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助理教授蘇子謙醫生:武漢肺炎是否會在夏天消失?中西醫兩方面分析

2020/2/20 — 11:15

【文:蘇子謙醫生(香港大學臨床腫瘤學系臨床助理教授、註冊中醫)】

身邊不少人都問究竟這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武漢肺炎)疫症幾時先會完結? 因為大家都想知道究竟要喺屋企困幾耐,要撲幾多口罩,厠紙和大米(sad…), 又或者想知對經濟的影響如何。近日網上有不少聲音,都話武漢肺炎疫症會在四五月左右消失。此外 Donald Trump 亦都引述習近平說,疫症會在4月消失。 咁究竟武漢肺炎疫症是否就像17年前沙士一樣會在五月夏天慢慢結束呢?

筆者沒有水晶球可以預知未來,以下的分析只是從中西醫兩方面的作為推論和估計。當然大家要明白有時世界上發生的事有一定的randomness。所以這個估計是否正確,恐怕要在事後孔明的階段才會知道。

廣告

1)為何呼吸道感染都是在冬天較為多?

首先為何不少的呼吸道感染疾病,都是在冬天的較為多見?各位讀者可以問問自己,自己患傷風話流行性感冒是否在冬天較為常見? 答案非常顯然。 研究發現原來不少會引起呼吸道感染的病毒(特別係結構上有envelope 的病毒), 在氣溫低和濕度低的時候真的較為活躍。以北半球作例,不少流行性感冒都是在十一月到二月這個冬天的季節爆發。而且冬天的時候濕度的都較為低。這個時候病毒在環境中的生存時間較長,所以人傳人的機會大為增加。

廣告

根據2019年蘇格蘭研究人員發布在Scientific Report的研究, 他們在2009至2015年期間追蹤了超過三萬六千個病人,從這些病人拿取呼吸道樣本去研究不同病毒的活躍性。 再把這些病毒的活躍性和當時的天氣資料數據進行分析,發現原來不少病毒的流行性真的和天氣溫度 和濕度有密切關係。研究發現 一些常見引起呼吸道感染的病毒,包括腺病毒甲型、乙型流感病毒,呼吸道合胞病毒(RSV)和人類偏肺病毒(human metapneumovirus)在溫度低的時候較為活躍。 另外甲型流感和RSV 在濕度低的時候亦會較為活躍。由此可以證實,我們平日觀察到冬天多季節性流感和其他普通的傷風症是有科學根據的。

另一方面亦有研究發現由肺炎鏈球菌引起的肺炎在冬天1月最為常見,而每年的pattern甚為相似。另外引起腹瀉嘔吐的輪狀病毒和諾如病毒,亦是在冬天較為常見。當然另外有一些病毒,例如是霍亂又或者經蚊傳染的登革熱和瘧疾在夏天較為常見。一些病毒沒有季節性,四季都可見,但這些都不是呼吸系統感染病毒,在這裏不詳述。

除了呼吸系統病毒在冬天活躍之外,究竟天氣凍是否有其他影響引起感染大爆發呢? 中醫一路以來所講,很多病人的呼吸道的感染, 都是感受「風寒」。所以中醫養生特別在冬天很著重防止受寒 (頸部和背部保暖最為重要)。 那麼為何感受寒氣(即係凍親)後真的會患了傷風和感冒呢? 原來這個是有科學根據的,但實質的原理仍然未清楚 。研究發現當人的皮膚或者是口鼻的黏膜溫度稍為降低,身體的免疫防線會減弱,特別是黏膜的防疫力。其實我們的口鼻黏膜等等長期都有一些環境的病毒存在,在感受寒氣之後,口鼻的免疫力暫時降低,病毒有機可乘感染身體。所以凍親真係會病!但其實不是寒氣直接引起疾病。所以禦寒真係好緊要。

