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涉藏武器被判入更生中心 15歲男上訴 代表資深大律師批裁判官分不清是爛遮還是改裝雨傘

2020/5/5 — 15:35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15 歲男童被指去年 9 月 21 日在屯門西鐵站攜有改裝雨傘、行山杖及雷射筆等物品,原被控「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及「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兩罪,惟裁判官在裁決前引用《裁判官條例》,將首項控罪「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罪」,改為「有意圖管有攻擊性武器罪」,並裁定男童兩罪罪成,判入更生中心。男童不服定罪,今日向高等法院提出上訴,他的代表資深大律師彭耀鴻批評原審裁判官推論邏輯「錯哂」,末本倒置地推論他攜帶保護裝備遊行一定是想犯法;管有涉案物品必然是用作傷人,又指原審裁判官在裁決前突然修改控罪對他不公。法官潘敏琦法官聽罷雙方陳詞後,表示需時裁決,將擇日頒布書面判詞。

資深大律師彭耀鴻代表男童(下稱「上訴人」)提出上訴,指出原審裁判官蘇惠德在達至裁決結果的過程中,出現原則性的錯誤,包括未有行使酌情權、在審訊完結後、裁決前引用《裁判官條例》修改控罪、本末倒置地推論上訴人管有涉案物品意圖傷人,及沒有將疑點利益歸於被告。

彭大狀指出,原審裁判官推論「如果上訴人一心以和平方式表達訴求,就唔會帶保護裝備」,故裁定上訴人有意圖管有涉案物品傷人且認定有關推論是不可抗拒,彭批評「邏輯錯哂」。彭大狀以 721 元朗站襲擊事件為例,指出事件或會令人為了保護自己而多帶保護裝備,不代表要用有關裝備傷人,而且控方並無仼何證據印證上訴人當時有使用鐳射筆。案中又無仼何證據顯示上訴人有仼何舉動或抗拒被搜查等;彭耀鴻續指,鐳射筆本身並非攻擊性武器,又難以傷害他人,必須定點於一定距離內照射對方瞳孔才能傷人,「一件嘢唔適合做攻擊性武器,你又點推論佢管有呢件嘢係為咗傷人?」,批評「咁不如告哂佢所有嘢啦」,認為裁判官邏輯出錯。彭指,鐳射筆用途很多,可以用來指出位置,甚至用來表達訴求,例如示威者於去年8月在太空館外就以雷射筆「集體觀星」表達訴求。

廣告

此外,彭大狀又指,原審裁判官沒有考慮涉案的雨傘及行山仗是經改裝還是爛掉,反指因為「無人會拎住爛遮出去,所以攞得出去就係改裝」,批評裁判官本末倒置。彭大狀稱裁判官沒有考慮上訴人的家庭背景等,「一個後生仔家景唔充裕,用得咪用住先」,上訴人亦可以出於環保理由及不同而重用或攜帶爛了的雨傘及行山仗,強調疑點利益歸於被告。

對於原審裁判官在裁決前突然引用《裁判官條例》,將首項控罪「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罪」,改為「有意圖管有攻擊性武器罪」,彭大狀指,上訴人自被起訴後一直不獲保釋,卻在將要得到判決時被告知要「重新再嚟」,認為對上訴人不公。而根據案例,相關的《裁判官條例》並非賦有權力的條例,而且裁判官不能夠將控罪修改至與原有控罪完全不一樣。法官潘敏琦卻指出,裁判官宣佈修改控罪後,曾經短暫擱置案件讓辯方索取指示,而當時辯方表示不會傳召新證人等,未有向裁判法院要求重審(Trial De Novo)。潘官認為,如果辯方認為裁判官修改控罪對上訴人不公,應在當時便有所行動,即使要求重審不果,亦能作為法庭紀錄,彭大狀承認當時辯方沒有要求重審。

廣告

彭大狀又指出,案發時上訴人不足16歲,警方在截查上訴人時未有向其警誡便問話,當時亦無家人在場,對上訴人不公平,惟原審裁判官接納上訴人在問話中讀出的答案作為招認,彭大狀認為裁判官應行使酌情權。

控方代表高級檢控官張卓勤則反駁指,「一個聲稱參與和平示威的人,但帶哂保護裝備」屬於自相矛盾,必然是預計有暴力或不法行為出現,認為警方會採取行動,才會帶裝備自衞。張又指,不爭的事實是,上訴人將涉案行山仗藏於雨傘內,認為上訴人辯稱因環保等理由將兩者放在一齊,好「匪夷所思」。張續指,如果裁判官信納上訴人有意圖利用雨傘及行山仗傷人,也會同時支持他是有意圖管有鐳射筆,因為案件是整體來看。

案件編號:HCMA 13/202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