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消失的香港個性

2020/9/13 — 15:57

Ghost in the Shell 劇照

Ghost in the Shell 劇照

【文:local9up】

也斯嘅名言「香港的故事:為什麼這麼難說?」

其實香港實在有太多嘅面向,係一個複雜嘅故事,無論點拼湊香港事物,都好難可以寫到一個實實在在嘅完整香港。因為香港既有曾經傳奇嘅明將紅豆軍艦壽司,又有一餐幾千蚊嘅Omakase;香港既有傳統中國廟宇鄉村建築,又有殖民地時期典雅莊嚴哥德式建築教堂;香港既有中環文青打卡塗鴉牆,又有周街都係渠王免棚通渠塗鴉(原本仲有曾灶財墨寶);香港既有同時用文言、書面語、口語寫成嘅三及第廣東歌,又有LMF同MLA嘅樂隊;香港人既有著波boot去踢波,又有只係著白飯魚到足球場嘅人;香港既有中環價值,又有營營役役搵兩餐嘅打工仔。香港嘅混雜與複雜性,就已經暗示香港並唔係咁易理解,同時反映出香港嘅活力一面,香港好難一概而論。

廣告

而香港其中一個形象就係霓虹燈嘅Cyberpunk美學。Cyberpunk係指「High tech, low life」,都市人生活喺高科技下失去人性,表面上光鮮,但實質無任何生活質素可言,城市充滿孤獨感同人與人之間疏離感。好多電影都利用Cyberpunk 表達未來都市感覺。當中霓虹燈招牌就一直都係Cyberpunk 標誌性元素,係外國人對科幻、反烏托邦都市嘅想象象徵,所以好多外國作品都會見到有香港霓虹燈影子。

屍殺半島 Peninsula 劇照

屍殺半島 Peninsula 劇照

廣告

近排《屍殺半島》上映,有係香港取景,亦有為咗香港霓虹燈而搭嘅景(係因為香港霓虹燈已經無晒?)。《屍殺半島》係套末日電影,而導演為咗配合電影調子,就選擇將香港描繪成一個充滿罪行同黑暗嘅地方,利用幽暗街道、淺窄嘅巷弄、頹廢嘅舊建築物,再配以刻意搭建嘅霓虹燈招牌場景,塑造出一個糜爛反烏托邦都市。《屍殺半島》利用香港霓虹燈襯托出電影氣氛係一例子,而《Blade Runner》同《攻殼機動隊》都係受到香港特殊嘅街景影響嘅作品。

所以可以肯定嘅係,提起香港一定有人會諗起以前香港狹窄嘅街道掛滿霓虹燈招牌景象,係香港獨有嘅視覺美學。先前就有日本人將80、90年代唔同嘅霓虹燈合成一系列嘅相,造成香港街道佈滿密密麻麻嘅霓虹燈,一度成為網絡熱話。合成相嘅街景同依家嘅香港街道形成強烈對比。因為係政府嘅招牌清拆令下,昔日既繁華街景開始變得冷清,唔再有滿佈霓虹燈,就算被譽為香港霓虹燈招牌之王嘅佐敦翠華招牌,近排都被拆。其實香港街道一早已經無聲無息地拆去一個個嘅招牌,街道變得平平無奇了,令外國驚奇嘅事物逐漸消失。

危險嘅霓虹燈招牌當然要拆,不過依家政府嘅招牌清拆令會唔會有啲過份嚴苛?其實喺規管嘅同時可唔可以諗埋香港嘅獨特性?

曾經特區政府一度大力宣傳香港為「活力之都」,但一直做咗相反嘅事。依家街道得返疏疏落落嘅招牌,只有冷清,何來活力?政府將所有野規管單一化,反而失去咗文首開頭所講個種複雜多元,潛藏活力嘅感覺。真正要表達出香港個性、香港文化,絕對唔係由上而下,反而係由下而上、係經過歲月而逐漸發展出嚟嘅,先係真正能夠代表到香港。特區政府應該放鬆對香港公共空間嘅過份規管,先可以令民間百花齊放,重視混雜多元,依個亦係香港舊日文化成功嘅地方。如果唔係香港最終只會成為一個沒有歷史,沒有情感,沒有回憶,只有格式化單一格局嘅大型商場城市,再唔會吸引到世界各國嘅人欣賞香港。

(作者簡介:係Facebook 開設Local_9up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