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洪水來時,為什麼要在堤壩留個缺口呢?

2020/1/29 — 15:37

圖片素材來源:作者製表

圖片素材來源:作者製表

政府終於肯聽從民間意見,昨天宣布一系列減少大陸來客人數的措施。然而,盡管大家都已經再三說明防疫的目的是防止所有可能攜帶新型冠狀病毒者來港,而基於於辨認困難,最好的方法是禁止所有不必須來港的大陸來客,從昨天的問答聽來,林鄭女士似乎仍然摸不清楚封關概念,以為古代城市晚上的閉關鎖門,連香港人都會回不到來的型式才算是封關。

因此,政府仍舊在拖延誤事,沒有接受傳染病學者及公眾的再三催促,未能為香港設立全面防疫措施。不少人已經指出,以過往來港人客的性質分析,容許“商務人員”出入,只可能減少七成來客。這還沒有考慮到許多自由行客一早已簽了比較長期的來港証,根本不會受現時停止簽發自由行的措施限制。

沙士時全中國 5328 名病人患病。直至昨今晨新型肺炎確診的已經近六千多人。

廣告

沙士時,香港的病例人數在增長期內是 4.6 日多一倍。港大的團隊在前天的記者會上表示他們估計新病毒患者人數會是 6.2 日增加一倍。英國 Lancaster 大學估計是 2.3 至 4.1 日多一倍。我今天計算了廣東省、上海、和重慶的走勢,確症人數目前都是每三天升一倍。趨勢不變的話,三星期至一個月內僅廣東就會有萬名病人。北京則非常奇怪,居然沒有更新昨天的數字。

唯一好消息是上海這幾天都很認真,將確症患者分為來自或及去過武漢的、和接觸者。但很可惜,其他城省都沒有這種透明度,使人難以排除小規模社區傳染或許已經出現。

廣告

看上海這三天的數字,表面數字令人比較安心,因為上升的人數主要是來自武漢或去過武漢的。確症患者中,來自或及去過武漢的人相對於接觸而得病的比例是三。換言之,因接觸而患病的人相當少。

風險是否沒有想像的那麼高?港大估計新型病毒的基本繁殖率為 2.13,即一名患者可以傳染 2.13 人。比沙士或 1918 年全球施虐的感冒低。上海目前遠為更低的接觸者確診症人數最可能是因為很多接觸者仍在潛伏期內,遲些才會轉為確症。而且上海目前是定點隔離了近一萬名來自或去過湖北的人。這種減少接觸機會的隔離措施未必每一個城鄉都能做到。全國的實際情況恐怕就沒有那麼好,會接近港大的估計或更糟糕。

根據武漢的官方公布,在封城前,已經有 500 萬人外出。以往,約三、四成人會去湖北之外的省市或海外。也就是說,目前有約 150-200 萬武漢人已經散布在湖北之外。無人知道其中有多少攜帶病毒者,其中有多少隱形傳染者,或隱形傳染者的傳染能力可以維持多久。但昨天日本和德國的本土患者都似乎是因為接觸了隱形傳染者而得病的。

春節過後,每年都會出現數以百萬的民工人潮移民去工作城市。擠迫的交通工具上,很容易出現超級傳染事件。大陸地區延長假期會減低這風險,但是否可以杜絕?不幸的話,又會出現第二波的疫情。

如果香港繼續容許病例輸入,則情況肯定會慘烈過 2003 沙士年代。香港肯定無資源或能力應付疫情。如果政府基於面子,怎樣也不肯全面對大陸居民封關,那麼唯一剩下的方法是:凡大陸來客都要隔離十四天。有病就遣返原地。

這會比大陸各地隔離湖北人的政策更嚴厲,但是在未能排除其他省地已經出現社區傳染、又有隱形傳染者存在的情形下,這是最安全的做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