除此之外,在冬天的時候在北半球的地方日照時間減少,這個情況在緯度較北的地方,例如中國內地或 英國加拿大或者是北歐等地最為明顯。 因為日光時間減少,身體的維他命D 不足, 維他命D 不足時會減低對上呼吸道病毒的免疫力。(所以服食維他命d 是可以減少患傷風等呼吸道疾病)。

另外冬天的時候,戶外活動減少,因為大部分人都會長時間留於室內,所以亦都增加了互相傳染的風險。而且冬天通常有不少節日都會很多人一齊聚餐(打邊爐!)。 人多聚集亦會更加交叉感染。

2)冠狀病毒是否在冬天活躍?

上述所說 的研究只是講流感病毒和其他呼吸系統疾病的病毒在冬天較為活躍,至於冠狀病毒呢? 蘇格蘭的那個研究並沒有包括冠狀病毒, 所以我們無從得知。現在武漢肺炎這個新型冠狀病毒結構沙士有不少相似的地方 ,所以根據沙士的經驗,病毒在夏天後慢慢消, 即使之後少量個案發生,亦沒有造成大量感染。這樣說明沙士冠狀病毒在夏天應該沒有那麼活躍。 但當然沙士冠狀病毒的大爆發只有一次(絕對唔希望有第二次!),所以基於一次 數據,我們很難確認是否夏天真的不利於沙士冠狀病毒生長。
另一方面中東呼吸綜合症的冠狀病毒,好像和氣候等沒有明顯的關係。由此可見,不是所有冠狀病毒爆發在夏天都會自然消失。

3)如果熱和潮濕不利病毒生長,為何新加坡會有那麼多的個案?

好了,如果溫度高和濕度高,這個武漢肺炎冠狀病毒會慢慢消失,為何新加坡會有那麼多確診個案甚至超過香港呢?

這個問題如果曾經居住個在新加坡的朋友一定有所體會。每逢週末大家會發現在新加坡一些郊外的地方 ,例如是漂亮的國家公園或者是一些戶外的紀念公園等等 ,基本上是很少本地人的。但如果你是去購物區或者各樣的大型商場,便會發覺大部分本地人都擠在那裏,真的水洩不通!

這是因為新加坡實在太熱,於是大部分人大部分的時間都是留於有冷氣的室內。 這些有冷氣的大商場酒店等等。本身就已經成為一個「小環境,小氣候」。而且新加坡的商場溫度,很多時比香港還要低(純屬個人經驗), 再加上人多聚集在室內,就形成一個容易感染的環境。所以就算外面的天氣很熱不利病毒生長 ,但是大部分人是處於一個人工的 「天氣」當中。 所以假若新加坡暫停冷氣,讓大部分人開窗戶增加對流空氣,大部分人處於天然的氣候當中有可能感染會減少(但係應該因為白紋伊蚊會多咗登革熱!)。

這就可以解釋為何在新加坡有一個超級傳染者,是在一個五星級酒店的會議當中感染,再傳給會議的其他人。泰國的情況相信也是差不多。

另外,好像在日本停泊的鑽石公主號郵輪,在執筆之時已經超過350人感染。理由就是這個郵輪基本上是一個自身封閉獨立的氣候環境,和外界的天氣氣候影響不大。所以我們不可以只睇天氣的溫度和濕度。

4)會否成為流行病每年翻發?

有評論指出,大家可能要接受這個武漢肺炎冠狀病毒,會變成傷風或流感等季節性疾病,但看來有點言之尚早。 有科學證據指出,這個新型冠狀病毒很大可能都是在蝙蝠哪裏傳出來的,若然是這樣,那麼就要像沙士一樣,找出中間的宿主,否則源頭不清楚很難作出結論。

