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深水蟻民青】#03 街童精神(四)飛起來…

2020/12/20 — 14:33

作者製圖,原圖:《雄仔叔叔故事集》

作者製圖,原圖:《雄仔叔叔故事集》

【文:李維怡】

《飛行》的第一句:「我識飛,當然沒有人相信。」

如果把「識飛」改成另外一些詞彙,大家會不會更耳熟能詳?

廣告

七歲的小主角做完功課落街玩,是的,不會因為街上有小惡霸,就放棄到街上玩的權利。即使害怕,也要面對,不能因害怕就只躲在安全的地方。世上的「惡」不會有一次過消除的一天,但人們必須不斷面對,不斷反叛,相信這也是雄仔的「飛一般」信念之一吧。

不過,信念還信念,害怕還害怕,尤其是,這位七歲的小主角之前自己說錯話,說要打惡霸阿達的弟弟,因此路上相逢,而且落單,極為兇險…

廣告

這時,雄仔叔叔發揮了個花生妙筆。筆峰一轉,就談到阿達。這個小惡霸的背景若何?「阿達對所有街童來說,是百分百的惡人,但卻十分愛惜他的弟弟。他經常替媽媽照顧弟弟,態度無微不至。事實是我們從未曾見過他把弟弟放下,玩遊戲、追逐奔跑,打彈子,跳飛機,他不是抱著弟弟,就是用孭帶把他揹起來。所以我說打他弟弟,根本是沒可能的事,反惹起他的怒氣 ……」

雄仔也不諱言,小孩可愛,未受成年世界太多枷鎖,但他們也不是天使,當被小主角說要打阿達不敢,便轉口說打他弟弟,這是明顯的弱者欺善怕惡 ,想欺負更弱的人,只是如今小主角也要吃到苦果了,便是被阿達追打。不過,這個街頭小惡霸的形象忽然發生了一個 90 度的轉位,他竟是一個貧窮家庭的照顧者!媽媽為何不能帶弟弟,當然是去上班啦。稍微研究過欺凌這件事的人都會明白,一個人經常對其他人釋出惡意,通常是對世界有很大的憤怒,而這位叫阿達的小孩,他的憤怒從哪兒來呢?雄仔叔叔用一個側筆提示你,其餘的,大家自己去「飛起來」啦。如果社會的欺負是一級踩一級的,那麼,在阿達和他媽媽頭上的那一級,又是些什麼人?

「愛你的敵人」、「大愛左膠」嗎?我倒認為不「膠」,只是面對「現實」,思考該從哪裡「飛起來」而已。畢竟想像力若無現實基礎去起飛,便很容易變成空想了。

在《飛行》裡,小主角被阿達追到一個點,逃入了一楝一梯兩伙的唐樓裡不斷向上跑,到實在就嚟無氣時,為了不放棄,便瘋狂拍門,一個拍得沒反應拍另一個,怎知一拍,用力過猛,連人帶門一起吊到半空中!這場景也太魔幻了吧?但這卻是現實,現實就是唐樓好多時一連兩至數個街號,一梯兩伙即是兩個街號。而拆樓時,有時會拆一半不拆一半,於是一推開就會半天吊。這時小主角企圖欺負弱小的報應來了。本來阿達作為一個孩子也嚇了一跳,救也不是不救也不是罷,只是他背上的弟弟忽然一哭,嚇得小主角鬆了手。

「我並不是立刻就飛起來的。最初想到是痛…然後想到死。再然後才覺得自己在亂劃亂撥…才發現自己不是亂劃亂撥而是學著雀鳥搧翅的模樣,而且慢慢還真的可以控制升降和方向。」

這個飛起來是先穿越恐懼,在本能的亂抓之中執起了心裡本來有見過的知識(雀鳥搧翅),然後在這個基礎上,飛起來。再一次,想像力同時需要的是,對現實的觀察 。通過「飛起來」,忘卻了恐懼,忘卻了原本「唯一的解決方式」(即逃跑或死亡),只從另外一個角度,看著深水埗,看著這地方的美……

(未完待續)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