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中綫醜聞.上】前港鐵高層黃唯銘 加入俊和系任非執董 公司近年接超過 50 億港鐵工程

2012 年動工的沙中線工程,三年前被揭發出現多宗工程問題,成為近年本港最嚴重的工程醜聞。雖然調查委員會及政府專家顧問團都先後於去年及今年完成最終報告,但是否代表事件已劃上句號?

《立場》調查組「沙中線醜聞」系列,將追查事件後涉事各方的情況,記者發現當年在事件揭發後辭職的港鐵前工程總監的黃唯銘,已於去年成為亞洲聯合基建的非執董,旗下的俊和建築曾承接多項港鐵工程。港鐵就拒公開是否有要求黃唯銘避嫌不參與未來的港鐵工程。而時任港鐵行政總裁梁國權,近日亦成為領展的獨立非執董。

多次延期啟用及超支的港鐵沙中綫工程, 2018 年陸續被揭發出現多項工程問題,港鐵工程總監黃唯銘及另外 4 名高層「問責」下台。《立場新聞》發現,在離開港鐵 兩年年後,黃唯銘重去年 9 月,亞洲聯合基建(711)委任為非執行董事,董事袍金每年為 23 萬元。黃擔任建築部的香港建築項目合規顧問。

上市公司亞洲聯合基建前稱俊和,是本港老牌承建商,近年涉足房地產市場。《立場》翻查,亞洲聯合基建系內工程公司俊和,近年的工程項目招標紀錄,發現該公司曾承接多項港鐵工程,包括高鐵西九龍站的樁柱、軌道鋪設及機電工程、沙中綫的鑽石山至啟德隧道及啟德站工程等,工程合約價值近 56.5 億元。

《立場》向港鐵查詢黃唯銘在離職時,有否簽署任何協議保證他在港鐵接觸的敏感資料不會被不妥當使用,以及確保未來的投標過程公平。港鐵就回覆指,由於涉及個別人員資料,未能提供細節,會按既定的守則及程序,規管招標過程以及任何涉及利益衝突的情況。而亞洲聯合發展指黃不會參與任何項目或任何營運。

黃唯銘 2018年「辭職」 馬時亨︰政府下令辭退

曾於金門建築公司擔任營運總裁的黃唯銘,於 2011 年 11 月加入港鐵,成為沙中綫工程總經理,其後於 2014 年 10 月,正式接替因高鐵工程醜聞離任的周大滄,出任港鐵工程總監,管理當時正進行的多條鐵路項目。

不過,沙中綫紅磡站及其相關工程,於 2018 年 3 月起,陸續被揭發出現多項工程問題,如有工人擅剪鋼筋、工程紀錄不齊全及螺絲帽數量大幅增加等,最終於當年 8 月,黃唯銘及另外 4 名負責沙中線工程的港鐵高層離職。黃在提交給調查委員會的證人供詞指,自已是個人健康原因請辭。

但港鐵主席馬時亨於當年 12 月出席聆訊時卻表示,當時是特首林鄭月娥及運房局局長陳帆要求港鐵辭退涉事的港鐵高層。根據他的說法,在召開董事局會議討論此事前,本身亦是董事局成員之一的黃唯銘,已於當日凌晨遞上辭職信。

俊和發展副主席彭一邦(左四),於 2014 年代表俊和—水利聯營,就沙中線鑽石山至啟德隧道工程接受安全獎狀,在他旁邊為時任沙中線總經理黃唯銘(左三)。

去年任亞洲聯合基建非執董合規顧問   公司 CEO 曾高調反佔中

在離開港鐵後,黃唯銘一度消失於公眾視綫之外。不過,於港交所上市的亞洲聯合基建控股有限公司(0711),去年 9 月公布委任黃成為該公司非執董之一,並同時擔任該集團建築部的香港項目合規顧問。他每年會獲 23 萬元董事袍金。

