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改會倡擴大性罪行查核 團體:刺青式刑罰礙更生 倡增洗底機制

立法規管涉及偷拍的性罪行討論多年,保安局上周向立法會提交公眾諮詢報告,當局最終建議「窺淫」及「未經同意下拍攝裙底」罪最高可監禁 5 年,並擬在立法年度下半年提交條例草案。不過有輔導性侵者的機構批評,新罪行是「有懲無教」,未有做好公眾教育。對於法改會提倡擴展性罪行查核機制,考慮披露「已失時效的定罪紀錄」,團體質疑做法有如是對較輕微性罪行人士進行「刺青式終身刑罰」,將會妨礙他們更生。

曾偷拍求助人事後自責、絕望

向性侵者提供輔導服務的「明愛朗天計劃」督導主任江寶祥指近年偷拍問題轉趨嚴重,「明愛朗天計劃」近一半的求助人亦是涉及曾偷拍他人,大多求助人認為自己有病,事後無滿足感,只有自責、偷拍後對生活絕望的感受,有人更因此想了結自己生命。他在會上播放阿 B(化名)的錄音,阿 B 是一名 30 歲的男士,他曾偷拍數年,從無向他人透露,直到一次被捕後主動到機構尋求協助,希望制止行為。

阿 B 在錄音中表示,現在回想認為自己經常瀏覽偷拍網頁,誤以為偷拍「無咩大不了,好多人做梗」,加上當時工作壓力大,事後他感到很內疚,認為自己侵犯了女性的私癮。他希望接受更多這方面的教育,了解偷拍成癮的原因和相關刑罰。

「明愛朗天計劃」社工彭鳳怡認為除了立法規管偷拍外,政府應從根源著手,加強社區預防教育,讓市民了解偷拍本質屬性侵犯,明確指出偷拍的後果。同時政府的輔導和自新措施應以非標籤化、具鼓勵性為目標,不應「有懲無教」,以致出現加重刑罰,但無人意識到嚴重性的情況。

批法改會提披露「已失時效的性定罪紀錄」如「刺青式終身刑罰」

法改會正就《性罪行檢討中的判刑及相關事項》展開為期三個月的諮詢,文件建議政府應將現時自願性的性罪行定罪紀錄查核機制的範圍擴展至涵蓋現有僱員、自僱人士及志願工作者,並考慮機制會否披露「已失時效的定罪紀錄」。

江寶祥批評,如果將性罪行查核機制擴展至已失效的定罪紀錄,將會對犯較輕微性罪行的人士進行「刺青式終身刑罰」,又指做法對自新、更生有阻礙。他認為查核機制應加入「洗底計劃」,針對性罪行嚴重程度分流到不同機制。

被問到加設「洗底計劃」,會否與性罪行查核機制原意,保障兒童和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相違。彭鳳儀認為,從心理學上而言,若有人初犯就被「釘死」,何來鼓勵之用,又指政策最矛盾是,性罪犯在獄中有鼓勵自新措施,但出獄後則無。她認為,要按人士犯性罪行的次數、意識,而判斷是否放在機制內。

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偷拍「免責辯護」含糊

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總幹事王秀容則認為,當局擬推行的偷拍罪行刑罰足夠反映事件的嚴重性,她支持相關法例立法,以更新 50 年無修改的《性罪行條例》。但她指,當局現時就偷拍「法定免責辯護」說法含糊,不知涉及哪些行業,又指新法例無制訂關於「要脅發放影像」的罪行是有遺漏,現時僅以刑事恐嚇、勒索起訴相關行為非有效做法。

王秀容指,偷拍對女性的傷害是持續,因為相關偷拍相片影片在網上流傳難以刪除,難以相像有多少人瀏覽。她播放一段女生的錄音,女生被朋友強暴時亦被偷拍影片。女生形容,對手持有影片「好似揸住我條命咁」、「偷拍摧毀我的人生、傷害是無止境」。又指,過程被對方限制,不敢反抗、「做唔啱佢心水的事」。她認為如果被偷拍的影片在網上被多人傳閱,「同當街圍觀我被強姦有咩分別」,她事後患上創傷後遺症。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