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淺說環境教育(二)— 讓環教活動生活化(上)

2020/8/5 — 15:42

資料圖片,來源:Freepik

資料圖片,來源:Freepik

【文:鄧俊賢】

環境教育去到學校,如果不是以課外活動或學會活動出發,總需要跟課程聯上直接或間接的關係。於是,老師們大致都是拿著課程綱要或教案這類文件,再在網上四處張羅,找尋提供活動的機構,又或者看看活動大標題與簡介有沒有擊中大綱裡某些 keywords。

這些課程大綱固然重要,但上回提到「環教活動生活化」亦有相當的重要性,我就看看坊間常見的活動選擇中有哪些細節值得大家留心,在滿足課程所需之餘照顧到現實生活元素。因篇幅所限,我會把它們分成上下兩篇討論。

廣告

環保講座

講座算是學界裡最常有的選擇,除了服務費大多較相宜外(一般都不超過一千幾百塊)人數基本上都沒限制,週會時間在禮堂坐多少人就多少人。若然學校預算有限的話,並希望能招呼最多學生的話,算是「最抵的」不二之選。

廣告

為滿足學界需要,主辦機構 catalogue 中的環境題目都寫得清晰直接,如氣氛變化、香港環境問題、地球危機等,省卻老師的行政時間。

長度上,40 至 60 分鐘很常見。(相信也很合理。但經歷裡臨場 cut 至 20 分鐘也試過,因為校方要同時照顧祈禱、校歌與宣報等環節,唯有考急才在內容上變陣。內容變得「水過鴨背」就難免了。若負責老師能預早通知,事情會易辦得多!)

因講者難掌握學生對相關題目認識程度的多少,講座的流程一般都設定得很標準了:先為題目定義、談些典型例子與憂慮,再到一些生活行動,最後來個事實上很少題問的發問環節。(算是個大包圍式的 approach 吧?)高班的學生也許認為內容太顯淺,低班的又可能聽得一知半解。唯受制於人數與時間,程度上要將就下了。

當然,如果老師對講座有更精準期望的話(內容、方向、題目的深入程度、長短與互動方式等,尤其是通識課中需要的時事例證),建議事先跟主辦機構提出。我知道圈內有不少團體,是樂意就特定話題與學生談得深入一點的,共議一些 tailor-made 的元素往往對準學生所需!(那班級對象當然就得也 specific 一點了。)

至於現場互動,大部分情況下並不容易。(訓導組老師(們)幾乎一定在場,「無回應」幾近是 90% 會發生的。)互動不一定只於問與答及答與問,有時有些集體小 exercises 也很足夠。畢竟原有上課的壓力已不少,我自己盡量都用輕鬆點的方式進行,間中起點哄動對氣氛往往都是正面的。老師可由這些考慮向機構提出。

講座裡應該派東西給學生嗎?

雖然有些學校會有這類期望,但我敢說,環團圈裡最想避免的舉動就是派東西。(尤其是紙張,經常轉個身在垃圾桶「見番晒」!今時今日,環團濫派東西好易成為關公啊。)

可行的話,我們都盡量避免派筆記與單張一類。又或者,我們會跟老師協定改派 pdf 版本。

至於紀念品,是吸引嗎?會令學生更留心?真的嗎?今天還有這種效果?

如果講座背後不是另有贊助機構,要「有野派」的話,有些機構是會趁機把倉底裡的舊貨帶出來,順手為貨倉減輕負擔。但這些東西落到學生手上的命運會是怎樣?

文具如擦膠、間尺與磁石貼等還好,多少有點實際作用(小學生大概對這些都不抗拒,但中學生就很重視「美觀程度」);襟章、鎖匙扣等東西的實用性是很難估計的,因為印有圖案、造型等關乎品質的元素很關鍵性(土氣的設計或 logo 多命運堪虞);貼紙帶來的煩惱也不少的。(學校地板、附近的路面與同學仔們的背脊或許有會點麻煩…… )

個人認為,紀念品/禮品還是以罕為貴,數量不多而可當作發問與的答問鼓勵,間中是產生到少許正面效果的。有東西送不一定好,送不得其所而造成浪費的話,就有違環保教育的原則了。環保機構都不想誤借別人的手把不要的東西送到垃圾箱。


環保工作坊

環保圈裡,有無數的工作坊選擇近年很流行環保手工製作、廢物再造與升級回收一類。

我會說,就這類服務,不同機構之間的水平參次。

看細節就會明白,極常見問題往往是太強調手工製作而忽略了環保訊息的提醒;也有些機構真的連環保概念都未搞清楚的,為造而造就間接構成不必要的浪費。

面對林林總總的服務提供者,我建議老師在篩選時打聽多一點,如:

材料的選取與收集:很多工作坊是買新簇新的材料的,如木條、雪條棒與什麼厠紙筒,從視藝課的角度看是可以的,但要說成是升級回收就站不住腳了。

製作時使用的物料與工具:工具與器皿會因為方便而用即棄品嗎?能改用可重用的選擇嗎?涉及化學品材料的器皿如只能用一次的話,可從回收舊物中找嗎?十二蚊店沒錯有很多吸引的選擇,但即棄品是佔大多數!

剩餘物料的處理:可以不選擇倒掉與棄掉?要教育對環境的責任吧?

與場地善後的方法:盡量不要以廚房紙、厠紙或紙巾做清潔;濕布與傳統地拖是最理想的示範,這些全都有助老師們辨別活動的環保元素是否足夠。

而外判的團體是否樂意從以上細節中作周詳的考慮,也反映它實踐其環保初衷的魄力。

我們遇過財政上很充裕的學校/機構,不想參加的學生花時間去尋什麼垃圾做材料,或不想參加的員工要天天從水果中留廚餘,情願向敝機構多付一千幾百買斷「煩惱」,乾手淨腳!(可行的情況下,我們都拒絕了。)

既辦得環保工作坊,尤其是升級回收的話,應該預早安排參加同學慢慢從生活中收集材料,因為真正的升級回收行動是從生活所發現的垃圾問題中找尋啟發,以金錢買方便體現的是經濟學。故此,背後的思維模式是種身教,是極其重要的。

還有,升級出來的新品是否具有一定的實用性也很重要,曾經,有設計界的前輩提醒我:

「請謹記不要讓垃圾改做成另一種垃圾,過程會浪費更多資源!」

至於那些什麼香薰、潤手霜與潤唇膏製作,也得多了解詳情。對純以生活健康為賣點的製作,過程中也許會很強調物料的純度與衛生,器皿作單次使用也常見。不能斷言對錯,但要了解箇中環保的實踐程度,是生活化中值得重視的一步。

HK Educators’ Club 製圖

HK Educators’ Club 製圖

 

HK Educators’ Club Medium /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