亞洲聯合基建集團為本港其中一間老牌建築商俊和發展集團的母公司,現由集團人創辦人彭錦俊的兒子彭一庭擔任主席,另一兒子彭一邦則為行政總裁。彭一邦於2014年佔領運動時,高調指因不滿大學學生及教授支持及參與社會運動,去信港大及科大等,表示俊和將停止提供每年分別2萬及2.5萬元的獎學金。

根據亞洲聯合基建網站資料,該集團旗下擁有多間子公司,包括俊和建築工程有限公司。翻查資料,自 2010 年起,俊和曾多次單獨或與其他公司合作,投得港鐵工程項目。多項工程合約的總值,達到 56.5 億元。

俊和近年曾投得多項港鐵工程
年份 中標組合 工程項目 工程價值

2010 年1月 惠保 – 俊和聯營 高鐵西九龍總站樁柱(南面)工程 321,205,203元
2010年10月 西港島線堅尼地城站建造合約 112,000,000元
2011年7月 俊和 – 中國中鐵 – 昆士蘭鐵路聯營 高鐵軌道和接觸網系統工程 1,168,655,709元
2011年5月 俊和–協興聯營 觀塘線延線黃埔站及避車隧道工程 456,000,000元
2011年5月 俊和–協興聯營 南港島線(東段)黃竹坑車廠地盤平整及樁柱工程 163,000,000元
2012年10月 俊和–恆利–英國通用聯營 沙中線羅湖站及八鄉車廠軌道工程及架空電纜改善工程 105,600,001元
2013年3月 俊和–水利聯營 沙中線鑽石山至啟德隧道工程 1,067,338,000元
2013年4月 基利–俊和聯營公司 沙中線啟德站及相關隧道工程 1,422,000,000元
2013年7月 俊和建築工程 東鐵線車站月台改善及相關工程 835,600,000元

俊和工程曾被揭偷步用未檢測鋼筋

於沙中綫工程醜聞被揭發的同年,俊和負責的房協筲箕灣明華大廈重建工程,被發現有分判商偷步使用未完成檢測的鋼筋,而該批鋼筋最終未能通過測試。俊和最後要拆除及重做相關部份的工程。當時,俊和亦因地盤發生工業意外,被房委會「停賽」,暫停其投標旗下工程項目的資格。

雖然在沙中線工程中,俊和與工程醜聞主角、總承建商禮頓沒有直接合作,但俊和與禮頓聯營公司,曾中標興建港珠澳大橋旅檢大樓工程,工程總值 84.5 億元。該工程亦於 2018 年,被傳媒報道指每逢暴雨就會出現嚴重滲水及水浸情況,要採取補救措施。

俊和與禮頓聯營公司投得三跑工程

另一方面,於機場三跑工程,兩間公司組成的聯營公司,亦於 2017 年投得價值 24.35 億元的二號客運大樓擴建項目地基及底部結構工程合約。

由於多條新鐵路綫項目即將推展,《立場》就曾在港鐵出任高層多年的黃唯銘,是否在離職前與港鐵簽署協議,禁止其將商業敏感資料用於另一個工作上,向港鐵及亞洲聯合基建查詢。

不過,港鐵指因個別人員的離職安排,包括涉及機密或敏感資訊,並按合約及協議處理並經雙方同意及簽署,拒絕向《立場》提供相關詳情,僅指港鐵有既定的守則及程序,規管招標過程以及任何涉及利益衝突的情況。而亞洲聯合基建指黃作為合規顧問,會就安全與環境等方面提供合規建議,但不會參與任何項目或任何營運。

與此同時,同樣因沙中線事件離任的港鐵前行政總裁梁國權,於 3 月 1 日獲領展委任為獨立非執董,董事袍金約每年 63 萬元。

 

記者/FC

報料俾《立場》:
Telegram 應用程式:@standnewsreporting
ProtonMail:[email protected]
Signal 應用程式:9458006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