層,因此先檢疫約 20 名院友。

直至 7 月 26 日,該院累計的感染人數已增至 23 人,衞生署始宣布全院院友撤離,惟兩日後仍未完成撤離,當時中大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接受《明報》訪問時表示,若院舍通風不理想且床位較密,會令病毒積存,增加感染風險。張竹君則表示「努力緊」。

護老院至 7 月 30 日仍有十多名院友未撤離。當區區議員張可森透露,由於所有職員被列為密切接觸者,當時只餘下一名院舍負責人照顧他們,有關院友當時全部尚未接受檢測,「壓力非常之大。防護中心一味叫院舍等,但一直都冇明確時間表話幾時會派人嚟接走啲院友。」他又指,衞生防護中心沒有留低任何聯絡方法,院舍只可以日復日,等待無來電顯示的通知電話。

至 7 月 31 日,《明報》再致電該院,職員稱仍有十多名院友在院內。之後坊間再無消息該院是否已經完成撤離。本網曾詢問衞生署,該院舍何時正式完成全院撤離,及為何撤離需時多日,衞生署並無回答。

 

屯門康和護老中心黃金分院事件時序
日期確診(共 35 院友、5 員工確診)死亡(共 10 院友)備註
24/7錄得首宗女護理員確診 衞生署安排檢疫同層約 20 名院友
25/7增 1 宗確診  
26/76 院友、2 員工確診 衞生署宣布全院撤往檢疫中心
27/7增 13 宗確診  
28/7增 4 宗確診 第三日仍未全院撤離,張竹君表示「努力緊」
29/7增 6 宗確診  
30/7增 1 宗確診 第五日仍未全院撤離,張竹君表示仍在努力,指「搬長者唔係容易嘅事」。
區議員張可森表示,仍有十多名院友未撤離,只餘一名院舍負責人照顧他們。
31/7增 3 宗確診89 歲女士死亡
82 歲女士死亡
第六日仍未全院撤離,《明報》致電該院,職員稱仍有十多名院友在院內。
1/8增 1 宗確診90 歲女士死亡 
2/8增 1 宗確診  
4/8 82 歲男士死亡 
5/8 86 歲男士死亡 
6/8 85 歲男士死亡 
9/8 79 歲女士死亡 
10/8 82 歲女士死亡 
13/8 82 歲男士死亡
88 歲女士死亡
 
14/8  衞生署無回答院舍何時正式完成全院撤離

撰文|蔡俊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