5)中醫的分析:濕病

至於中醫方面,根據中國中醫專家上星期推出的《 新型冠狀病毒中醫治療手冊》, 這次的疫症特點是「濕重」。(至於如何定義這次中醫認證的, 因為太過technical 所以不作詳細講解)。 凡是因為濕重引起的疫症,在天氣潮濕的時候會加劇(好像和以上西醫所講 濕度低反而有利病毒生長相反)。 所以春天來臨的時候,香港通常會非常潮濕 。來緊的一兩個月病情有機會會加劇, 要 等到 五月夏天濕氣過後(中醫所講陽氣當成的時候)病情先會慢慢減輕。 所以若然根據這個理論,今次疫症要在立夏之後( 5月5號), 先會慢慢過去。

6) 五運六氣的分析

五運六氣是《黃帝內經》當中講到利用曆法,去計算每年流行什麼疾病、人生氣血盛衰的一套計算方法。 60年一個甲子循環 ,五運六氣亦都是指出,每年的氣候和疾病變化都是60年一個循環 。

當然亦有人指出五運六氣這套方法是後世有人補加入《黃帝內經》當中, 所以現代一般中醫很少利用這個方法分析,而且能夠讀通這個方法的人不多。 筆者亦當然不是專家。 不過既然中醫有這個方法,大家亦不妨睇一睇,睇下當中有沒有給我們一點頭緒。

以下內容聽起來極此風水(其實古中國本身醫卜星相同源), 科學性亦有待考證。 若然睇唔明直接跳過可也!

2020年為庚子年, 今年的開始 是新曆1月20號,歲運為太金(太商),司天為少陰君火,在泉為陽明燥金,年支為子水,歲運太過得司天之氣的抑制,是平氣之年。即時說今年的氣候和人生的氣血相對平穩(好似冇講到瘟疫)。

「庚午庚子歲,上少陰火,中太商金運,下陽明金,熱化七,清化九,燥化九,所謂正化日也。其化上咸寒,中辛溫,下酸溫,所謂藥食宜也。

就以上經文好像和濕氣沒有太大關係 另外再查了今年的五運和六氣經文(不詳細列出),好像並沒有談到和今治瘟疫有關的分析。

7) 為何不能單靠氣候來進行分析

總結嚟講,決定疾病的完結時候不能只是分析氣候,亦不能只是相信夏天病情會好轉而作出種種「佛系」防疫。

其中一個重要的因素,是找到病毒的源頭和起因。打個譬如,就算環境是多麼不利病毒生長, 但若然有一種新的病毒在人多及室內的地方散開來,就會馬上感染很多人 (因為新病毒大部分人都沒有免疫力),如果感染人數好多受感染者的身體就成為一個含有病毒的載體自身成為一個「氣候」,可以直接人傳人減低依賴環境的傳播。

所以公共衛生措施真的非常重要,必須減低病者在社區內的人傳人,而且每個人做好戴口罩和手部衛生。有機會受感染的人,馬上隔離。另外因為現在交通實在非常方便,特別是搭飛機已經越來越普遍,這種跨國度的傳播途徑,已經超出了單是天氣因素的影響。

當然若然患病者得到適當的藥物治療康復,亦會減低繼續傳播的風險。所以天氣氣候對病毒的影響可作為參考,但不能因此疏於防禦。

最後奉勸大家不要恐懼和擔心,做足自己可以做的預防措施, 聽天命盡人事!

References

Price, R.H.M., Graham, C. & Ramalingam, S. Association between viral seasonality and meteorological factors. Sci Rep 9, 929 (2019). https://doi.org/10.1038/s41598-018-37481-y

Fisman, D. (2012). Seasonality of viral infections: mechanisms and unknowns. Clinical Microbiology and Infection, 18(10), 946–954. doi: 10.1111/j.1469-0691.2012.03968.x

Dowell, S. F., & Ho, M. S. (2004). Seasonality of infectious diseases and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what we dont know can hurt us. The 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 4(11), 704–708. doi: 10.1016/s1473-3099(04)01177-6

原刊於《中西醫說》— 蘇子謙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