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教山配水庫遭拆 建築師製作 3D 動畫:基建設施都可以美麗

超過百年歷史的深水埗主教山配水庫遭清拆,意外呈現一處建築遺跡。香港罕見的「羅馬式結構」吸引市民到場攝影,近日更有人創作 3D 動畫及 360 度全景圖,讓我們一窺內部神秘的真面目。

「有啲人會覺得我哋 overreact,(覺得主教山配水庫)可能只係一個普通基建,覺得基建係好悲情、冇 beauty 係入面,但 infrastructure 係可以有 beauty」。主教山配水庫無聲地埋在地下長達一個世紀之久,上月意外遭發現,OOA 東西建築創辦人 Kenrick 及 Magic 認為正是一個機會,讓市民思考如何保護、創新及活化遺產。

兩人希望 3D 動畫和全景圖,能引發理性討論及評估,「不論要保育、活化、還是原封不動,都希望讓大家有一個思考空間」。

他們說,平時日光難以照射遠離洞口的深處,其製作的 3D 動畫模擬配水庫有水影反射、照明後的狀態,呈現潛在桶形拱頂和半圓拱的建築美。加上現時市民不能隨意進入觀賞,動畫及全景圖剛好給他們用另一種感受,猶如置身現場。

亞洲罕有的配水庫

Kenrick 及 Magic 沒有親身到場考察,只靠網上相片、航拍相片、圖則等資料,幸好結構簡單,半天的資料搜集、一天半的製作,他們便設計了一系列動畫。

主教山配水庫獨特的建築結構,不僅在香港,在亞洲也是罕有,「在超過一百年歷史以上的類似古蹟中,(這建築結構)也可能是絕無僅有」。兩人認為配水庫是港式英國殖民地的建築的代表之一,更特別的是「揉合中西」——西方希臘及羅馬建築特色、柱子取材香港出產的花崗岩,弧拱以紅磚砌成,桶形拱頂的天花樓板則以早期混凝土支撐。

完全沒有鋼筋的建築物,承受百多年的摧殘還是完好無缺,Magic 笑說配水庫建好之際,清朝仍未滅亡 ,「係非常神奇,力學結構係 work,好值得保留」。若要尋找拱形建築,就追溯到遠古時期,Kenrick 慶幸主教山配水庫在地底「沉睡」,沒有被時代洪流淹蓋,「想像佢喺銅鑼灣,可能 30 年前已經起咗高樓大廈」。

主教山配水庫在結構和空間美學上均出色,幾乎讓人忘記它本身是基礎設施。作為港英初期的大型水利工程,配水庫當時為九龍半島的居民提供食水,「喺建築角度和歷史,都是十分重要」。當時的九龍半島仍是農田,如今成為繁榮都市,主教山配水庫細訴著這個城市的變遷。

文物保育專員誤將文物當水缸, Kenrick 及 Magic 推測文物辦「睇漏眼」。他指水務署大部分都是工程師,在文件形容配水庫時,或用以「Service Reservoir」、「Cistern」等字眼,「一睇字眼,先入為主以為係一個普通水缸,第二個問題係好難入去睇,可以理解溝通過程係有疏忽。」

如何保育才是最好,Kenrick 認為沒有一個標準答案,「香港有好多 potential (文物),今次成功與否,都係一個好好嘅 reference,做得好將來係一個 methodology(方法),apply 係未來可能預見事件或建築上。」

深水埗主教山配水庫

建築設計師:如變咖啡店好可惜

另一個為配水庫製作 3D 模型的是建築設計師 Mono,他在英國讀書時,其中一個研究為如何重用配水庫。上月主教山配水庫的出現,讓他不再紙上談兵,而是真正製作一個 3D 模型,讓自己和大眾發掘更多它的奧秘,更引起不少網民轉發。

製作 3D 模型後,Mono 認真地為配水庫的未來打算。他認為香港的保育文化仍有進步空間,「睇外國舊建築物,就算上百年,復修完都會外表穩固,唔會好似香港咁,髹層油上去了事」。以香港的「往績」來說,Mono 認為在不影響建築物的外觀下,簡單維修、鞏固結構已經足夠「打卡」,最多加一條樓梯讓人步行。對香港而言,是比較可行的做法。

其實他還有更多幻想。他幻想這個配水庫是口述歷史博物館、聲音圖書館,「同聲音有關,(配水庫)有回音,咁樣嘅環境,變咗強化、推廣一個本身配水庫嘅用途」。在 Mono 眼中,它也可是一間畫廊,讓藝術家工作、展覽,參觀的人亦可欣賞配水庫的原貌。

但無論如何,他都不希望配水庫成為消費埸所,「變成酒店、餐廳、coffee shop 好可惜,(咁樣)一定要消費先可以入,可唔可以 open to public?」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