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血液教授於死因庭作供 質疑麻醉決定 麻醉科醫學院:在其專科以外作評論非常不當

一名懷孕 38 周的 33 歲女子,2016 年在伊利沙伯醫院進行催生,誕下女兒後大量流血,最終不治。法庭日前進行死因聆訊,港大醫學院血液及血液腫瘤科臨牀教授鄺沃林以專家證人身份作供,質疑麻醉科醫生批准做全身麻醉的決定。香港麻醉科醫學院院長蘇慶餘今(1 日),向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醫專)主席梁嘉傑發信,批評鄺沃林作其專科範疇以外的評論非常不當(highly inappropriate)和不道德(unethical)。蘇慶餘指,麻醉與否涉及風險衡量,是非常複雜的決定,要由資深產科麻醉科醫生作出評論。

死因聆訊上周五(29 日)結束,裁定死者「死於不幸」,因用催生素及真空吸引術導致羊水入血,引發羊水栓塞死亡,鄺沃林曾出庭作供,麻醉科醫學院發信批評鄺的評論,信中附有報道,引述鄺指「任何麻醉師若知事主有羊水栓塞及凝血問題,均會反對做全身麻醉手術,形容手術『加速』事主身故。」鄺又指「麻醉藥會加重事主心臟負荷,她(病人)在純氧供應下,血氧飽和度仍未達正常水平,加上血壓低、心跳快,不適合做手術」。

麻醉科醫學院對評論感震驚

院方對鄺的評論感到震驚(astonished )和深切憂慮(deeply disturbed),形容麻醉科的訓練全面且嚴格,質疑鄺不是麻醉科的專家,作出專科範疇以外的評論(beyond his expertise)非常不當(highly inappropriate)和不道德(unethical),認為醫學專家應該僅在專業範疇內評論,要求醫專要採取有效行動(effective actions)避免有人違反這原則。

院長:麻醉與否是複雜決定

蘇慶餘接受《立場》訪問指,由其他專科的醫生批評麻醉過程情況屬「少見」,亦「唔應該發生」。他質疑羊水栓塞本身就難以診斷,而且麻醉與否是風險衡量,若果不全身麻醉是否進行更危險的腰椎局部麻醉,甚至不麻醉,不做手術。他認為決定相當複雜,需要由一個資深產科麻醉科專科醫生,了解當時的情況再作評論。

麻醉科醫學院少有出信讉責,蘇慶餘指事件的嚴重性在於「一個醫生唔能夠講啲佢唔知嘅嘢」,要求醫專要加強對醫生擔任專家證人的培訓,又表示會向死因庭索取口供的文字記錄,了解鄺沃林有否違反醫生守則,研究要否向醫委會報告事件。

《立場》正向鄺沃林查詢事件。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