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中醫導師:中西醫協作抗疫會在香港實現嗎?

2020/5/1 — 14:18

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文:謝昆良醫生(香港大學家庭醫學及基層醫療學系名譽臨床導師、註冊中醫)】

說到中醫藥沒有被投入到香港的 COVID19 疫情中,就會引發中醫藥應如何發展的研究和討論。多年來的研討產生了很多高質素的論述,包含了中醫藥的各個方面︰各種中藥的臨床數據、醫院服務、專科化和定位等。與此同時,政策層面的研討開始出現意見飽和重複,了無新意,出不了新論述的情況。這反映出現在我們不是缺少優質論述,而是缺乏懂得把論述變為真實的專業人士。正如業界支持興建和營運中醫院,但不熟識建造和營運醫院的程序、步驟和要考慮的細節,未能全面參與設計和執行整個項目。筆者在執行部門工作時,對落實醫療政策和意見有一些體會。

在 COVID19 疫情中,雖然中醫界成立了專家組,參考了《國家衛健委印發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其他省市草擬的指南方案和臨床研究數據,並在二月份就已經開始聯絡食物及衞生局請求參與抗疫,可是過了差不多二至三個月也未能成事,只促成了一間中醫復康門診,不禁讓中醫界不滿政府和醫院管理局為什麼遲遲未能把公營中醫診所的中醫師投入醫院病房參與 COVID19 的診療工作。

廣告

走進醫院,困難重重

在執行層面上,讓中醫師參與診療,不是就這樣巡房,看過病人,辨證論治過就完結了。在醫院中,診症過後才是開始︰中醫師登入臨床管理系統的權限、病歷書寫的表格和處方系統、緊張的護士人手有沒有額外時間送藥、與西藥相隔多久再服用(臨床上一般相隔 2 小時,但沒有一個硬性規定)、會否因做檢查或治療而錯失服用中藥時間、公營中醫診所中藥房如何送藥、病房如何儲存中藥、如果其他病人不喜歡中藥味道如何處理、護士有疑問應找誰問(是否要委任當值中醫師?那要否 24 小時當值中醫師?還是找當值醫生?)、針刺治療又如何,或甚麼事情才要找中醫不找西醫等。

廣告

以往的中西醫協作先導計劃,主要在普通病房處理穩定病人,跟在氣氛和節奏緊張的傳染病房處理可能突然轉差和有高度傳染性的病人不同,經驗能參考但不能照搬。

因此,中醫師參與整個傳染病的治療和護理流程或機制(algorithm、flowchart 或 mechanism)其實是一個全新的 change management 的過程,針對每一個技術細節都要仔細研究,而且不能黑箱作業,一廂情願,也要得到管理層和前線同事認同有這個需要,各方充分參與製作這個流程或機制,才可以有效推行,暢順運作,要的是時間、經驗和互信。

還看這次 COVID19 疫情,管理層和前線同事就工作量和個人防護裝備的爭執也未能妥善處理。假如食物及衞生局推出中西醫協作政策,相信醫院管理局也無餘力餉應執行,鼓勵同事參與。而且與 2003 年沙士不同,現時的管理層似乎也無意全面統籌中西醫協作抗疫工作,否則最低限度當年中醫專家特邀會診的事情也應該能夠出現。

這次 COVID19 疫情另一個特別的地方是病人都分散在不同區域的醫院,多少公營中醫診所和中醫師參與,如何派遣中醫師和送藥才最有效率,公營中醫診所如何安排診療過 COVID19 病人的中醫師回到診所工作,可承受的感染控制風險,對日常服務的影響,也不是一個容易解決的問題,需要熟識中西醫的 executives/medical administrators 去處理。

走進公共衞生,或許是轉機

至於有機會是無症狀感染者,包括密切接觸者和其他接受檢疫人士,或許是中醫界相對容易介入的方向。針對以上人士,衞生署有檢疫中心、隔離營和家居檢疫幾種安排。由於這些設施的創立和管理是新事物,管理架構和工作流程還未成形,且規模比較細,讓中醫師主動參與其中或許不會像醫院管理局中西醫協作的情況那麼複雜。

接受檢疫的人士有很多醫療需要,可以是要經衞生署醫生轉介到公營醫院急症部門或檢測中心的疑似個案,也可以是有其他醫學問題。對於非疑似個案,公營中醫診所的中醫師可以向衞生署提出在比較高風險的檢疫中心設立流動中醫診所,提供巡樓和送藥服務;也可以針對接受家居檢疫人士,提供到訪送藥服務,以減輕公營醫院急症服務的壓力。遙距醫療服務(telehealth)也是一個可行方案,填補密切接觸者和其他接受檢疫人士對一般醫療服務的需要。

對於上述安排,其實只需要食物及衞生局原則支持、衞生署醫生把轉介公營中醫診所成為一個轉介選項,以及公營中醫診所對密切接觸者和接受檢疫人士進行宣傳,execution/medical administration 容易,不用太多 change management,就可以促成。

中西醫協作抗疫需要執行者

執筆之時,COVID19 疫情放緩了一點,或許是一個合適時間推行各項中西醫協作抗疫的項目,以應付未來可能隨著重新開關而增加的醫療需要,我們有 advisors/key opinion leaders,現在需要的是能夠執行政策和意見的 executives/medical administrator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