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淺說環境教育(二) — 讓環教活動生活化(下)

2020/10/7 — 15:56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文:鄧俊賢】

考察與參

不少科目或都涉及考察與參觀活動,前者多半以自然或歷史地點為主,後者則多跟環保/環境設施有關(如回收廠、廢物處理廠等)。

對於前者,一般的大自然與生態觀察守則,大家都有需要遵守。無論在人數、交通、時段、活動過程所產生的聲浪與垃圾等的影響,都需要以不打擾大自然的原則去減至最低(但即使是學校郊外旅行也須留意)。

廣告

至於後者,坊間的預約參觀與考察等都傾向以導賞為主要方式,大多數都讓參加者認識當中的生物與設施的運作,普遍也以資訊式介紹為主菜,不一定會主動就保育或環保政策作分析(例如廢物處理設施現行的處理方式是否達到社會所需的可持續性?這類帶有爭議性的討論是提高多角度思維的好機會)。

找他們幫手,除了價錢外,相信老師會都會以簡潔方便準備功夫為考慮,畢竟能減低老師日常負擔。我也建議老師們多了解有關機構的背景與其環保工作的實況與評價,尤其是,如果老師希望學生有多角度的交流與討論(當然會是中與高班較為合適),而不單純只對機構所提供的資料完全接收。對這類安排有需要的學校,值得就這種要求而先向主辦機構查個明白。

廣告

資源回收活

不少學校,都會定期舉辦一些物資回收活動,包括舊衣、舊課本、舊書、舊衣、舊校服與舊玩具回收等。本意都在希望參加的學生學懂珍惜資源,不過,活動目標是否精準與明確亦都很重要。

就以食物收集為例,試過有學校辦食物捐贈活動,但目標未夠清晰,未能分辨剩食方式捐贈與食物銀行方式捐贈兩者的性質 — 前者是針對多購而快過期的食物為主,以善用資源為目標;而後者就以食物銀行一類的慈善性質為主,以幫助貧苦大眾為目的。因而一方面強調環保食物,但一方面又在鼓勵學生購置全新食物作捐贈有需要人士用途。雖然兩者皆屬善心性質,但目標不同,食物的選取就會有別,相關的結果與成效亦同樣會有異。近似性質的方式有時不一定能兼容。

還有,捐贈的物資是否得到妥善的出路亦非常重要。有些受助機構對物資的性質有嚴格規定,例如有關物資是送往特定性質的院舍,那相關食物的選擇就很重要,不能對有特別需要的人士構成健康影響。所以受助機構不一定「通通接收」。故此,在整個物流安排上,負責老師與學生除了建議對所聯絡的機構的需要有透徹的了解外,收集的過程亦應好好監督,以免出現偏差與混亂,而令所捐贈的物資因錯配而被浪費。有時,即使捐贈品的性質良好,但如數量大大超出受助機構可負擔的儲存份量,那同樣地亦會做成浪費,也令捐贈者的心意白費了。我還是強烈建議,千萬要聯絡好受助機構一切安排,才正式推出回收活動,免得收集好才發現沒有機構認投,麻煩就大了。

如果回收活動是以比賽形式的話,尤其是以回收量為衡量單位的話,也得格外小心,一定要在規則設計上避免為爭勝而出現不必要地購物的情況!本末倒置會是最差的教育結果之一啊!

清潔海灘/大自

清潔泳灘又好,泥灘又好,減少垃圾的堆積當然對環境好,同時亦需弄清楚活動的終極目標,舉例:在人工成份較高的地方進行就較傾向只是「清潔香港」性質,對大自然未必有最大的幫助。所以,我會建議環保老師可考慮多一步,以「減低生態被破壞或提升生態價值」為目標,找些生態價值大一點的地方(當然不能是保護區或者生態禁區)作考慮的選項。

要做清潔活動,事前一至兩次的實地視察很重要,較為理想的是活動計劃時一次,活動發生前一次,因為郊外的變數很大。香港不是所有灘都屬泳灘(當然先要班解到泳灘、沙灘、石灘還是濕地灘之間的不同,這個本身已是一個很全面的海岸地理課了)不屬泳灘的,上落的難度或許會提高,所需的身體靈活度都較高;如果是政府泳灘,我不建議考慮,因為已有衡常的清潔安排了;至於非泳灘,如果屬政府官地,也得要作向相關部門作出正式申請,所以需要預早了解一下由哪個部門管轄,例如郊野公園屬漁護署。

地理位置與水的流向是垃圾著陸位置與分量的關鍵,現場也需要了解一下交通上落點的安全度與禁區時間。要知道灘中的垃圾類型分佈,如果多為大件垃圾或危險品,如鐵桶與大浮木或大量的玻璃片等就未必合適;也得要了解就近的垃圾收集站的位置、大小與交通(把垃圾袋帶往垃圾站都是一件消耗體力的事情,要預備手推車以免大家受傷。一般 40–50 人花一小時往往可執到 20–30 袋垃圾。但千萬不要期望可帶上旅遊巴士,除了空間與衛生問題外,我保證司機會「呱呱嘈」);同時亦得要選用一些堅韌度高的垃圾袋以免中途破損。

至於所執的垃圾是否可以回收?被海水反覆地浸泡太久的膠與金屬,質料都在轉變,回收的可行性不一定高。膠樽飲品內往往有不明液體,因為性質不明所以也別在現場傾倒(不一定是飲料!)

敝機構辦濕地清潔這類活動時,曾經接過無數特別要求,當中不少都想在指定的日子或鐘數去舉行這清潔活動,原因是「當天是校曆的戶外活動日」又或者是「機構的員工訓練日/進修日」!但潮汐不等人啊!最關鍵的是海水水位 — 是潮退還是潮漲對活動有多少時間走棧是影響很大的(盡量別選潮漲,那是跟時間競賽的挑戰)而且這也涉及參加者的安全。一般而言,每天潮退時段之間是有大變化的,今天最低水位在上午9時,但明天可能已是上午6時,而黃昏與晚間也不會是合適時段。可見可選的日期其實不是很多,所以務必要預早最少半年作安排(有時還得要避開週末)。

另外,辦清潔活動也應該同時考慮整個活動流程有否同時製造垃圾的可能性,如:自攜的膠樽水、即棄飲品樽與盒、參加者所帶零食的即棄包裝袋、便利雨衣與雨傘、抹汗的濕紙巾、甚至用作保護波鞋的即棄鞋套/膠袋(坊間的 XX 倉是很流行賣這類膠套的)…… 這不單純是有沒有妥善處理的問題,環教活動不能「講一套、做一套」。如果能細心一點安排的話,防曬與防蚊用品等的使用也得留心,它們對大自然而言都是帶毒性的化學品,尤其在海岸與河岸進行活動的話。能夠避免請盡量避免,如不能避免就要盡量只在安全範圍使用。

還有一點值得留意,聞說上個學年開始,有環保基金開始批出申請清潔活動的撥款。這是具鼓勵性的事,但個人亦預期會有不少的學校會辦同類活動,大家要留心會不會撞期撞日?會不會在同樣的灘因同季有很多不同單位到場清潔,而變成「垃圾不足」呢?

環境教育活動要貼地、要發揮到作用的話,真的有需要在課程以外作出不少周詳的考量,負責老師的 commitment 也極重要(也極需大家appreciate的),希望這兩期中列舉的例子能幫到大家,為大家的活動錦囊帶來一點進帳!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