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深水埗草民烈傳 二 】小小騰雞抗爭者英姐之二

2020/10/10 — 10:00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房協把街坊全部驅逐後,便開始謀劃和發展商建豪宅。英姐為留住熟客,便忍住肉痛拎一筆錢出來租個舖位,名[英記小食],主要做小食,有時也兼賣菜。店就開正在以前自己檔口旁邊,換言之,她就成了重建地盤的「周邊社群」。

英姐小食檔,當年在興華街是很多師奶和老友記心頭好,送了子女上學或買餸番屋企,倦了經過可以買點小食,有時還買到新鮮蔬菜,又可以同英姐吹兩句水,交流一下教仔和煮飯心得。旁邊重建地盤工友,下午茶三點三,也必定來光顧英姐。英姐會持續在店面掛橫額表示對房協不滿,又在義工協助下,把她的撚手小食全部改了抗爭性的名字,去向不同的客人介紹重建對不同街坊造成的問題。

英姐記得,有些街坊曾不同意,覺得她搞事,但在每日的溝通之後,有部份也能被她說服,了解情況後改變看法,尤其是,在重建地盤的滋擾到達一個難以忍受的點時。

廣告

英姐把她的生意變成英記小食後,她同時也變成了監察重建地盤的一個活生生的閉路電視,同時也是地盤必然的噪音和污染的第一個受害者。

在英姐與重建地盤之間有條巷,這條巷是公家的,但重建地盤經常會過界,並在她旁邊燒焊。曾有數次,工人燒焊的火屎把她的菜燒燶了不能賣。不過,別以為這樣她就與地盤工友交惡。實質上,她每天賣三點三給工友,也聽到他們談到好多地盤辛酸。更曾有一次,她親眼見到有工友血淋淋地出來,知道是工傷,但判頭不上報工傷,只叫的士把工友送院。無他,因為一工傷,就有人來巡查,一巡查,整個地盤就要停工。為了趕進度,公司不會報工傷,這個工友啞仔吃黃蓮,英姐也不懂,只覺得好陰公。辛苦人心疼辛苦人,大概是這樣吧。

廣告

就此,她除了繼續不斷對房協進行煩擾行動之外,更要經常投訴地盤和監察地盤對周邊社群造成的滋擾有無違法之處。一間普通的小食店,除了做餅做粽做糕點,還要做重建監察中心和另類社區重建教育中心,實在是忙不勝忙。

間中,英姐也會搞些小活動,呼朋喚友高呼「未解決」,又成天寫信打電話給房協的職員煩到他們頭暈暈。如此這般,搞了個十年,終於,煩到房協把她本身應得的補償還給她。

之後,英姐繼續參與關注各區重建和社區發展的基層團體,去將抗爭知識傳遞給其他人。可惜,近年因為要幫女兒湊孫,搬了去好遠,路途遙遠年紀又大,已經無法常常出來開會或行動。不過,如果有不用真身出現的工作,她還是能積極參與的。

《深水埗草民烈傳》小史女自序

深水埗出名三山五嶽,龍蛇混雜,不過,自古抵抗者除了落草為寇外,還有很多日常生活的頑鬥。許多草民日日在街頭為基本生存而掙扎,除了基本勞動賺取生活外,還不時要與那些大大小小的官僚、地產纏鬥。一桌一椅一盆裁,為何得以座落在它現在的位置; 一檔一舖一住家,為何在現時的地址,好多都有段故,而且不是自自然然的故,而是要抗爭要頑鬥的故。

這些草民未必大仁大義,未必出口成文,甚至連鬥爭的方式可能不是一講就所有人都認同,但相似的是,他們人人都刺了「不服氣」三隻字在額頭。只要獲得恰當的幫助,又或無須幫助,便可以為自己相信的權利而鬥爭。

民女居於深水埗十八載,眼見不少這樣的故事。現深感年華老去,該把公共的記憶回放給社會大眾,故有此系列。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