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麻地封城第一晚(立場新聞圖片,Joey 攝)

油麻地封城的第一個夜晚

由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走漏風聲,到警員終於宣示,「四點後就唔畀走。」中間隔了差不多 20 個小時。

政府全日都沒有解釋過半句,任憑市民和傳媒猜度。從全日的相片和影片可見,區內擔憂者有之、離開者有之,但官員們就是不說清楚。

一直到 1 月 23 日凌晨,才讓事情自然發生。

記者到達時,大約是凌晨一時。在場的人其實已心領神會,封區是勢在必行,問題是如何封、何時封、封多大、封多久。

一眾傳媒早有留下報道的打算,紛紛地處理容身之處。上海街的一間藥房,今日生意特別好,都是做記者的生意。老闆娘笑言,自己完全不知道所在位置會否被封鎖,還說如果明天可以的話,希望能繼續做大家生意。

這可能是她售出最多紙底褲的一天。

到大約 3 時,檢測承辦商開始搭起帳篷,一架架檢測車亦魚貫而入,在廟街及上海街,密密的都是檢測站,檢測物資和電腦等也全面進場。

大約 3 時半,警員開始「圍城」,最先見到的是甘肅街,有警員向記者說,出了去,便不可以再回來,亦有警員叫大家快點出去。

油麻地封城首晚 — 警員在不同大廈門口守住。(立場新聞圖片, Joey 攝)

但當大家追問詳情,警員便說自己不清楚,要由民政署的職員解釋。但到民政署職員過來「解釋」時,卻又只是重覆警員剛才的話,總之,若留下便要檢疫,檢疫後才能走。

那檢測陰性後是否能走?檢疫的話要多久?可以在封鎖區內走動嗎?

那位民政署職員,一概說不知道。就連問他,你是不是援引 599J 去封區?他也不知道,你去問食衞局吧。

油麻地封城首晚 — 警員在不同大廈門口守住。(立場新聞圖片, Joey 攝)

然後,終於到四時。政府亦終於發公告。油麻地社區封區。穿起全套保護衣的警員,便像牧羊犬趕羊般,著記者回自己的住處。

與此同時,警員拿出一個活動柵欄,取代橙帶圍封出入口。

更有圍城的模樣。

被警員驅趕的過程中,發現了一家仍營業的便利店。就像沙漠中發現綠洲一樣,幾十個記者蜂湧進去,採購食品和食水。店員是一個矮矮中年婦人和一個染金髮的年輕人,他們說,被通知要離開時已是 3 時 50 分,都走不了了。而且老闆也沒有指示。

他們倒沒有不忿。只是有點無奈,但仍樂天地笑,叫大家可以幫襯買吃的。問他們,那你怎樣走?他們也只是一副「唔知呀」的樣子,「都無人嚟接更」、「我哋唔會閂門架」。

擾攘一輪後,記者才分批回住處。寫稿、過相、和試試還能拍到甚麼。

然後,日已破曉。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