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銘

陳思銘

九歲負笈英國,十四年後畢業歸來,創辦英識教育;如今身在港,心也在港,但思想始終停留在彼邦。 www.facebook.com/ukchitchat

2021/1/25 - 18:36

海外教育 PP 大革命

資料圖片,來源:Chris Montgomery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Chris Montgomery @ Unsplash

病毒瘟疫陷入高峰,各種流言四起,A Level 和 IB 今年還考不考?奉勸各位同學,不要以群族的流言為準,要等正式公佈。

因為即使取消考試,對方也不會這樣早告訴你,因為你會舒一口氣,不必再用功溫習,而只 depend on 學校班主任的 predicted grades (今時今日叫 TAG / CAG)。大學極不情願將 predicted grades 當做正式的成績,因為大學知道會有不少學生可以憑印象分或學校懂得 game the system 而提高 predicted grades。

去年嘗試過一次,引起教育界關注,質疑會不會取錄的學生三年後畢業,投入社會的專業能力比往年低。

廣告

因此千萬不要寄以僥倖心理,以為英國肺炎死十萬人、每日確診過三萬,會為大家換來「好嘢,終於唔使考試 lu」的喜悅 — no 而是與老師關係好、predicted grades 高而側側膊入到大學。相信冇咁容易。

雖然英國報讀大學聯招系統 UCAS 死線由本月 15 號推後到 29 號,但已經有數百學生報讀大學預備班作後備選擇,27 樓全新四千尺中心連續數星期爆滿。

英國各大學和教育界人士預測,英國在疫情之後,職場結構也會出現 PP 式的改變效應。PP 就是 post-pandemic 的求職新市場。

連續幾十月來,跟據統計,英國各大行業有四成工作職位已經不必返工,而可以由 WFH、亦即在家連線工作所取代。

瘟疫時間拖得越長,WFH 的習慣越容易根深蒂固。

在瘟疫導致 lockdown 的頭半年,許多上班一族無法適應在家鎖閉的孤獨。但是在面對 laptop 螢幕、與同事或同學交流日久,就發現寫字枱上那副 laptop 已經融入腦部,以及成為兩手肢體相連的一部份。每日九點鐘,十隻手指不碰一碰鍵盤,右手食指不掂一掂 mouse,身體開始發癢,渾身不自在。

曾幾何時,清醒起床,你的雙手只想觸摸一具身旁異性或同性玲瓏浮凸的溫暖身體。但這種慾望開始退化,而轉變為對 keyboard 和 screen 的一股心癮。

英國各界專業都爆發了「去辦公室化大革命」:律師、會計師、建築、土木工程,凡與則或圖樣文字有關的,都不必上班。視像會議代替 conference room,恐怕會是未來十年長久趨勢。寫字樓紛紛退租,掀連城市的商用大廈,出租和購買價格下降。

這種前景無疑很可怕。

但有意持 BNO 移民送子女去英國上學,或明年報讀英國的大學則不防選科由 PP 角度設想。

瘟疫造成醫療器材用品的大暢銷。中國今年經濟增長百分之二,唯一頂住中國整造出口的就是口罩,和與檢疫有關的醫療器材。這類產品,中國出口增加了五成。因此明年之後,報讀大學的熱門學科,除了 IT,如果想多一點實際的人際交流,對抗 WFH,熱門學科將會是烹飪、精神科、心理治療系、護理系、以及藥劑師。

這些學系畢業後的工作,一定不能封鎖在家,會面對面即見到一張張有血有肉但可能戴上口罩的面孔。因為與人類有 touchable 的交流,這幾個學科,將會特別珍貴。至於起薪幾多,不必太過計較。

形勢逼人,影響比較負面的學科將會是 philosophy、comparative literature、cultural studies 那類,由於全屬清談,只可以 online 群組取暖。比起有一個火爐、兩張真皮沙發,圍坐開一個讀書會,現在僅存 Zoom online 討論蘇格拉底和康德,不如交換 Deliveroo 今晚叫什麼食物。

世界進入新階段,未來的人類會退化成什麼樣子,無人可以預料。將來女生找老公的首選,不會再是律師和銀行精算師,我相信會是男護士和一個將按摩和翻身鬆筋骨兼換床單效率在一分鐘內完成的物理治療師。

 

原刊於 Britannia Stud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