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歧視外傭反映抗疫政策輕重不分

2021/5/7 — 22:10

2021 年 5 月 2 日,過千名外傭在維園排隊等候檢測。

2021 年 5 月 2 日,過千名外傭在維園排隊等候檢測。

特區政府上周五下令,外來家傭一律強制於 5 月 9 日前檢測病毒,並且聲言下次續約須先接種疫苗。如此針對外傭,是歧視也是抹黑,自不待言。不過,今日為官宦者髒話也說得毫無愧色,可謂樹立施政新風。

即使不跟外來勞工相比,只從傳播風險考慮,特區政府也難避歧視之責。當局視外傭為高風險的病毒傳播者,但近三十萬個家庭,長期與這批高風險人士共處一室,何以沒有同時被強迫檢測?工作同樣是料理家務,何以本地家傭又無須強檢呢?老弱傷殘的照顧者,當局又何以不一視同仁,一律強制檢疫?

若說外傭假日都習慣呼朋喚友,聊天暢敘,因此播毒風險較高,那麼其他人餘暇會友,一齊大吃大喝,何以可以免檢?兩者分別只在於,外傭多在公眾地方相聚,受到限聚令規管,其他人躲在私人地方聚會,無拘無束,人數不限,何以不是後者比前者更需要受到檢測?

廣告

簡單講,跟外傭有同等風險的外傭僱主家庭、本地家庭傭工、老弱傷殘照顧者、私下飲宴會友者等等,都無須強制檢測病毒,唯獨外傭需要,暫且不咬文嚼字探討是否違反《殘疾歧視條例》,單從大原則看,只要對外傭的差別對待,欠缺合理解釋,即屬歧視。

平等機會委員會主席朱敏健過去聽聞「武漢肺炎」,就認定此用詞製造歧視和分化,今次卻沒有挺身相助外傭,反稱政府此舉是針對一種職業,不是針對種族,而且目的是保障公眾健康,措施合理也必須。

廣告

朱敏健應該知道,外傭主要來自菲律賓及印尼(佔 96%),針對外傭的差別措施,擺明內外有別,卻又説與她們的國家來源無關,是甚麼神邏輯?現行法例也許對此無可奈何,但平機會不是更需要站在弱勢的一方,為外傭說句公道話,堅持反歧視、反分化的原則嗎?公道話不說也罷,但怎能說九日內完成三十七萬人強檢合理及必須。朱敏健可否知道,過去每月最高測試量約為六十萬 ,約莫每日二萬 ,突然每日要多應付四萬六千個測試,當局需要以倍數擴張檢測設施,否則只會以倍數增加外傭的輪候時間,犧牲假期兼且日曬雨淋,還要說成合理和必要,又是甚麼平等的觀念?

不錯,近日有五名外傭確診染上變種病毒,但細看其中,有三人涉及入境檢疫漏洞,與外傭群體無關。政府與其針對外傭,倒不如首先修補漏洞,如確保檢測結果準確無誤、加快追蹤接觸者、擴闊追蹤範圍、加強入境檢疫限制等等,全力找尋源頭再打斷傳播鏈,而不是耗費人力物力,大海撈針,在傳播鏈下游兜截,以收拾殘局。

特區政府以疫症歸零為己任,奈何眼高手低,希望一再落空,接種疫苗又進展緩慢,歸零無期。因此,完全可以理解,當局不會放過任何機會,推出斷然措施以示全力抗疫的決心,也望藉此減低市民對政府久久無法令香港走出疫情的民怨。不過,外傭強制檢測不能對症下藥,效率難免偏低,更散發錯誤訊息,以外傭為疫情隱患,製造社會歧視、分化之餘,也為三十萬個家庭帶來短期恐慌。

其實政府急於求成不是問題,問題是捨本逐末,迴避根本,便無從解決問題。當視線轉移到外傭身上,或有助尋找線索以追蹤傳播鏈,但仍須清楚認知,防疫工作包含三部分 — 入境檢疫、追查境內傳播鏈、防疫注射,三者缺一不可。

例如必須同步審視每項入境檢疫政策,檢討每個防疫漏洞,甚至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找出真相,避免歷史重演,同時加倍資源加快追蹤每位可能受感染者。最後是高調宣傳擇優使用高效疫苗,加強注射前後的健康監察,負責任地推廣疫苗,否則全部外傭以至所有香港人都接種防疫效率僅及百分之五十左右的疫苗,也沒法產生群體免疫效用。

若老是今天拿外傭,明天拿其他群組檢測一次,卻無法三方面同時着力的話,香港人面對疫情只有自求多福好了。

 

原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