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武漢肺炎】恐懼是最佳抗體

2020/3/15 — 14:19

【文:唐冬兒】

2003 年,香港病了,而且病得頗重。那年春夏之交所發生的種種,香港人至今仍歷歷在目。四個月的抗疫史令香港人急速轉化,由對傳染病一無所知至後期全民皆消毒能手,每一個確診個案都讓我們對傳染病多了一層認識,每一個死亡個案都是一個血的教訓。多年後的今天,我們對沙士疫情猶有餘悸,那種恐懼至今揮之不去,但卻又是這種恐懼成為了今天我們面對新冠病毒的最佳抗體。

2003 年過後,香港人都普遍患上不同程度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每年差不多這時候媒體都有不同形式的回顧性報導和反思,京華酒店、淘大花園、威院 8A、1 比 99、洗手洗手洗手 ⋯⋯ 這一切香港人不敢回憶卻又未敢忘記。17 年後的今天,新冠病毒肆虐全球,病毒自 2019 年年尾開始在九省通衢的武漢市蔓延,加上正值春運,不足數星期已把病毒傳至各省市,大城市如廣州、深圳、北京、上海、重慶等主要經濟城市分屬高危,北連深圳的香港,在沙士創傷的陰霾下,很自然地比世界任何一個角落都警覺,城中人人自危,如臨大敵。春假過後,學校停課,公務員和大企業員工家中工作、康體文娛設施關閉,頓時人流大減,市面一片凋零,猶如死城。

廣告

封關與否、返工返學與否皆屬政府政策,在今天官民關係緊張的香港,每一個政策每一項措施都激起千重浪,在病毒壓境和政策矛盾失據的夾擊下,香港民間自救力量大爆發,吸收了沙士的抗疫經驗,大家多行一步,利用 18 年前抗疫的知識和經驗加上創意,尋創替代品,舒緩市面醫療物資的短缺,把物資留給最有需要的組群,如醫護和基層清潔工。

據報世衞總幹事譚德塞遲遲未宣佈疫情大流行是因為不想民眾因此陷入恐慌。我倒認為一定程度的恐慌是香港人到目前仍能守得住的主因,沙士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是我城抗疫故事的抗體。恐懼生警覺,警覺生靈巧、靈巧生創意、創意生方法。3 月 11 日,世衞公佈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香港人普遍沒多大感覺,也許在我們心目中,1 月 23 日武漢封城那天我們已把是次疫情視作大流行般扺禦,各人做好本份,亦互相提醒及支援,我們各人的抗疫抗體不就形成了一種社區群體免疫力(herd immunity)嗎?這群體免疫力彷佛構建了一個真正的命運共同體 ── 個人的健康構造了群體的健全。

廣告

現在看來疫情很有機會與這世代共存,雖然目前香港疫情看似稍為緩和,但歐美各國現在才剛開始,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總不能獨善其身,我們的逆疫篇章還是要寫下去的。很喜歡過去大半年流傳在抗爭界的一句話: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今天完結這篇時想借用及修改一下:兄弟爬山,各自抗疫,當每個人也做好防疫本份,不放鬆,我們的抗疫防衛網便能發揮 herd immunity 的作用,繼續守護著城裡眾多的你和我。

註:這篇中提到的抗體和社區群體免疫(herd immunity)皆是用作隱喻,帶出警覺性和齊心抗疫的效果,重點是討論群眾心理,而非作醫學討論。

(作者自我簡介:普通市民、政策觀察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