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深水蟻民青】#03 街童精神(二)be water

2020/12/2 — 12:24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李維怡】

頑童歷險記式的故事中,較有想法的作者,都會跟你談兩件事:如何透過置身其中去探索世界,以及,因而要學習如何面對恐懼。雄仔叔叔的街童故事中,有一個疑幻似真的恐懼對象,就是「街頭惡霸」阿達:「我們都怕他,新年不新年也沒分別」。在 2015 年出版的《雄仔叔叔故事集》中,有兩個故事與阿達有關,一篇是《應景》,另一篇是《飛行》。

《應景》還有一個前身,是在2012年由雄仔叔叔做顧問的《傳說我城》裡的一篇《落荒而逃的年獸》。在《落》文中,沒有提到阿達害人終害己的紙盒是個什麼,也許,當時雄仔叔叔還未想到能做出詩意並置的事件吧?在後來《應景》的版本當中,開宗明義說了,是個有關賭搏和計時炸彈的故事,無獨有偶,這兩件事都牽涉到危險和恐懼 。「害人終害己」的故事聽起來老土,但好的說故事者便能告訴你老土的故事中你未想過的部份。

廣告

故事大概是說,街上有個小惡霸,時時欺負人家,個個小孩都怕他,某個新年有人傳說他賭博贏大錢,一時高興請了某某去吃好東西看正場電影。本來無人關心阿達的幸與不幸,但有了著數卻又人人都渴望。如果成人社會沒有給予太多的壓力,孩子間的愛和恨,本來就沒有那麼多的「堅持」。於是,當阿達一出現,重頭戲就來了。「想吃好東西看正場電影食爆谷飲汽水」的幻夢,加上人多勢眾,忽然間讓大家超克了平日對阿達的恐懼,去討一個平日被欺負的「債」,於是這次的「訴求」是「阿達,請食嘢」。

然後便發生了無大台群眾示威中常見的"be water"狀態:不知誰先叫「阿達,請食嘢。」第一下,沒有人敢跟,但又大家都不想退,阿達向眾人進發,之後,又有人再叫「阿達,請食嘢」,這次有人響應,漸漸人越來越多,大家便如喊口號般,腳步也跟著節拍齊踏步,一進一退如跳探戈。然後,雄仔叔叔告訴我們,這句「阿達,請食嘢」所包含的底層慾望:「我第一次見到阿達露出驚惶之色,我們則叫得越來越大聲,腳步也越加快了。」而他對自己所屬社群的描述是「十多廿個小孩組成的驅魔辟邪的龍」 ,並且最興奮的是「不計後果賭一把」般的痛快:「沒有人想過如何收科」。

廣告

然後,雄仔叔叔在這裡放置了一個計時炸彈。據前文提示,這是孩子間流行的新年惡作劇,具體物料是用小型炮仗和拜神的香燭製作而成,用紙盒包著放於人多處,會發生小型爆炸。這故事始終是個童話罷,這場示威大家不需要思考如何收科,因為「壞人」本來準備用來「欺負」大家的「計時炸彈」,卻因「壞人」嚇親忘記丟出結果在他手上爆炸了!而大家的反應呢?是邊笑邊發足狂奔,否則任誰跑得慢被捉住痛打都不好。而這實在「應景」,因為據聞,農曆新年要燒炮仗本身就是要「嚇跑年獸」。在這裡,雄仔叔叔本著草根由下而上的精神,把反抗意識和民間傳說有機地縫合起來,翻出了新意。

《應景》裡面對恐懼的探索是人多勢眾一鼓作氣,hit and run; 不過,故事的結局其實是,「阿達」沒有消失,甚至沒受太多傷,雖罪不致死,但他還是街頭小惡霸,人人都怕他。只不過,雄仔叔叔不想在這裡再談的是,阿達這種,是「可掌握的惡」。遠遠不如世界,不如制度,因為那是,個體無法掌握的「惡」,比如「貧窮」。

那麼,萬一落單,無得人多勢眾,那面對壞人時,該怎辦好?……

(未完待續…)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