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有了大眾,不單沒有了一家連鎖大型書局

2020/3/19 — 22:14

作者facebook圖片

作者facebook圖片

大眾書局全線結業,我比大家更為神傷,因為我與大眾書局的緣份,非讀者與書店那樣簡單。

已是很多年前、很年輕的事。當時與朋友合寫網誌《刁民公園》,走嬉笑怒罵路線,累積了少許讀者。但那個未有智能電話未有Facebook的時代,追蹤人數實在不能跟今日相比。

當時幾個年輕人,興起了出書的念頭。大家要知道,找出版社幫你出書,你只能分得每本書售價的6%至12%的版稅,12%或以上是陶傑那種級數才有的,新人來說,6%-8%很正常。那是非常微小的回報,當時一本單色書大約賣$60一本,賣一本作者可得$4.8版稅,賣一千本是$4800,但你要知道,賣一千本不容易,如果賣到一版書(一般為二千本),作者分到的利潤也只是$9600,慘過去洗碗。

廣告

你說,錢去了哪裏?書局和發行會袋50%-60%,剩下的就是出版社。乍聽可能覺得不公平,但其實公平的,因為零售的租金燈油火蠟、運輸的油費人工等等都好貴——你本書還要賣得才能回本,賣不好其實也是蝕住幫你做。

幾個只有皮毛出版經驗的年輕人,當時發忽奇想:不如搞一間出版社出書,那麼便可袋下作者連出版社的50%分賬。

廣告

大家必須明白,當時可靠的書籍發行商,一隻手數得晒。第一個,是大家熟知的「聯合物流」,即「三中商」;第二個,是世界出版社,即大眾書局。聯合物流的要求很嚴格,條款也辣,於是我們搭朋友聯絡上大眾,竟然,成功了。

那就是我第一次創業的經歷。於是我們出了兩本話題作,一本叫《港女聖經》,一本叫《Blog中百萬年薪》,掛了我的筆名。我知道有些Blog友當時對後者反感,他們非常清高地認為,Blog不是用來賺錢的,而是用來實踐打破權威的言論自由,即Web 2.0概念。我沒有任何反駁,一來,我認為兩者毫無衝突(這在今日Youtuber賺錢的年代,這種爭論簡直笑死人),二來,他們不知道我在營運一盤生意,如果我出兩本純文學談談唐詩宋詞,公司可以營運下去嗎?

所以,今日光時或很多黃店遭受的批評和困境,我完全明白。

兩本書都賣得不錯,《港女聖經》更賣了五版,我們有了資本繼續走下去。可惜,2008年書展後,便碰上金融海嘯,書局攞書變得保守,不想囤積,對業務有一定影響。更重要是,再過幾年,我們已看不到出版的前景。跟我們同期有一家搞得非常有聲有色的「天窗出版社」,慢慢氣勢也大不如前,我們還可以比他們好嗎?我也是個有看書習慣的人,也越來越少買書。最終,我們結束了這家出版社。

其實我們都感激大眾集團,給了幾個年輕人這樣一個機會。雖然結束了,但從中學到很多打工學不到的東西,而且是賺了錢走,夫復何求!

我不知道為甚麼有人說大眾是藍。在此不妨告訴大家一個「秘密」。圖中那本《專治政無能》,是我們一班人的集體創作,是一本政治諷刺笑話集。這本書在三商中從來沒賣過,因為書本的話題,他們不攞書,只有大眾繼續賣。由此至終,大眾都沒有審查過我們的書,一直按照合作協議,盡力把書推到大眾書局中。

我見有些人說,沒有大眾有什麼大不了,多些支持獨立書店吧!他們其實完全不明白香港出版業是如何運作的。沒有了大眾,不單沒有了一家連鎖大型書局,而且更沒有了一家發行——在今日,沒有書局做後援,根本做不了發行。

大眾是新加坡公司,現在真的只剩下中資的三商中。不過,傳統出版業還有沒有出路?如果沒有國家資金,三商中又能生存多久?

這段往事,塵封已久,本來應該繼續塵封下去,因為沒想過大眾書局會全線結業。大眾為我的人生增添了很多難能可貴的經歷,現在只能銘記於心。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