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深水蟻民青】街童精神(五)找到自己的真相 /破除歧見

2021/3/17 — 11:27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文:李維怡|原圖:《雄仔叔叔故事集》】

那麼在現實觀察中,如何讓想像力「飛起來」?雄仔叔叔在《飛行》中未有講太多,不過,在故事集其他篇章裡,在那些深水埗街頭巷尾的故事裡,我們還是能找到一些蛛絲螞跡,而我相信,雄仔叔叔也是希望我們能找到這些絲和跡的。

我能找到的絲和跡,是有關「破除基於恐懼生出來的偏見」,而重新找到人與人之間共存的契機。有兩篇故事,都談到小主角對於「老女人」的恐懼,在《草婆》和《皺紋》裡,對她們最初印象好像是老巫婆,或她們身處的地方有點像黑黑的邪惡洞穴似的。總之見到那些皺紋他就感覺「老人臉上和手上的皺紋正是死亡的圖譜…怕那些觸摸,好像讓死亡黏附著。」

廣告

《草婆》裡的草婆,有一間山草藥店,位於「北河街街市,福榮街跟福華街中間那一段」。這故事是舊區常見的「主婦託孤」,即媽媽或嫲嫲有些事不能帶著小孩,暫時把孩子託放在某相熟店舖中。初時小主角很害怕,大哭起來,但草婆卻請他吃糖逗他,結果草婆發現自己與孩子原來有共同愛好,就是儲存漂亮的糖果紙!於是用糖果紙來逗他,更發出一個非常孩子氣的對話:「嗱,給你玩,但不能都拿走,玩完選三……五張啦。」是初時不捨得,不想送那麼多,結果還是放寬,送五張來逗孩子一笑。

《皺紋》中的四樓婆婆,本是個陌生人,不知為何,可能很孤獨,便總在街上逗小主角玩。初時小主角害怕,慢慢互相探索,直至四樓婆婆請他吃花生,他不小心弄了一地又碰巧讓媽媽見到以為他無禮貌罵了他一頓。孩子在街上忽被父母因怕被說無家教而數落,通常都很難有回咀之力。但此時四樓婆婆卻「攬」他,真正是一把將他攬入懷裡,讓他感到了溫暖。終於因為給予探索和改變想法的機會,在街上,偏見還是有被破除的可能。破除定見,自然想像力也會少了枷鎖,可以「飛起來」了吧?

廣告

至於其他的蛛絲螞跡,就請讀者諸君用你們飛起來的方法,各自搜尋吧,我作為一個努力的讀者,暫時停住了……

( 街童精神系列完)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