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死因尋求與同行支援

2019/11/8 — 20:55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根據《死因裁判官條例》,凡任何人因意外或暴力而死亡或在可疑情況下死亡,或在警務人員履行其職責的過程中死亡,須向死因裁判官呈報的個案。香港科技大學生周梓樂,今早不幸離世,由於警方在 11 月 4 日凌晨於將軍澳尚德停車場及附近曾發射催淚彈,周同學在警方執法範圍內墮樓重傷,並可能因警方行動令在救援過程受阻或出現其他暫時未能確認的死因,筆者呼籲各方應促請政府當局就事件進行「獨立調查」,死因裁判法庭亦應盡快就事件展開死因研訊。

不論該宗死亡個案是否須予報告的死亡個案,如死因裁判官認為有需要進行研訊,即可就該宗死亡個案進行研訊。而死因裁判官更可要求警務處處長採取為確保就該宗死亡個案進行的調查是在獨立和公正無私的情況下進行所需要的措施。其中,在尋找事件真相的過程中,當中包括警方的行動是否出錯和符合法律,若有現場的市民、傳媒或案發附近物業管理者掌握相關的証據,更應先原整公開後,確保原始証據能安全經正常下(可找律師協助),交由警方協助調查。

至於檢視或不檢視有關屍體(剖屍令),則視乎死因裁判官認為是否合適而定,但筆者強烈建議先人遺體應由醫院院方的解剖病理學醫生解剖檢視遺體外,家屬應向死因裁判官申請自行另找可信任的法醫(例如:馬宣立教授 / 其他本港合資格法醫 / 合資格醫學院解剖病理學教授),代表家屬出席屍體現場剖驗,出庭擔任專家證人及撰寫報告,有助為先人討回公道及追尋公理。

廣告

我們香港的青年於過去的五個月,經歷了很多過於他們能承受的事。筆者今天中午剛巧到科技大學受邀出席生死教育講座,講題為《生死之約》。或者,這是「天意」,也可能是「天命」,內容剛巧包括青年自殺、非自然死亡及喪傷處理。講座因場外學生活動需要提早結束及離開,就在我步出圖書館後,我看到畢業典已提早結束,禮台己由多位科大同學進駐。此時,台上台下情緒激動,大家過去兩天集氣祈求周同學能康復(但生存機會其實相當渺茫),現在大家為他的死去而大怒,有人要求追討警方及政府責任,有人感受如喪親之痛般沉重,悲痛莫名,難以接受。

過去幾個月,新聞中不斷出現警方認為沒有可疑的屍體發現案。此期間,年輕群體不斷在不同的死亡案法現場進行悼念活動,這種不斷重複的集體經歷,正如已故紓緩治療之母,精神科醫生伊莉莎白.庫伯勒-羅絲(Elisabeth Kübler-Ross)描述喪親者對待哀傷與災難過程中,經常遊走的 5 個獨立階段,分別為:否認事實、憤怒激動、討價還價、情緒低落、接受現實。可是,不同之處在於大家未能接受現實,而且在過去不斷出現的死亡個案,使同路人的哀傷者在前 4 個階段不斷重複爆發。若果你有機會遇到有情緒需要手足,亦可嘗試這 5 個情緒支援要訣:主動關心、用心聆聽、少作判斷、真誠尊重、陪伴同行。兄弟姊妹爬山,除了各自努力外,也要互相扶持。

廣告

就在三星期前,筆者努力尋找各方專業人士及團體的意見及支持,希望盡快成立臨時義務項目,並由「香港生死學協會」牽頭支援非自然死亡及屍體發現案中的家庭。計劃名為「逝去同行計劃 — 非自然死亡處理服務」,服務對像主要為面對親友突然離世之人士,例如:自殺、刑事案死者、因病或意外突然離世等等。現在計劃已經取得多個慈善服務團體及私人單位的合作聯繫,現在已經暫時開始義務先行部份服務如下:

(1) 身後安排 - 殯儀 / 骨灰處理,法律 / 財務處理
(2) 情緒支援 - 成人 / 兒童哀傷輔導,支持小組
(3) 法證支援 - 尋求法醫監察,解釋法醫報告
(4) 遺體修復 - 修復先人遺體或儀容上的創傷
(5) 遺物處理 - 屍體發現居所清理,遺物轉化

就周梓樂同學的個案,筆者非常感謝已經有善長及單位向本人承諾,願意付出周同學家人在「殯儀項目」的所有開支,而其他項目則由「逝去同行計劃 — 非自然死亡處理服務」及相關聯繫之團體及專業人士提供協助或跟進。希望此訊息能傳送給周同學家人,讓他們多一個選擇合適支援的機會,或許個別服務亦能幫助實務或情緒上的需要。

香港人,等我地一齊共渡時艱,一個都唔可以再少!

香港生死學協會
WhatsApp 查詢:5444 4249
電郵:[email protected] ; [email protected]

參考文章與連結:
《非自然死亡及屍體發現案再談》
《抗爭者問點寫遺書,手足離世如喪親,伍桂麟以生死教育安慰絕望港人》
《法醫科 Fact Check 「被自殺」》
《女法醫引領全民 fact check,一日未化灰一日有線索》
《死因達人馬宣立,科學求證,解拆「被自殺」之謎》
《懷疑自殺案頻生,靠死因庭尋找真相?》
《促請死因研訊,調查墮樓真相》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