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永續」會長和「弄權」校監是「善牧」的領導人嗎?

2021/3/15 — 14:28

楊潤雄

楊潤雄

筆者早前撰寫一文 (註一),指出香港路德會教育委員會向屬校校監和校長發出一份名為《香港路德會學校農曆新年假後的上課安排指引》,內容列明教職員定期病毒檢測日程的指示,可是並無片言隻字提及校方如何透過教職員會議或者協商達到「共識」才切實執行,只是以一句含糊其詞的所謂「期望」,語帶陰柔暗勁的脅逼教職員「屈從」。 儘管這種罔顧教職員意願的手法拙劣不堪,原來還是可以奏效得逞,據悉香港路德會屬下所有中小學的校長和教職員莫敢不從,紛紛順應指令行事!

教育局楊潤雄局長雖然多番矢口否認以「全校教職員定期每兩星期病毒檢測」作為學校全面復課的「先決條件」,但是「掛鉤式復課申請」的客觀效應上觸發學生家長與學校當局的「不同意見爭議」,更令學校管理層和教職員成為「磨心」。 筆者早前的文章已預示總有一些辦學團體「揣摩上意」向教育局「投其所好」的「表忠輸誠」,對屬校教職員「出手」加壓來配合當局的「出口」陰招,以滿足教育局的「先決條件」。 誰料這個辦學團體正是筆者所屬的香港路德會,令身為資深教友的筆者汗顏愧歉不已!

據《明報》報道 (註二),接獲香港路德會增城兆霖小學教職員投訴,稱開會討論復課問題時,校長曾表明辦學團體希望全面復課,但是尊重教師個人決定,可是,會議後逾半數教職員表明不願做病毒檢測,其後校方管理層竟然以強制形式安排教職員前往社區檢測中心接受檢測,並聲稱拒做檢測便要面見校監和說明「合理理由」云云。 對於校方如此「出爾反爾」的彈弓手伎倆,筆者有理由相信是來自校監對校長的直接施壓指令,因為該校的校監是香港路德會的會長,其剛愎自負的處事手法筆者最熟悉不過!

廣告

戲謔說來,這位會長較之當今尊上更有預見先機的「英明睿智」,多年前已把會章改動五字為「連選得連任」,鋪砌好一段直上金鑾殿的石階通道,體現了「永續」的法理安排。 如此一來,在一眾利益攸關的同道者簇擁下,尊貴會長便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的逾二十年延續下去,榮登上寶座,穩坐又一香港路德會總部辦公室,扯線牽動著最高行政權力的執行部運作,距離「終身制」早已不遠,恐怕只待蒙主寵召之日才會撒手放下掌中的璽印! 「全校教職員定期檢測」看來只不過是蒜皮芝麻的小事一宗,就算教育局局長未敢斷言「強制」教職員定期病毒檢測,「永續」會長只是略施小計,順手亮起官方借出來的鋼刀,便叫屬下人等乖乖就範了!

嚴肅一點說,須知任何管治權力如果沒有相應制衡機制,掌權者必然趨向墮落,最終陷入腐化、專橫和昏庸的結局,這是歷史規律,政權掌控人如是,宗教組織當事人亦然,只是反照出人性的軟弱、貪婪和醜惡,有如一面明亮清澈的鏡子。 況且,任何長年累月高高在上的領導人被諂媚奉迎之徒圍繞著,慣於活在掌聲和讚譽的虛妄之中,必然自我感覺良好而自視過高,失去自省反思能力,耽迷耍人弄權,樂此不疲。 就以教會背景的學校領導人來說,「善牧」 (The Good Shepherd) 應該是學習仿效的楷模,正如約翰福音第十章第一節至廿一節所刻劃出耶穌是好牧羊人的形象,指出雇工只為金錢看守羊群,牧人則為著愛而專心照料著自己的羊,甚至凸顯出耶穌為人捨命,而偽冒的教師和假先知就不會有這種承擔了 (註三)。 再者,耶穌一直身體力行以「僕人領袖」 (Servant Leadership) 的樣式服事人,並不訴諸「權力」,而是建立在人際關係、關愛、服務和犧牲的「權威」基礎上。 

廣告

那麼,筆者敢問:戀棧高位的「永續」會長和毫不尊重教職員意願的「弄權」校監,可能是「善牧」的教會領導人嗎?

 

註一:詳見刊於《立場新聞》(16/02/2021)〈從一紙《指引》看辦學團體「強制教職員檢測」的拙劣手法!〉一文

註二:詳見刊於《明報》(12/03/2021) 〈原稱「尊重教師決定  小學被指反口逼檢測〉一文報道

註三:參閱國際聖經協會出版《聖經(靈修版)》(1999) 約翰福音第 276 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