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深水蟻民青】#3 街童精神(一)不同時空的街童…

2020/11/29 — 13:31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我這個幾乎一生人都住舊區的七十後,有無做過街童呢?答案是沒有。

我有一個百病纏身但有著頑童靈魂的母親。小時候,作為一個新移民,她完全沒有任何地方認識上的自信,又成天聽到各種有關拐帶小孩的都市傳說,故她絕不讓我自己出去玩。不過,她會介紹《湯姆歷險記》和《頑童流浪記》給我看,且電視做《湯姆歷險記》卡通時還和我一起追看,會教我如何繞過學校不合理的要求,又會講很多她小時候像湯姆一樣頑皮的故事給我聽。再加上,街上的確還有許多成群結隊到處跑的小孩,跟媽媽去店舖買東西,也的確時常見到不知哪裡來的孩子,跑入舖跑出舖。因此,「頑皮的街童」,算是有種看著旁人上演的理解。

所謂「歷險記」當然會包含大量對世界的探索,因此,聽雄仔叔叔講故事,或看他寫的故事,總會讓我想起湯姆和哈克。湯姆和哈克面對的是十九世紀的保守、清教徒社會和美國南方蓄黑奴的世界,他們如何探索世界,明白大人、法官、老師、牧師以外的「是非」,還有對孩子來說當然動人的歷險情節……這一切,當然令我這個只能留在斗室的小孩大開眼界/戒。故而,間中在街上見到聯群結隊跑來跑去的孩子,都會想像他們會不會有相似的故事呢?可惜我一直沒有機會親身知道,而雄仔叔叔的深水埗街童故事,彷彿幫我以香港的時間空間特點,填充了部份想像的泡泡。

廣告

雄仔叔叔的街童故事裡,大概都是一些較「乖」的街童,就算小惡霸阿達,也不過是一個整天背著弟弟的、身材長得較高的孩子。完全沒有出現童黨聯群結隊,專門找些看起來是弱者的人來孤立他、欺負他、精神折磨他的狀況。也沒有出現黑社會式的童黨,招人賭搏、吸毒,幫大佬作惡之類。他的朋友,即使稍後離散,也不過有的去寄宿學校,有的去了做學徒,有的跟了阿爸番大陸。也不知是雄仔叔叔故意避開,還是他生活上剛巧沒遇上,又或者,是在他小時候的深水埗,人人都窮,五毫子夠一家四口飲一餐茶,街邊「劏房」(幾條板櫈放塊木板當床再拉塊簾就當是住所)也很普遍,也沒有什麼升學壓力(讀不上書外邊大把世界撈),又沒有各種評核來評核去。無比較無傷害,小孩面對的壓力,不就是大家都窮,或者就是頑皮了遭打,但街上那麼多地方,街上有那麼多朋友,被打還是可以跑,也有人幫忙打掩護。

(未完待續…)

廣告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