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沛敏

陳沛敏

新聞工作者

2020/10/24 - 13:06

歲月如歌

圖片素材來源:國泰facebook

圖片素材來源:國泰facebook

國泰是香港人的航空公司,不是因為它的管理層,而是因為它的員工。每個香港人的生活圈子裏,總會直接或間接認識一些國泰員工。我跟Ling is travelling作者一樣,認識的國泰員工都「好撚鍾意香港」。

舊同學M,在國泰由廿幾歲做到年過五張,由機艙服務員做到「老總」(機艙客務經理),青春歲月都在國泰度過。宣佈裁員那天,生死未卜,大家紛紛問候,他反過來安慰我們:「已經飛了大半個地球,要退休都無憾了。」疫情下全球航運業雞毛鴨血,衰嘢不忘加句:「千祈唔好忘記武漢。」

過去十六個月,三萬國泰員工跟香港人一樣,先經歷抗爭期間白色恐怖,再抵受世紀疫潮無情衝擊。參加示威集會者固然被秋後算賬,當日在機艙降落廣播中叫「香港人加油,萬事小心」的機師被迫離職,大批服務多年的空服員只因社交平台個人帳戶幾句說話,就一一被無情炒魷。

廣告

M說,現在倖存的國泰員工,跟不少香港人一樣,「好多感受會放喺心裏面,但政見取向其實冇改變過,只係將『手足爬山、各有各做』發揚光大。」公司無情,但他仍處處為東家設想:「舊年鬼佬CEO幫我哋頂咗一棍,手足同事都好感激,一切在心中。信念冇變,只係費事喺公司講呢啲嘢,一來免得被篤灰,亦唔想公司難做。」

最後,他雖不在被裁之列,卻同樣要面對艱難選擇。如果接受新合約,收入大減三成,退休金貶值,假期、醫療等福利大縮水。未來日子,跟全香港一樣,將會很艱難。

國泰褪色,香港人百感交集。大部份人既痛恨它跪低,罵它奶共、染紅,犧牲員工,但大家更傷感的是,它好像香港的投射、縮影;曾經的「全球最佳」,隨時淪落到要跟「大灣區航空」一爭長短的檔次。

年輕的時候,我經常搭國泰出差。無論是採訪911恐襲的震撼現場、或者地震核輻射的天災人禍,僕僕風塵,身心俱疲,完成任務踏上回程航機的一刻,聽到機艙服務員用廣東話跟我說:「歡迎。」我就知道,我要回家了。今天,我的很多朋友,卻是坐上國泰的航機,遠走他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