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深水埗文青的意義

2020/9/26 — 23:28

作者提供圖片,地點是大角嘴

作者提供圖片,地點是大角嘴

深水涉大南街變成文青集散地,有人號稱“Sham Shui Po is the new Brooklyn”,被連登仔鬧到飛起。我沒有去過新的大南街,更沒有去過 Brooklyn,但也在想,文青是否有罪。

想起一個學生的故事,話說年輕人總會無啦啦在街上被警察搜身,警察在他袋中搜出一本梵谷傳記,連隨問:「點解你會睇呢啲書籍」,少年答:「阿蛇我讀藝術的……」,警察竟然連隨放行,我們都笑說梵谷竟變成護身符。香港人未必個個都對文化藝術感興趣,但總會有點點的預設,覺得有文化識藝術就是讀書人,文青有一點光環,人人都想要。

文青族群由來已久,追求知識、響往藝術文化、關心社會,本來就是好事。文青被討厭,是因為純粹的消費和造作,Instagram 拿著咖啡、捧著書本打卡等行為讓人煩厭。文青扮作有文化,問題是因為「扮」。

廣告

但我們成長中總會經歷過這種階段,記得有個中學同學,一開始介紹自己說音樂愛好很「另類」,我問即是什麼?他還把面孔抬高一格才說:「Luna Sea」(當時心諗:「我唓!」)。我想人人也想自己跟別人不同,總會希望自己比別人知道更多、更識嘢。

借用佛經的一個說法「先以欲鉤牽,後令入佛智」(《維摩詰所說經》),意思是人人都有欲望,由物質上的追求轉變成精神上的追求,慾望可以是其中一個切入點。以現代的語言說,如果一開始只是想自己比別人另類,繼而發掘更多知識,由「扮」變成「真」,我覺得何樂而不為。

廣告

先不要對文青太 harsh。可能真的會有人一開始為了有型而買多幾本書,睇睇吓變專家也不出奇,這種年輕人我見過,我真的見過。

文青也要問自己的是:打咭消費等例行動作完成之後,what’s next then?要另類的話,就應該真正地徹底地另類,讓自己透過知識的遞增而擁抱另一種生存價值。單是停留在消費和 Instagram 之上,應該不會甘心吧?

隨便 Google「文藝青年」,找到郭沫若這樣說:「應該克服自己舊有的個人主義,而來參加集體的社會運動。」冇錯,本來追求另類生活就不是為了打卡,而是為了推動社會。近年社會氣氛狂亂,文化藝術哲學普及卻越來越受重視,這類型的書都大賣。我估計香港人在裹足不前的時候,還在想辦法思考未來的可能,越來越多人認真讀書。要做真正的文青,還只是停留在「扮」的階段,大家都識諗。

至於深水埗士紳化、租金會升,那不完全跟文青有關,而是香港沒有租金管制。無論有沒有文青,租金還是會繼續升,這樣下去,香港還是會走了樣。這問題,無論文青不文青,我們都要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