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有「生活工資」的基層工友,就連「二等公民」也不如

2021/2/3 — 16:09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家興】

時薪 37.5 元是甚麼概念?大抵就是在快餐店吃一個最便宜的午餐,還不包飲品。武漢肺炎肆虐,百業蕭條,公務員凍薪,「共渡時艱」聽起來理所當然?此言差矣。最低工資委員會昨日(2 日)宣佈,最低工資水平凍結為 37.5 元每小時,而換句話說,約二萬多的基層工人,特別是政府外判的保安、清潔工,於 2023 年都不能夠增薪,進一步說,是變相在 2019 至 2023 的四年間,都沒有一分錢的增長。四年又是甚麼概念,就是一屆議會任期、一屆奧運,呀,不是,這些和最低工資增長一樣,都落空了。

2011 年 5 月 1 日生效的《最低工資條例》迄今將近十年,當年水平定於 28 元每小時,十年過去,增長 9.5 元,約為 34%,而按社聯「社會領域指標」統計,香港 2011 至 2020 的累積通脹率超過 30%,變相打和。事實上,香港經濟轉差只是 2020 年的事,政府展望若然疫情緩和,2021 下半年經濟足以逐步復甦,但由於最低工資是兩年一檢,變相基層工人再一次享受不到經濟環境好轉的果實。

廣告

觀乎最低工資委員會的成員,主席為王沛詩,其本身具法律背景,另一身份是保皇黨「班長」廖長江的妻子,其餘呢,有太興集團主席陳永安、屈臣氏集團總監倪文玲,聽見這些名字,相信其離地萬丈之感,是不言自明。他們未曾嘗過拿最低工資,亦不會明白基層工友之苦,加上那位自稱 IQ160 的勞福局局長羅致光,如此強大組合,最低工資水平不減,已是偷笑。

那邊廂,近日成為熱門議題的英國,早於 2005 年開始生活工資運動,亦即因為最低工資水平不足以在某些富裕地區,例如首都倫敦生活,故提出優於最低工資的薪酬水平,這個由「公民英國」大力提倡的方案,時至今日已是成文規定。根據英國《太陽報》報導,英政府於上年年底接受調整最低薪資委員會建議,於 2021 年 4 月由 8.72 英鎊提升至 8.91 英鎊,預計受惠人數超過一百萬。

廣告

我們偉大的中聯辦、特首、甚至政商界人士諸如葉劉淑儀等,經常說到了英國的香港人,就只能成為「二等公民」,但別忘記,即使幾等公民也受當地工資法例保障,而在香港的基層工人呢?可能是在九品中正制中的下下等吧。這也很難怪陶傑先生在《城市論壇》中說,其實是否「二等公民」,純粹因為其身家財富。在香港的打工仔女,一樣可以是二等,甚至是三、四等,正如你不會說有加籍的李澤鉅先生為「二等公民」。

但可以肯定的是,勞工政策異常落後的香港,不僅未有生活工資的概念,連最低工資也多年遭到凍結之際,還憑甚麼跟別人比較呢?如此國際城市,如今只是貽笑大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